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名外佣促结束不公平法例

2014年1月27日 下午 6:49Views: 110

126日,超过4千人游行
Erwiana事件激起外佣大军的示威浪潮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在港的外佣愤愤不平。1月26日,超过4千名外佣和支持者再次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壮观游行。

Migrant demo3

Erwiana事件不仅触发了大型游行,更重燃了女性外佣旳战意。她们为自己在今天不公平的雇佣制度下所受到的不公义呐喊。这场示威运动动摇了种族“区隔墙”,这道墙由政府架起,用以区隔和排斥外佣,以维持其超额剥削。以前,外佣抗议往往受到本地港人冷待,但现在有更多港人关注。

今次游行主办单位为“为Erwiana争取公义及捍卫外佣权益委员会”,是外佣组织、工会和声援团体的联盟。今次和上周(1月19日)的游行都吸引了大量媒体关注。

“这只是运动的开始,而不是一次性的抗议。”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香港)的邓美晶表示:“印尼女工、家佣都意识到,社会现在已开始关注她们,而且愈来愈支持她们的目标,即是基本的权利,还有法律保障。”

香港有31万名外藉家佣,来自印尼的占差不多一半。她们工时非常长,又被迫与雇主同居,很多时都没有自己的房间。标准工时、晚上的私人时间、私隐,对外佣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Erwiana残酷受虐的事件震惊了香港,令更多外佣敢于发声指控她们雇主虐待。

“我们没有选择,要赚钱寄回我们家乡,我们一定要来这里。”游行至印尼领事馆的Lia表示:“与其他国家相比,香港是很好的工作地方。在印尼,我们每月赚得少过1千港元,但在这里做家佣的人工差不多高四倍。”

但即使如此,外藉家佣的工资仍然十分低。香港外佣每月的最低工资为$4,010,相比之下本地工人的最低工资为$30一小时,若以典型的每周48小时计算,每月最低工资为$6,240。很多家佣每周工时高达60-70小时。

Migrant demo2

运动发展起来

显然,在过去两星期,外佣的抗议运动发展起来,并且信心大增,提出针对香港和印尼政府的明确诉求。除了为Erwiana讨回公道(其雇主被起诉连串虐待,并在1月22日保释),星期日的游行亦要求三个领域上的法律改变。

此外,外佣团体亦要求“自决是否雇佣同居”,容许家佣可以选择外出找居所。

邓美晶表示:“为什么政府这么强硬,不容许自决是否外出居住?这个诉求十分合理。这不是政府开支的问题,而是进行社会控制,要令外佣置于极度弱势。”

现时的抗议亦针对恶名昭著的1,200间中介公司。在1月26日的游行里,这显然是印佣面对的首要问题。一提到关于中介公司,她们的愤怒水平显然提升。招聘公司鲜有受到规管,而且普遍有实行不当的习惯:过度收费、假帐户、无视投诉,收起例如护照等文件。

与“两星期条例”一样,高昂的中介费令外佣即使遇上差劣的雇主,都不敢辞职,因为她们要再付费用,成本倍增。法律上,中介公司只容许收取外佣月薪10%的费用,但正如《南华早报》报道:“现时香港的费用是$28,000,大约是工人月薪的7倍,高于法律限制的70倍。”

印佣工会(IMWU)的示威领袖Sringatin向《英文虎报》表示:“印尼政府迫我们借贷,以及通过中介公司找工作。我们的护照被没收。投诉不被鼓励,我们不容许转雇主,直至完成付款。”

增大压力

社会主义行动完全支持外佣的抗议,以及她们非常合理的诉求(参考我们声援的传单)。在印尼领事馆外,邓美晶向游行队伍发言,表示支持她们三个主要诉求,并支持团结斗争以击倒政府。社民连的梁国雄亦发言,他是唯一一个香港立法会议员表示支持。印佣工会(IMWU)、亚洲移居人士联盟(AMCB)、香港职工盟亦有发言,其中职工盟呼吁外佣加入工会。

清楚的是,劳工处和港府面临的压力正在增加,针对其严厉的外佣政策和歧视性法例。Erwiana受虐的丑闻令香港本地人改了看法。外佣感受到广泛社会上更大的支持和同时,现时是时候将压力升级。未来数周将会是将抗议运动升级、赢得更多普遍港人支持的重要时刻,两种压力结合起来,可以迫使港府退让。

Migrant S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