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持续以久的政治危机

2014年2月6日 下午 4:15Views: 68

工人阶级和农村贫民需要自己的政党

拉维昌德兰(Ravichandran), 工国委(CWI)马来西亚支部

自从2006年推翻他信的军事政变后,泰国一直持续着现时的政治危机。他信是一个由亿万富翁转变而成的政客。这场危机当中,包括了他信的政党及其支持者与民主党政治精英之间正进行的公开冲突。

这场危机并没有完结的迹象。

在这次分裂中,在泰国北以至东北部的贫农和部分工人阶级支持他信的阵营,而大部分的中产阶级、另一部分来自曼谷的工人阶级和来自南部的群众则支持民主党。这次的分裂能持续下去主要源于政治真空,在泰国并没有力量可以联合贫农和工人阶级,并代表他们的诉求。这让不同阵营可以继续收割群众的渴望,包括王室、军方和资本家。

Thai Protesters Reject Talks as Yingluck Survives Censure

政治危机

最近在曼谷的冲突是从2013年10月开始的。当时,由民主党支持者和前黄衫军组成的民主改革委员会(PDRC),计划将由英禄(他信妹妹)领导的执政党(为泰党)赶下台。民主改革委员会指控英禄尝试大赦一些曾被指控贪污罪和滥用权力的人,只因那些人会让在海外流亡的他信回国。他信自2008年起为避免入狱而在海外居住。

由于受到街头抗争、曼谷多处被占领的压力,加上政府有可能被赶下台,英禄宣布解散政府,并在2月2日重新举行大选。她并对自己政党胜出有信心。但得到司法体系、军队和泰王支持的民主改革委员会,则希望避免这场选举,以及亲他信政党回归。他们透过占领政府办公室进行抗议,并要求成立一个不经民选的“人民会议”,制定新宪法,以取代选举。军方和警察认为现时的集会尚算和平,故与示威者合作。但纵使如此,在示威地点仍有最少10人死于狙击枪和炸弹下,双方均指责对方是挑衅的一方。

在1月21日,英禄宣布曼谷进入紧急状态60日。但这并不能阻止示威继续。在大选前提前投票的时候,在示威者阻拦曼谷票站期间,一个反政府阵营的领袖被击毙。

但考虑到卷入冲突的双方主要力量的特征和政治倾向性,这场冲突是没有出路的。由于民主党杯葛2月2日的选举,意味着英禄会重新上台。民主改革委员会的反抗并不会完结。如果两边之间的政治摩擦不能被控制,军事政变或司法部介入以宣告选举无效,都会有可能发生。由于在他信时代一些贫农获得过些许利益,这会令他们害怕失去这些利益,从而激起。如果仍然没有任何解决方案,冲突变得更为恶劣,甚至内战有可能会爆发。

“人民议会”抑制民众

民主改革委员会则希望组成“人民议会”或一个非民选的政府,以取代英禄政府。根据他们的发言人所讲,民改会目标是改革宪法,并终结由2001年他信所开始的政治垄断。根据他们的保守特色,人民议会将会代表与军方和皇室有联系的大商家的利益,并削弱在他信执政期间冒起的裙带资本家的经济主导地位。

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的议题将不会得到他信支持者 “红衫军”(大部分是郊区贫农)所支持。至今,他们在曼谷外发起了一系列示威,并发起一个Facebook宣传运动,以支持英禄发动的选举。

自1930年代开始,君主立宪制容许了议会民主制的元素,但由此不论是透过选举或政变诞生的政权,都是残暴不仁的,不断打击贫穷农民/乡民、工人阶级、青年和学生的福利和民主权利,及拒绝在南部地区的穆斯林少数族群的自决权。

他信政权并没解决工人阶级和农村贫民的社会和经济需要,而只是利用民粹和机会主义的议题引诱贫民的选票以满足自己政治权力的欲望。执掌政权近6年里,他信和其密友的财富大大增加,而他信现在则是泰国十大首富之一。

只有设立一个由工人阶级、贫穷农民及社会的其他阶层人民民主选举出代表的革命制宪大会,一个真正满足他们需要和福利的方案才会得以实现,而并非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伪造的“人民议会”。

边缘化的农村和城市贫民

人民民主改革委宣称,当“人民议会”取得权力后,会终止他信时代的民粹政策(包括全民保健和土地债务终止计划)。这肯定了他信的贫农支持者的恐惧

在泰国历史,于经济繁荣前期(1968-1986)和繁荣期(1987-1996)在军事统治及各个亲资本家政府下,泰国社会经历了广泛的不平等,而乡村贫农几乎完全被城市地区的重大经济发展排除在外。

泰国贫困者联盟(Assembly  of  the  Poor)是一个于1990年代恶劣经济危机中在农村和城市贫民中建立威信的联盟, 支持了他信,而并非提出代表工人阶级和农村贫民的独立纲领。他们单纯地寄望于两害相权取其轻, 没有明白他信政纲带着民粹姿态,具资本家的特质。因为过往从没政党执行过这样的民粹措施,他信的政党通过这些措施,将自己与泰国史上的所有其他政党区别开来。

泰国经济现在非常倚赖在城市地区,例如曼谷的工业和制造活动,虽然超过60%的人口仍在参与各种农业活动。这表示,泰国资本主义的大部份财富是从城市地区的工人阶级产生的。曼谷的工人阶级也受着英禄政权的新自由主义议程攻击。

工人阶级领导

资本家媒体和外国的领导人表示,“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应该跟英禄政府谈判以结束政治僵局。他们害怕一个非选举产生的“人民议会”或军事接管不会结束这僵局,而这只会令经济变坏及损害大企业的利益。这是两个资本主义政党间争夺政治权力的争执。他们并没真正关注贫困或普通人民,而只利用人民作为游戏的棋子。

贫农和工人阶级有着共同的剥削者:资本家。他们应该联手建立一个能够挑战资本主义统治的力量。联盟亦可以吸引学生、中产群众等社会上同样正在追求制度变革的阶层。这个政党应以社会主义纲领为基础,成为一个替代“黄衫军”和“红衫军”两个资本家阵营的选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