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寻求庇护者占领社会服务社

2014年2月14日 上午 11:46Views: 199

“难民联会”成立,发动占领静坐行动,抗议国际社会服务社的不公对待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二月十一日(星期二)开始,约一百名寻求庇护人士占领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位于太子、旺角及荃湾的办事处,发起静坐抗议。今天是抗议的第四日。本网记者探访新成立的“难民联会”。服务社受政府资助,作为社福基金帮补寻求庇护人士的房租,并提供紧急食物援助。可是,补贴的水平极低,难以想像任何人能依靠这些津贴维生!服务社没有履行职责,妥善运用津贴金,令五千个寻求庇护人士积压着越来越多愤怒。

来自孟加拉、中非共和国、巴基斯坦、巴勒斯坦和斯里兰卡的示威人士,向本网记者表示,无人对服务社有半点信心。其中,有人在港申请庇护超过十年,但法例禁止他们在港工作。而且,社会福利署所分配的津贴金是直接缴至业主或食品供应商手上,寻求庇护者自己从来没有发过一分钱。他们就是这样,被迫在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忍受炼狱般的生活!

一位来自斯里兰卡的泰米尔难民向笔者表示,他最近才从监狱释放出来,在十八年来香港最寒冷的冬天里,连续七晚露宿街头。最后,他告诉社福署职员,如果无人帮他寻找容身之所,他会“做点事”令自己回去监狱,至少那里可以有容身之所。

事实上,国际社会服务社早已恶名昭彰,触发过愤怒爆发。《南华早报》于去年八月报导,一班寻求庇护人士挤进屯门一个由猪栏改建、缺乏食水和热水淋浴的地方。国际社会服务社营运此“贫民区”,负责人向难民们表示“你要就要,不要就罢!”。一人在饮过被污染的水后送进医院,令这丑闻曝光。

政府给国际社会服务社的拨款,在2012年高达二亿三百万,原意让服务社运用这笔拨款,向难民提供食物及容身之所。可是,在新自由资本主义的世代下,可怕的外判制横扫香港以至全球,是次事件成为另一例子。政府以价低者得的原则将服务外判,从而“节省纳税人的钱”。可是,政府库房坐拥7,340亿,相当于GDP的36%,却不愿投资于社会服务。政府将服务分隔,从而逃避对在港难民困境的责任,免受公众批评。

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是“非牟利”机构,总部位于瑞士。“难民联会”指,这机构剥削在港难民,尤其是操控政府规定的“十天紧急食物津贴”,将每月$1,200元的资助金额扣除至$6-700元。联会不排除当中牵涉犯罪行为,要求政府彻查。此外,占领者亦要求服务社立即公开食物分配的价目表,但遭到拒绝。

寻求庇护者向社会服务社(ISS-HK)倒竖拇指

寻求庇护者向社会服务社(ISS-HK)倒竖拇指

组织“难民联会”

全球的寻求庇护者都遇上生活困境。但与很多其他国家相比,港府的难民政策是更为不人道的,需要迫切的改革。团体Vision First的Cosmo Beatson解释,近年寻求庇护者一连串的抗议行动,成功迫使政府改进,并实施了轻微但重要的改善措施。自2004年后的数年,没有难民完成过申请个案,但自2012年以来,由于该团体、难民与媒体持续向政府施压,50个案例成功获得处理。“难民联会”要求,难民在办理申请手续期间应该享有工作权,并以超市现金券取代现时不公平、不透明的食物津贴制度。现时,寻求庇护者约被发现非法工作,可被判监15个月。

占领香港社会服务社办事处的行动,显然很有协调和纪律,是受歧视群众组织起来,向不公义又专横的当局反击的好例子。社会主义行动探访占领者,表示支持,并邀请他们到会议讲述抗争经历。社会主义者支持结束外判制,要求政府恢复直接管制难民服务处,而部门需要全面的民主控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