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20,000人参与反法西斯集会

2014年1月30日 下午 5:50Views: 279

新纳粹主义分子发动暴力袭击后,遭到群众反击

社会主义正义党(CWI瑞典)报导

12月22日(星期日),在斯德哥尔摩南部夏托普(Karrtorp)举行了一场示威,是瑞典历史上最大型的反法西斯集会。20,000人齐集在运动场里,向近日的武装纳粹主义者回击。

在11月,一个名为“瑞典抵抗运动”(SMR)的暴力纳粹组织,在这地区活跃起来,在到处涂满纳粹标志,有新移民被袭击。此组织更被发现在当地一个运动场进行训练。

社会主义者正义党(CWI 瑞典)的地区支部亦讨论了成立反纳粹运动的必要性。运动要尽可能包含更多本地人和年青人。当地其他民众亦想发起这样的运动,于是形成了一个网络,在12月15日(星期日)举行一场示威。

最后,800人参与了这次示威,对纳粹主义者有力回击。在这次和平的集会中,有纳粹主义者发动袭击。40名袭击者以军队列阵的方式向集会投掷樽、爆竹、木棒和石头。集会中也有不少家长带同婴儿到来一同参与。

在极短暂的混乱过后,活动的干事和示威者组成人炼,以保卫集会。之后,示威者向纳粹主义者进逼,迫使他们不得不后撤。纳粹主义者在街上接连摔倒,最后并往森林方向逃跑。

约40名纳粹主义者袭击反种族主义示威

约40名纳粹主义者袭击反种族主义示威

这是一场重大的胜利,而警察疏于保护示威者,之后更因为示威者的愤怒,而对纳粹主义者进行,保护而受到批评。一位保护孩子的母亲,质问警察为何不拘捕纳粹主义者。该名警察却回应道:“你并不比他们好多少。”

起初,警察和媒体将示威描写成骚乱和两批群众驳火。经过民众持续的压力和批评后,警察承认他们有关于纳粹主义者发动攻击的资料,而26名被拘捕的人全是纳粹主义者。

很多网民批评警察保护纳粹份子。反纳粹网络的发言人兼社正党地区支部成员阿玛.科萨德(Ammar Khorshed)对媒体说:“警察不但不拘捕罪犯,还保护他们!”在集会后一星期,阿玛每天都接受国家电视台和报章访问。

反纳粹集会于12月22日再度举行,15,000人在Facebook上表示出席,反应非常热烈。在当地的宣传活动里,所有人都知道有关集会,“反种族主义学生”亦组成了新的支部。

反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浪潮席卷整个瑞典。在25个城市都有举行集会,在哥特堡有3,000人参与示威,在于默奥有2,000人参与,而在马尔默有1,000人参与。

在夏托普的示威,是瑞典历来最大规模的反种族主义和法西斯示威。突然间,除了种族主义的瑞典民主党,国会内所有政党都表明会参与这次集会,包括社民党和左翼党的领袖,以及国会发言人。

但是,反纳粹网络抵抗了这股巨大压力,成功避免将这些“政治明星”放进发言名单中,而选出一些有实际付出的地区行动者为发言人。此外,有不少以反种族主义、抨击现行制度的著称艺术家,也被邀请或自愿成为发言人。

12月22日(星期日),成千上万示威者和本地人乘巴士、地下铁或者步行到达示威区,集会人数高企,可见对反种族主义的支持和对于纳粹攻击的愤怒。与此同时,许多参加者都称赞今次是一个有群众基础的示威集会。

在地铁站外的广场,数以千计的人聆听着来自桑巴暴动(Riot Samba)、桑巴炸弹(Sambomban)和雅库比(Yakumbe)等基层鼓乐团的鼓声。他们整齐的步向运动场。在那里,他们得到了来自“反种族主义学生”的安素(Enzo Costa),以及来自“LINE17”的赞决(Zandra)的欢迎。

在群众的掌声中,安素说:“我们现正身处的足球场,正是第一次发现纳粹运动存在的地方,他们在这个足球场训练武装部队,并行纳粹敬礼。现在我们已经夺回这个地方,我们将之永久夺回,并消灭纳粹主义!”

第一名讲者是派翠.米利考斯基(Petri Myllykoski),他是社会主义正义党的成员,亦是今次集会的领导干事。

他说:“纳粹主义者攻击我们,这是一场有计划的武装攻击。全因我们示威者合力将纳粹主义者赶出去,这是我们巨大的胜利,是吗?”群众以“是”回应,并报以热烈的掌声。

他抨击上12月15日警察的行动:“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向警察作出了投诉。他们低估了是次的威胁,并在最后保护了纳粹主义者。现在我们希望得到警方和法院的回应,纳粹主义者会得到惩罚吗?26个纳粹主义者有23个获得释放,这并不是好事,他们意图谋杀他人,但没有遭到指控制造暴乱。”

2万人参与示威,谴责12月22日的纳粹袭击

2万人参与示威,谴责12月22日的纳粹袭击

接着是本地工人组织地区政府工会(Kommunal)的领导勒拿(Lena Ezelius)的发言:

“在瑞典,并不是新移民造成儿童贫穷和阶级差异的扩张,也不是他们令瑞典公司的工作条件恶化,大力地剥削外来工人、更不是他们利用学校和老人中心,将税收转到私人财团的口袋。”

派翠.米利考斯基(Petri Myllykoski)为这次游行作出了总结和推广:

“夏托普(的人民)已经清楚知道,反种族主义必须要由下而上,由一般平民开始。很多人也意识到组织的重要性,为了抗衡纳綷主义和种族主义挑起的不公义和分而治之策略,抗争必定要从本地扩展至跨越国界。”

在这次游行里,我们得以售出400份周报和得到了25个新的订阅者,虽然大部分社会主义正义党的成员在这次游行中担任纠察旅行保护示威的工作。

很多的参与者想对社会主义正义党有更深入的了解,想了解清楚我们的本地组织如何在一个月前去发动运动去抵制夏托普的纳粹和如何组织起重要的网络去连系至今天的游行。另一方面,一名右翼新闻记者报导她中途离开了这游行,原因是对左翼力量的惧怕和惶恐。

这次全国各地出现示威,可见组织一轮新的反种族主义运动是可能的,以抵制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和纳綷,更要发动运动,去反击为种族主义制造土壤的新自由出义政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