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穷人147万 打工仔越做越穷

2014年1月21日 下午 4:34Views: 222

本文刊登于《社会主义者》杂志第24期

资本主义必致贫穷 工人要强化工会、起来斗争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hkpoverty-feat

大堆数据可能会令人眼花撩乱,每个基层劳动者的切身困境才是贫穷最真实的反映。12月1日,职工盟发起争取工会集体谈判权的游行,许多普通打工仔都是带着自身经历,愤愤不平参与斗争:

参加示威的冯小姐任职诊所职员,现时工时过长,每天工作朝九晚八,每周一至六上班,并且过去四、五年来一直冻薪,根本追不上疯狂上升的物价。她表示作为一个劳动者,一个工人的声音太薄弱,希望能够透过更团结的工会运动,争取标准工时及加薪。

作为保安导师的冯先生,入行四十三年,是保安工会的一员。他提到,现时保安行业的工时是极需要改变的,一般保安每天工作十二小时,加上上班通勤的时间,一天就是超过十四小时,根本不能够拥有合理的家庭与个人生活。而虽然政府实施了最低工资,但工人没有集体谈判权之下,老板可以肆意巧立名目,譬如取消饭钟钱、减少有薪假期等手段,压低工人工资。

除了本地工人,游行亦有外劳工会的参与。来自菲律宾的Feliza,在香港当家佣二十多年,到今天的工作待遇依然十分不人道,她说她每晚都是要睡在地板上,毫无私隐可言。因此,她希望能够让工人争取合理工资外,亦能争取外地家佣能够独自选择居所的权利。更表示乐于与本地工人一同抗争,以示工人阶级的团结。

港府于九月发布了《二○一二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更同时订立出本港第一条的贫穷线。根据政府数据,以住户入息中位数一半作为标准,全港贫穷人口为131万,占总人口的18%!其实,将贫穷定义为住户入息中位数一半,当中一人贫穷线月入3,600港元、二人家庭为7,770港元,标准实在低得可怜。若果将福利辅助计算在内,官方贫穷数字仍高达102万,贫穷率为15.2%!梁振英更直指:“当局不可能灭贫……灭贫目标是不实际也无必要……”

政府划出贫穷线的目的,似乎是炫耀扶贫“政绩”。政府夸口福利政策令到近30万人“脱贫”,但实质上这占贫穷人口不到四分之一,可见扶贫政策一直是杯水车薪,更不用说所谓“脱贫”只是个不温不热的超低标准。在政府眼中,财爷曾司长月薪36万只是中产,个人月入4,000元却不算贫穷!

政府在贫穷状况报告中,刻意将基本生活保障包括在开支内,制造舒缓贫穷的假象。“计算一次性宽免措施如公屋免租、关爱基金的非恒常现金福利转移后,贫穷人口降至八十万五千人;再计算公屋补贴后,穷人剩六十七万四千人。”

再者,贫穷线以上不代表能够负担合理的生活开支,政府的标准根本形同虚设。香港城市大学与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共同研究,计算衣食住行的基本生活开支,推算出全港未能负担合理生活水平的贫穷人口高达147万,比官方数字高出45万!每5个人就有1个贫穷,16,000人一日无法吃足三餐,4万多人没有足够御寒衣物,犹如第三世界地区。

要解决贫穷问题,我们需要增加失业和伤残援助金、直接落实增建公屋至五万、全民退休保障、八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与通涨挂钩等公共政策,并将财团私营的地产商、银行、媒体及公共事业公营化,由工人民主控制自己的经济。

为什么政府不去做?原因很简单,财团商家对工人的剥削可以有一百个“合理”理由,但要向有钱人征重税,将资金投入公共开支,来应付民众的合理生活水准,却是万万不能。资本主义制度就是有钱人的制度!

政府和资本家不会容易就范,工人要实现这些诉求,一定要切实进行抗争。在低工资的行业先组织起来,特别是年青工人建立具战斗力的工会,加强工人阶级的团结,是当务之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