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黎汶洛:政改何处去?

2014年2月6日 上午 11:25Views: 943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社会主义行动邀请了学民思潮的黎汶洛,参与以下论坛:

FebForum - Democracy

为让各位先了解“学民思潮”对普选的看法,我们在1月30日跟黎汶洛对谈:

记:学民思潮提出“五区总辞”,可否说明一下

黎:政府不断拖延谘询期,令占中运动慢慢被阴干,所以我们认为应该选择三至五月期间总辞,七至十月期间进行补选。公投的议题应该是原则性的,例如“公民提名是否不可或缺”、甚至是“公民提名是否需要提委会确认”等等。

有人说,学民思潮倒不如推动在2015年年初公投,并以完整的政改方案进行公投。但是,政府狡猾的地方在于控制补选期。若果在半年前辞职,政府不可能半年也不让我们补选,这是法律上的限制。

但如果我们在2015年年头才进行辞职,倘若公投拖延至下年5月,变相公投时限性被破坏。所以,如果以方案公投,变数很多,可能政府提出的方案会玩弄细节,调整数字,混淆视听。例如,沿用现时选委会过渡的提名委员会,但将1,200人加至1,500人。

记:对民主党和真普联的方案分别有何看法?

黎:现阶段民主党的方案,只为自己政党铺一后路,让“阿爷”看穿底牌。我们不知道,民主党在未来短时间内,立场会否有转变。现在我们还未约到民主党会谈,所以不会批评民主党。在会面后看看他们的立场,我们再作回应。

我希望民主党站在民意一方,与我们团结一起。张文光指我们分裂泛民,但现在看看谁与泛民的立场不同?我不能说学民是泛民的核心,或具有什么影响力的,但大家理念是相同的。大家都在推动民主运动,当大家都在说“公民提名”时,为什么你在真普联里唱反调呢?这令很多市民解不通。

至于跟真普联会面时,我认为真普联只是一个空壳,是一个平台让各政党各自表述,然后收窄分歧,即是叫各党让一步。如果泛民不能在真普联达成共识,一起通过政改方案也好,一起否决也好,那么真普联不如不要继续下去了。反而将力量放在占中,甚至是街头宣传“全民提名”直接平等的选举。

记:即使真普联的“三轨方案”保留“公民提名”,都与你们的方案有出入,你们如何推进自己的方案?

黎:有时也挺辛苦的,与政党讨论时,他们都说“我明白”,敷衍我们后,当我们纯粹空谈,甚至在背后写文章批评我们。学民思潮会继续游说政党、团体和占中三子,接受我们全民代表提委会的方案。

我们提倡350万选民组成提委会的方案,实质上令提委会名存实亡。但是他们(泛民)不想那么前进,要保留提委会,就像学联前几天搞了学界公投,竟然连“增加提委会人数”都当成一个论点。

记:那么学民对《基本法》有什么立场?

黎:我们的方案自称,是自称,符合基法的,包括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我们未至于要求废除《基本法》。政府叫我们按照框架走,你可以说我们与政府在玩弄字眼,但我们提倡的是直接、平等的选举模式。

虽然我不认同基本法,例如起草时只有10-20人,但不会要求废除《基本法》。我们希望有一天官员自己出来解释:“是,当时《基本法》字词有问题”,透过官员的口说出来。这是技术上或策略上的论述问题。

图片来源:黎汶洛Facebook

图片来源:黎汶洛Facebook

记:对占领中环有何看法?

黎:学民支持占中,也认同公民抗命彰显社会不公义。在反国教时,我们没有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是“非法集结”的,学民过往游行都不申请。我们明白并同意这一点。但在实际操作上,占中是否像嘉年华一样,象征性占领廿四小时后就散水呢?能瘫痪经济?

我们希望占中可以瘫痪经济或社会运作,才能有谈判筹码。若果“占中三子”只是划分区域去占领,或者短时间占一占就当完成,并符合占中的本质。日后,我们希望继续与占中三子在技术、人手、资源上再交流。

戴教授不希望我们参与占中,说18岁以下要签回条。但我要提醒一下,历史上很多群众运动都是学生和劳工推动。学民会出席占中,但要看运动本质有没有变,如果是象征性的占领,就与我们想要的大有不同。

至于罢课,反国教时大专曾经罢课,但都是象征式的。我认为,是否推动罢课,要看群众情绪,如果气氛高涨,就有可能成功。但如果贸贸然推动,就会让建制派有攻击的机会。我对罢课持开放态度,有需要时应该发动,但重点还是要看运动的性质有没有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