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保障性住房计划”令群众得益吗?

2014年2月13日 上午 9:56Views: 128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如今房价日益超出底层群众的承受能力。随着市场自由化改革进一步加深,“市场规律”所造成的社会问题将会日趋严重。日益恶化的贫富差距和阶级冲突会在住房问题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因此,中共可以在社会保障性住房(经济适用房、公租房、廉租房、安置房)方面作出退让,平息群众的愤怒从而维稳。但是,政府的保障房计划真正保障了群众的利益吗?

shsing

腐败官员私吞公产

2013年郑州市首批经适房均价2700元,但还是超出了申请者的购买能力。当地相关规定要求,申请者的家庭人均月收入要低于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四倍(目前为1360元),可以说是“越够格者越买不起”。相比于中产阶层,低收入者也更难从银行获得贷款。结果相当数量的经适房不仅没能进入低收入者的手中,反而成了腐败官员的私产。同年1月,郑州市某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峰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捕。他一家四口拥有29套房产,其中至少11套是经济适用房。此外翟振峰在任内曾帮助亲属的公司先后获得3个经适房项目,藉机倒卖数百套经适房,获利数千万。

相比于房子,官员和开发商们有更快捷的发财门路。2009年,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对记者说出:“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起因正是,郑州市某村原本划拨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被开发商盖上了别墅和楼中楼。2013年审计署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360个项目或单位挪用保障房专项资金,高达57.99亿元,这些钱被用来归还贷款、对外投资、征地拆迁以及单位资金周转等非保障房项目支出。同样是在2009年,国家拨付1,800万元建设陕西省商洛市的“柳家沟棚户区改造配建廉租住房项目”,其中包括3万平方米的600套廉租房。但在政府的回购合同中却缩水为1万平方米200套,最终实际建成的只有72套(事件曝光后开发商临时将24套商品房改为72套廉租房充数)。在这个神奇的“魔术”中,1,600万元廉租房专项资金不翼而飞。

百姓不获公平分配

经适房往往滋生权钱交易,廉价的租赁房较能满足底层群众的需要。但在目前的体制下,公租房和廉租房同样受官僚操控。2011年初,廉租房住户郭春平告诉胡锦涛,每月租金只要77元,因而被人们称为“77嫂”。不久后,她却被告知要退还廉租房。因为在她女儿工作后,其家庭人均月收入超过了960元的廉租房申请标准。官僚们玩弄烦琐的条文拖垮群众,而自己却享受着灰色收入和权力优待,因此才会出现4岁宝宝领取廉租房补贴的闹剧。

保障房分配制度不透明,导致10.84万户不符合保障条件的家庭,违规享受保障性住房实物分配3.89万套、领取租赁补贴1.53亿元。依附于官僚的知识分子当然也得到了不少好处。以中科院为例,中科院的工资分为基本工资和项目工资,工资条上一般只显示每月2000元的基本工资。但中科院大部分员工的实际收入在8.8万元以上。这为他们违规获取保障房创造了便利条件。

住房承诺 一纸空文

“十二五”规划(2011-2015)要求建设3,600万套(户)城镇保障性住房和棚户区改造住房,到2015年全国保障性住房覆盖面达到20%左右。政府希望借此拉动内需,但由于地方政府债务负担沉重,确实达到这目标的机会十分少。再者,建造后的房屋能否。住建部副部长公开表示,2013年保障房资金需求超过2万亿,融资缺口至少1万亿;今年的资金需求更胜于去年。由于地价便宜,许多保障房建在十分偏远的位置。再加上质量和配套设施问题,很少人会去申请这些房子。

去年8月,《财经》杂志报道,保障房普遍空置率在20%左右,个别地区空置率一度超过50%。过高的保障房空置率进一步加重了政府和企业的资金困难。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使各地政府难以完成如此巨大的目标。官方媒体报道说,已经完成十二五目标近七成,但这只是开工数量,实际建成量不到目标的一半。

如何确保住房保障?

与此同时,绝大部分农民工仍被排除在保障房计划之外,尽管一些地区已经逐渐放宽对农民工的限制。可以预见,中共为了维护自身统治,有可能会采取更多的措施来调整保障房制度(包括取消经济适用房),甚至会牺牲一部分不听话的官员和开发商。但是如果不从根本上推翻官僚与资本家相勾结的体制,就不可能真正实现社会公义。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加上愈来愈违反中央政府的指令,住房保障计划的指标里必然充斥假大空的数字。此外,高官在这些房屋项目中贪污腐败,“羊毛出至羊身上”,遭殃的始终是劳苦大众。即使真的建设了这些房屋,与中共官僚有裙带关系者必然优先获得质素较高的单位,相反平民百姓则只能拿到“次货”。银行和开发公司要交由群众民主管理,清除官僚特权的控制;规划和建设要在群众的有效监督(不只是名义的)下进行,建成的保障房完全公有,拒绝官僚和开发商从中牟利。只有这样才能使保障房真正保障底层群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