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热血时报》抹黑社义行动筹款

2014年2月5日 上午 12:42Views: 737

近日,《热血时报》试图大肆抹黑社会主义行动,指控我们在众多议题上发声、以及在社运活动上筹款。以下是我们的回应:

Reply1

捞政治油水的是“热血公民”

社会主义行动在各项社会议题上积极行动,符合我们理念的议题都会全力参与,对抗社会上的不公义。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新工人政党,自然要从街上小额募捐,争取劳苦大众的支持。我们旨在建立有民主架构的组织,让普遍群众自身参与斗争。

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在参选2011年区议会选举时,承诺若果当选只会领取基层工人的薪金,将其余收入会捐予社会运动。这与立法会议梁国雄(长毛)的做法一样。“热血公民”的黄洋达在2012年参选立法会时,并没有提及这一承诺。

相反,“热血公民”要建立的是围绕一个“政治明星”的宗派集团,只容许追随者为首领摇旗呐喊,但不能参与组织的决策。《热血时报》年用120万,恃着坐拥庞大资金,操控网上舆论机器,到处造谣抹黑其他组织。

政治团体应该以政治活动吸纳群众支持,例如街头宣传、出版刊物或支持者捐款等。《热血时报》没有信心在政治上获得支持,就以商业模式运作,制造明星效应,依靠商业产品和广告收入维生,例如在年宵售价的黄洋达人形公仔,价值竟高达8万元!将赚回来的利润供养其政治宣传,例如免费报纸、网上电台等。这是本末倒置的。“热血公民”的立场只会随着市场趋势左摇右摆。

虽然在一些特定的政治议题上,社义行动与“热血公民”有一致的立场,例如指控“反国教大联盟”解散运动、攻击民主党舍弃公民提名、反对真普联“公民提名+提委会确认”的妥协方案。然而,《热血时报》以造谣抹黑和人身攻击的手段对付政敌,以夸张失实的手法做政治宣传,务求刺激官能,煽惑支持者沦为辱骂政敌的流氓,不能提高群众政治意识。

reply4

不可以介入国际议题?

《热血时报》指控社义行动就“以巴冲突”的议题进行宣传,称这议题“与香港无关”。“热血公民”又指控“什么议题都与你们有关”,可笑的是,你们只有一个议题,就是让黄洋达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当选。避谈一切政治理念,就是你们的意识形态!

社会主义行动是国际社会主义组织,在以巴组织名为“社会主义斗争运动”。我们反对以色列国家恐怖主义,亦反对暴虐的阿拉伯政权。我们提出以社会主义方案解决以巴冲突,支持以巴工人不分种族团结斗争,反对统治者煽动种族冲突。我们一以贯之,在香港痛击“热血公民”之流煽动族群冲突!

可笑的是,《热血时报》以为我们只能在以巴两方的统治阵营之间选择其一个,可见这群人骨子里的种族主义之毒是何其之深,在政治上是何其无知。

社会主义行动曾筹款支持我们在南非以至埃及的组织,帮助他们反对资本主义与独裁镇压。对国际主义者来说,这是自然不过的事。《热血时报》抱着狭隘的大香港主义,不明白任何地方的斗争要胜利,都不可能孤立在一个地方/城市,不可能得不到海外群众的团结声援。讽刺的是,《热血时报》在曼特拉逝世时,发表文章赞扬曼特拉的抗争,但似乎你们不知道这场斗争曾经得到全球群众的支持,包括在金钱上和行动上。

Reply2

谁是民族主义者?

“热血公民”经常扭曲左翼分子的立场,抹黑任何反族群仇恨者为“大中华派”、“支持中共殖民”。我们支持中国的地下组织,亦有同志因为反中共而被捕。

社会主义行动是最坚定反中共殖民的团体。我们曾多次到中联办示威,支持藏族、维吾尔族的自决权、文化和宗教自由。“热血公民”自诩反中共殖民,何解在这些行动上,从未见其踪影?同样,如果香港大多数群众认为需要独立,我们亦会支持社会主义的独立香港。然而,我们始终强调,劳苦大众需要不分族群团结斗争,共同打倒中共独裁政权,才能赢得真正的民主,包括自治权利。相反,煽动种族冲突,只会为中共镇压制造藉口。2009年在新疆乌鲁木齐,维吾尔族人与汉人爆发种族冲突,中共伺机大力镇压,打压穆斯林的宗教自由。

在2010年,广州市政协企图将粤语的广州电视台改为主要使用普通话广播,激起广东省地区人民不满。社会主义行动参与游行,反对中共扼杀语言自由,捍卫使用广东话等所有方言,以及普通话的权利。同时,我们在游行现场强烈批评“香港人讲广东话 唔识听就返乡下”等族群歧视的口号

目前,香港存在两派极端民族主义势力。一方是打着“反政府”旗号的本土派,鼓吹区隔内地人保卫香港领土;另一方是支持政府的“爱之堆”流氓组织,以“爱国”名义强调国家需要维稳。这两派民族主义虽然表面对立,却同时打压左翼的组织权利,为专制独裁和重商政策制造土壤。

“热血公民”推祟大香港民族主义,煽动族群冲突。以民族主义对抗民族主义,等同抱薪扑火,引火自焚,危害香港的民主运动。

只有群众不分族群和语言共同斗争,才能打倒中共这个世上最强的独裁政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