元旦游行后:泛民妥协 民主党投降

2014年1月13日 下午 12:42Views: 196

政治气候混沌的2014年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今年元旦游行,大会民阵宣称有3万人上街,数字比去年的13万人骤然下降。梁振英的统治下民怨沸腾,特首民望净值只有- 46%,而中央政府清晰表示不会接受公民提名,会筛走任何与中央对抗的候选人,为政改一役揭开序幕。政治气候骤变,在混沌无序、错综复杂的局势下,民主派无心亦无力号召群众反抗,泛民阵营内的政治矛盾亦变得尖锐。

aft1jan-1

占中三子犹豫不决

政改谘询展开后,占中三子犹豫不决,没有积极动员反抗,也没有推进占中的具体策略。“和平占中”原本宣布不会参加元旦游行,并且会将占中拖延至2015年3月举行。这将令未来占中的议题继续淡化,更难动员群众参与。群众对年复一年的游行感到疲惫,难免失去信心。民阵发言人杨政贤指:“市民认为游行已无用,希望用更激进或高层次手法表达意见……”如果民主运动中有强而有力的领导,提出清晰进取的抗争纲领和策略,可以鼓动更多群众元旦上街,准备动员更有力的行动。

但是,“和平占中”却在元旦游行日举行政改公投。公投的方案玩弄细节,半遮半掩地推行妥协的议程。这是占中三子进一步妥协的征兆。

公投项目包含三项议题:

1) 行政长官提名委员会的代表性应予提升
(预设议程:承认提名委员会的代表性,顺应了泛民妥协派扩大提委会、保留小圈子提名方式的方针)

2) 行政长官的提名程序不应设筛选机制

3) 行政长官的提名程序应包括公民提名元素
(预设议程:公民提名“元素”,意味着可以接受公民提名出来的候选人,由提委会筛选。)

最后,有6万多人通过手机、上网或亲身到维园游行现场投票,当中64%来自手机程式投票,大多数人均支持三项议程。建制派(例如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故然无视投票结果,指其没有参考价值;对支持民主的群众来说,这也不过是一场不能凝聚民意的闹剧。

此外,在元旦游行后的集会里,戴耀廷强调占中参与者要竭力避免暴力,并列出“和平理性”的守则,包括被警察拘捕时,要蹲下双手放上头上,表示不会反抗。社会主义行动同样不支持个人暴力行为,但我们需要组织动员挑战政府的群众运动,如罢工、罢课、罢交税等,而非占中三子宣扬的象征式反抗。

公民提名 + 提委会确认 = 公民推荐

aft1jan-3

在游行里,除民主党外,各泛民政党都打着“公民提名”的旗号,但同时接受小圈子提委会并存。甚至是激进民主派“公民提名,不可或缺”的诉求,亦是留有一线,愿意保留小圈子提委会的提名方式。提委会的提名权力一定远远凌驾其他提名方法,令官商权贵享有更大的提名权。甚至提委会会划走由公民提名产生、但不“爱国爱党”的候选人。

在元旦游行一周后,真普联公布普选方案,提出“三轨制”的提名方法,包括提委会提名、政党提名和公民提名,而后两者需要由“提名委员会”予以确认。公民提名出来的候选人需要由提委会确认,实则上等同接受小圈子的筛选,与建制派所讲的“公民推荐”无异。再者,建制派只需要千多名官商权贵支持,即可通过小圈子提委会入闸,远较公民提名容易。这犹如特权分子享有通关的特快通道,违背了平等被选举的原则。

即使真普联的“三轨制”已经是妥协的烂方案,但民主党提出更倒退的立场,在1月9日发表声明澄清,指三轨制并非缺一不可,暗示可以接受没有公民提名的方案,可见此党已走上投降的不归路。而元旦集会期间,民主党刘慧卿亦在台上表示,公民提名并非不可或缺,当时被群众以嘘声回应。愈来愈多人看穿民主党希望可以与中共达成交易,旦求自己能入闸参选特首。前港区人大代表吴康民在1月11日《明报》撰文表示,民主党刘慧卿、新民党叶刘淑仪与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如可一起成为特首候选人,必然获得公众欢迎,“也许可以破解当前提名问题的闷局”。

真普联由泛民妥协派主导,对民主党的立场自然得过且过。在公布方案的新闻发布会上,召集人郑宇硕最初表明三个机制缺一不可,并多次重申三轨是一个整体。然而,在1月10日郑又改口风,表示记者会上从没有说过三轨“缺一不可”。占中三子之一戴耀廷指,三轨制是否缺一不可,由政改的占中公投决定。不难想像,届时的所谓“民间公投”又如元旦公投般,预设妥协的议程,方便泛民主派公然放弃公民提名。

