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教中”政策:扼杀语言文化自由

2014年2月16日 上午 6:00Views: 446

要求教育局冻结“普教中”政策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近日,教育局将广东话定性为“一种不是法定语言的方言”,又突然将网站上普教中(以普通话教授中文科)的缺点删除。教育局刻意贬低广东话的地位,似要为普教中政策造势,逐步在学校强行“推普废粤”。由于中小学现已设立独立的普通话科,“普教中”政策本是画蛇添足。在国民教育洗脑科后,中共再次企图操控香港教育政策,普教中被认定为“国民教育2.0”。群众不忿大陆攻打击香港独有语言文化,激起强烈的抗拒意识。

PMI-feat

学生沦为“白老鼠”

2000年,教育局的“香港课程发展议会”发表的一份《香港学校课程整体检视 - 改革建议》,当中写到:“在整体的中国语文课程中加入普通话的学习元素,并以‘用普通话教中文’为远程目标。”

普教中政策早已推行,政府在国民教育科语常会(语文教育及研究常务委员会)于2007年宣布,拨款港币两亿元,从2008年9月起,在中小学推行为期4年的“以普通话教授中国语文科计划”,每年有30所小学和10所中学参加,共 160 所中小学参加上述计划。在国教科一役,政府声称让学校“自行决定”是否推行,但在银弹攻势和政治压力下,令学生根本无从选择。今天,政府再用同样手段推普教中政策,惹来学生的反感。

教育局网页上,被问及普教中是否能提升中文能力,回答指:“目前仍未有确实证据,证明以普通话学习中国语文的学生的一般中文能力会有所改善。”未有证据证明普教中可以改善语文能力,但政府先斩后奏,当学生为白老鼠,背后的目的不是为了教育,而是政治性的。

政府并非首次将学生当实验品。90年代初,政府不顾师生和家长的反对,强推母语教学政策,令大部份中学非中文相关科目的教学语言由英文转为中文。学生的英语能力大幅下降,令时任教育局局长孙明扬都不得不承认政策失败。最后,教育局转回让学校自由选择教学语言,母语教学最后无疾而终。

冻结“普教中”政策

社义行动支持学习不同语言(包括普通话)的权利,但在十年母语教学政策失败后,政府今天再次在未有充足研究和准备下,急急推行普教中政策,扼杀学生的选择权,目的只是为中共煽惑爱国主义服务。我们要求教育局立即冻结“普教中”政策:在现正推行普教中政策的学校里,学生、家长和教职员应该有权自决是否继续执行。此外,在未有详尽研究并获得师生家长认同前,停止将这一政策扩散到其他学校。此外,政府亦应加大教育投资,改革现时千疮百孔的语言教育制度。

一刀切的语言政策

大陆政府的语言教育政策向来官僚僵化,普教中政策只是一个例子。在西藏和新疆,中国以大汉民族主义压迫少数民族,迫使他们学习汉语,暴虐的压迫语言文化自由。中共不但不能如其所愿,收复离心离德的少数民族,反而造成激烈的社会冲突。90年代之后,西藏许多学校的藏文授课班被取消,除了藏语本身之外,其他课程全部都用汉语教学。在西藏和新疆,由于高等院校只用汉语为教学语言,少数民族的学生为了升学,被迫学习汉语。2012年11月9日,数千名学生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上街和平示威,高喊“民族平权”、“语言自由”等口号,要求藏语成为学院的教学语言,结果组织抗议的学生旺秋多杰在去年被判监四年。

“大国崛起”下,中国除了扩充在世界上的经济影响力,更要扩充文化影响力,控制社会舆论。自2004年以来,中国政府总共花费5亿美元在“孔子学院”。孔子学院虽然以汉语教育和文化交流为名,但事实上却灌输拥护中国的意识形态。如今,大陆政府在香港重蹈覆辙,将可能引爆族群矛盾的计时炸弹。

今年一月,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在网站上呼吁加拿大各大学和学院校终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协会执行总监托克批评:“孔子学院本质上是中国政府的政治机构,限制讨论中国政府认定有争议的话题。”

世界各地的语言教育政策,都相对中国的具弹性。在星加坡,所有学校均以英语为首要语言,然后根据族裔学习自己的语言,包括华语、马拉语和塔米尔语等。在瑞士主要有三个族裔(法裔、德裔、意大利裔人),学校会以相应的本土语言教学。在高年级的班别,学生会学习其他语言。例如,德裔学生会在GRADE3学习英语和法语。

大陆政府谴责高举港英旗的示威者“煽动港独”、“分裂祖国”,但自己箝制香港政治和文化自由的政策,正正就是助长这种论调的帮凶。社义行动反对举港英旗的反智行为,我们不是“保卫祖国”,而是因为港英政府与大陆政府一样,从来没有捍卫本地的语言文化自由。

举港英旗捍卫粤语?

在英殖时期的60年代,港英政府刻意贬低中文地位,除了华文报章的舆论不受重视,中文的地位被边缘化,任何与政府有关的文书,亦必须以英文书写。倘若要向政府部门提出建议或投诉,只有写信给《南华早报》方有实效。当时,香港高中生只能升读英语授课的香港大学。统治阶级有意限制学习英语的普及性,排除劳苦大众在外,加强社会的阶级分化。

直至1970年代中大学生发起中文运动,加上六七暴动后港英政府需要控制华语媒体的舆论,才被迫确立中文的法定地位,达至今天相对的平权。今天,举港英旗的本土派高举港英旗帜,声称要“保卫粤语”,但可笑的是,今天中文的法定地位,不是靠港英政府赐予,而是前人反英殖政府的抗争赢回来的。

PMI-2

正因为社义行动捍卫语言的平等权利,所以才强烈反对“本土派”倡议的文化优越论。这种妄言广东话优于普通话、谑称简体字为“残体字”等族群歧视的论调,实则上是中共横蛮政策的另一面镜子。

社义行动支持不分族群、语言和文化共同抗争,打倒中共民族压迫的语言政策。唯有打倒中共独裁和资本主义,才能结束这种官僚横蛮的统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