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去年罢工:工人阶级意识苏醒

2014年1月21日 下午 4:25Views: 102

本文刊登于《社会主义者》杂志第24期

大坑东 社会主义行动

货柜码头工人罢工虽然被资方击败,但工人的抗争意志却启发了其他行业的工人敢于罢工,争取改善工资及工作环境。高铁地盘罢工、太古饮料厂罢工和日出康城三期的地盘罢工,都与码头罢工不无关系。几场罢工的都是技术工人,薪水与最底层的工人相比都较高,更有信心团结一致挑战资方。但外判制度的剥削,加上极高的工时,令他们处于奴隶式的生活。

有组织的罢工是跟资本家抗争的有力武器,可以部分停止、甚至全面瘫痪企业运作,展示企业的真正主人是工人阶级。政治罢工更是社会激烈变革不可或缺的斗争手段,威力远高于游行集会。罢工运动发展过程中,工人从经验可以迅速学习到阶级斗争的,工会意识乃至阶级意识可以几何级地提高。就如码头罢工爆发一星期后,李嘉诚置若罔闻、态度强硬,令工人开始认清到,敌人不只是骑在头上的经理,也是自己的大老板。

废除外判制度、恢复集体谈判权、建立战斗工会,都是香港工人当务的重要任务。

高铁地盘

hkstrike-1  

200多名高铁地盘工人于2013年8月31日罢工了一天,导火线是承建商礼顿建筑当天早上的通告,宣布工人迟到五分钟将扣减工资,并要求工人在隧道里用膳。

工人的不满还包括工作环境的恶劣,大部分工人在温度极高并且空气污浊的地底隧道长时间工作,没清洁的食水,工人患病和工伤被忽视。

最后,承建商宣布取消迟到早退扣钱,亦准许工人吃饭时离开地底,在隧道外用膳,并承诺改善隧道工地的空气质素,工人才结束罢工,但改善隧道工地的空气质素的具体方法仍不清楚。

太古饮料

hkstrike-2

太古饮料约300名运输工人亦于2013年10月3日展开了一天的罢工,因资方拟将运送汽水工作外判,及准备对早前曾发生严重交通意外的司机作处分,资方5年来未有增聘人手,而运输工人因人手短决而须预早时间上班负责行内称“执水”的执货工作,即将货品搬上货车上。

工人运输工人不满公司将运货量大的业务外判,削减了他们的佣金收入。

运输工人全体罢工,加上两辆货车堵塞门口,运输服务一度瘫痪,令全港的大量餐厅和店铺的饮料供应受影响,以增加其谈判力量。

罢工当晚,资方表示同意工会的三点诉求:遇上交通意外而被解雇之司机复职 ;取消沙头角业务外判,及;运输工人不用负责执水工作。然而第二和第三点未有落实时间,只表示在2014年内尽快执行,工会则急急在午夜时分宣布解散罢工。

屋宇署

hkstrike-3

屋宇署约100名员工于2013年10月31日,中午罢工一个半小时,并举行集会,要求立即增加前线员工以应付不断增加的工作。

长期人手不足令未处理的已发出清拆令个案不断增加。积压的个案从2009年的3万宗暴增至2012年底的5万千宗。去年度因业主拒绝执行清拆令而发出的检控却比2007/08年度少30%。

政府的“肥上瘦下”做法令前线员工压力日增,经常被迫于星期六、日,甚至假日加班。2011年起,大量技术人员不再续约。

工会要求增加人手500人。罢工过后,发展局于11月底则只向立法会申请190个常额公务员职位,却包括一个常额助理署长职位掌管强制验楼部,涉及的每年开支约227万元中竟有173万是用以支付该名常额助理署长的年薪。该申请将于明年二月被处理。

日出康城3期地盘

约100名工人于2013年11月17日发起罢工,并堵塞地盘出入口。事源地盘的二判公司声称资金周转不灵而破产,拖欠逾两个月合共约900万元薪金。

这是继货柜码头工人罢工后,李嘉诚旗下的企业又一次被牵涉及在内,长实发言人则指事件是二判淮辉工程与大判亮雅发展之间的纠纷,与该集团无关。

罢工开始两日后,只有约一半工人已领取全数欠薪,故仍有40名工人在地盘罢工。翌日即11月20日,被工联会控制的工会的代表、大判公司和劳工处进行会议后,罢工却在亳无成果下被结束了。大判公司“承诺”约80名工人于填写欠薪资料及出勤纪录,给予劳工处核对后,尽量支付9月至当时拖欠的薪金,总共500万元,即并非真正承诺。劳工处则向工人派发破欠基金申请表(因二判公司申请破产),而申索上限只有3.6万元,故不少工人担心未能全数追回薪金而未有交回。工会则指会给予大判一两日时间考虑垫支欠薪,如大判不回应诉求,工会将再商讨下一步行动。跟其他被少数官僚解散的抗争运动一样,这“下一步行动”于罢工结束后从未出现。目前仍未有消息指其余当时未取得欠薪的工人于其后能取回。

低薪工人组织起来

近月,美国低薪的快餐店工人进行了罢工,争取提升最低工资水平,是底层工人抗争的。香港的饮食业工人、清洁工、保安的平均年龄愈来愈低,可见青年的就业和晋升机会每况愈下,而外判制度令工会组织薄弱。但同时青年入行,如果能够组织起来,会为这些领域的工会注入力量。年青工人需要建立战斗工会,团结工作零散化下的受害者,切实参与抗争。

工会的民主

在罢工爆发后,如果工会都有召开大会,与工人讨论出清晰目标,会更能增强团结力,但工会并没有这样做。而工会领袖应当就谈判结果谘询工人,并投票决定,令工人日后更有信心建设工会、参与行动。但工会欠缺民主,与资方达成协议后,在晚上甚至午夜时急急宣布解散罢工,令不少工人忧虑诉求未能达成。工会让工人发表意见,民主决定罢工诉求和策略,不是奢侈品,而是抗争成功的必要条件。

政治罢工

在占领中环运动中,社会主义行动一直强调,工人罢工是更有力的抗争手段,威胁资本主义政府的运作。工会应该立刻鼓动工人组织起来,提高工人政治意识,未来切实参与民主抗争(包括占中)。每场带来社会变革的民主运动,一定以经济诉求号召工人支持(解决贫穷、增建公屋、退休保障等),才能成功。而只有工人组织起来领导民运,反专制的抗争才能走得最彻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