真普联包庇民主党,可见这个泛民妥协派主导的贼窝,让政客互相掩饰其叛卖群众的行为,并不可能在当中推进民主抗争。泛民妥协派的其他政党,如公民党、民协和工党等,希望由民主党当“挡箭牌”,躲在民主党背后走妥协之路,这些政党都准备妥协。据报道,民主党内有人埋怨:“没理由次次都牺牲民主党、其他泛民不出声…”

“进步民主派”接受真普联方案

社民连和人民力量随后召开记者招待会,指控民主党违背了真普联的共识,要求该党退出联盟。但是,两党却接受真普联的妥协方案,没有提出提委会的“确认”程序等同筛走公民提名出来的候选人。

社会主义行动必须指出,唯有直接要求废除提委会,才能享有平等的公民提名权。

《基本法》的鸟笼

aft1jan-2

学民思潮提出“全民提名”的方案,即由350万人组成提名委员会,是目前资产阶级民主派中最进取的方案,成为了元旦游行的焦点。然而,学民思潮始终强调,真正的公民提名是可以符合《基本法》,不会挑战现存体制。他们没有告诉群众一项事实:如果不打破基本法的框架,不挑战中央统治的权力,并不可能争得真正民主。

不少与中联办关系密切的高官,例如基本法委员会委员谭惠珠,都表示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在1月10日,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就出席了一个闭门午宴,指《基本法》已经非常明确、清晰规定提名委员会的职权,任何削弱及架空提名委员会权力的方案,都不符合基本法精神。可见,真正的公民提名,而非目前真普联提出的“公民推荐”,在中央的法制内是不容许的。

《基本法》由英殖时期的资本家与邓小平下的独裁者制订而成,最后的解释权亦在大陆的人大常委,以确保箝制香港的民主运动。中央政府向来“法为己用”,曾经以人大常委决定两次否决普选。最近,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更引用《基本法》18条,如人大常委会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可命令香港实施中国法律。如果香港的民主斗争威胁到大陆统治,基本法和解放军可说是同一级别的镇压机器。

现在就需要向群众解释,如果《基本法》不容许真正普选,我们不应受制于法制框架,应该将之打破,并且以新的人民议会取代权贵控制的立法会。

本土派崛起的危险

aft1jan-4

打着反大陆人旗号的本土派有崛起之危机。元旦游行当日,约30名“反蝗虫”队伍参与民阵的游行大队,沿途高呼“左胶卖港贼”等口号,以大香港民族主义攻击社会主义行动。

此外,“反蝗大行动”有100多人由修顿球场游行至政府总部,主要攻击最近终院裁定内地人申领综援的“七年限制”违宪,亦以“反殖民、反赤化”等口号,将大香港民族主义精致地包装起来。本土派游行队伍遇上民主党副主席蔡耀昌。蔡耀昌在综援“七年限制”一案里,帮助内地新移民打官司,因而被本土派人士围堵,最后需要受警方保护下,冲上的士离开,混乱中蔡耀昌疑被纸牌击中。

12月,本土派组织“香港人优先”举着港英旗冲入中环解放军驻港总部,被军方人员阻止。其后,该组织四名人士被逮捕。这行动为整个民主运动带来反效果。大陆官方媒体夸大这次的行动,并指控香港的民主运动“勾结外国势力”,制造加强镇压的藉口。但同时,该行动是和平的,我们必须反对逮捕或检控四名示威者。

由于泛民领导的失败,不少激进青年不再信任传统民主派政党,而有可能将希望投放在本土派身上,将之视为更激进的反独裁力量。然而,这些大香港的民族主义主张排拒内地人,只会分裂中港两地的群众运动,削弱反抗中共的力量,并为打击整体工人福利的论调护航。另一方面,建制派趁着群众对民主派失望沮丧,伺机推动大量亲中建制势力发展,例如“爱字堆”和“保卫香港运动”等,当中有些是极端的大中华民族主义者。现时,港独与亲中两派民族主义势力的对立,令左翼和民主运动陷入更复杂的局面。

2014年的政治任务

泛民主派进一步背叛,在欠缺左翼运动的出路下,反动的右翼势力有崛起的危机。如果群众在2017年的普选路上再度被右翼泛民欺骗,将会制造更大的政治反弹。社会主义行动在2014年民主斗争的路上,会继续提出彻底的民主诉求,以及推进更有力的抗争策略。资产阶级领导的民主运动注定失败,民主抗争与反资本主义运动是密不可分的,在政治气候混沌的时期,建立社会主义纲领的工人群众政党,是胜利的基本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