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的核四 三十年的反核斗争

2014年3月4日 上午 9:49Views: 78

全台废核 群众还需要什么才能够胜利?

许小明/帕莎 工国委(台湾)

2014年,是核四工程的第十五个年头,又是装填核燃料的关键一年。全国废核行动平台发起“308全台废核大游行”,继续往年的反核斗争。去年2013的反核游行全国有22万人参加,为历年之冠,全台高达七成民众反对核四兴建。自1986年的车诺比事件,引发了台湾的反核活动,反核抗争踏入了近三十个年头,不幸的是,核四项目不但没有成功废除,核一、核二与核三更被延役20年,核灾威胁不减反加!今天,我们所有站出来反抗核电的人,都要反思一个重要问题:究竟群众还需要什么才能够胜利?

台湾“民主”之死

群众排山倒海的压力,一度让拥核的国民党政府提出“公投”议决的提案。我们社会主义者早前告诫过,“公投”不过是政府的操控策略,“公投”本身的逆向命题(公投是否停建核四),加上苛刻的《公民投票法》需要过半的投票率和同意票才能通过,还有政府与财团巨大的宣传机器和政治恐吓,使得“公投”不过是政府企图一劳永逸破除所有反核声音的举动。

在民间巨大的反对和杯葛的声音下,国民党也就只能撤案,政府表面上提出要进行核四安检,“安检须全部过关、获得民众信任,才能公投”。但实际上马英九回过头来却干脆表示:“那就继续建,我们本来就希望继续建!”今年初经济部更明言,核四安检报告在六月底出炉后,就会申请插入燃料棒。不仅没有回应公投的局限性,推动民主化,反而直接逆民意而行,完全暴露了台湾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

值得一提的是,苛刻而不民主的《公民投票法》就是在2003年民进党时期立法的,实际上蓝绿两党都是在进行欺骗民众的把戏。

谁在背后支持核四:财团

核四厂采用了较新型先进沸水式反应炉(ABWR)。在福岛核灾后,也为预防海啸,预计增建防海啸墙,以及备援电力,泄压注水等等“断然处置”救援系统。但以核四厂而言,多数工程是以外包的方式承包兴建,即使有明确的规范,也不得不让人起疑,施工品质是否能真正达到设计标准。对于现时科技仍无法处理的核废料,在现有核电厂内废料储存槽即将用尽,且台湾电力公司的替代方案,无法让人满意的情况下,是重大的难题。而即使在核废料处理有更多经验和技术的美国,也有能源部的核废弃物隔离先导厂(WIPP)周围辐射值过高的事件。

然而为什么如此危险的核能,加上全台湾七成的人口反对核四,面对全国一面倒的声音,政府却依然坚持计划,核四究竟是为了谁的利益?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国民政府为了确保产业能获得稳定的能源供给与未来发展,台湾第一座核能电厂于是在1970年被列为政府十大建设之一。台湾电力产业的发展一直以来都是以确保稳定供给产业用电为主要目的,而电价亦以支持产业发展为目的设定标准。

据台电网站公布的“2010年世界34国电价比较表”,台湾民生电价为每度2.7606元新台币,工业电价为每度2.3649元新台币。工业电价较民生电价便宜许多,在这样的补贴政策之下,台电年年亏损百亿,而拥资本额3,300亿元的台电,截至2011年底累计亏损已达1,179亿元。政府却不断恐吓群众,停止核四计划将会导致民众限电、涨电费云云,甚至更提出将台电私有化。

问题是台湾根本就不缺电!根据经济部资料,台湾核电占全部发电设备、发电能力10.2%,等于国民对核电实际依赖率只占1成,而现在核电占总发电量为16.8%。台湾用电量最高的时候仍剩2成发电设备,即使马上废核也不缺电。因此,现在台湾对核电的依赖是人为的,而所谓缺电、涨电费的恐吓也是政府为了优先保障资本家们的廉价电力而强行付诸于民众的灾难!

难怪,就连代表美国资本家的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司徒文也公开支持核电,而私营的台北捷运公司刚刚在本年二月份更强迫“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将宣传广告中的关键文字“废除核四吧!”删除,明显摆出财团的拥核立场。这些资本家大财团平时就享用着廉价核电来赚钱,发生灾害时,有钱人能够第一时间逃离台湾,而要剩下的劳动者们承受一切伤害。

私有化民营化不是解决答案

台电目前已与九间私营电厂(IPP)签订购电合约(PPA),部分电力供应由私人财团供应,未来台电在经济部的规划下,更要进行进一步的分切,达成电力私有化(民营化,自由化)。

私有化并不能解决目前电价调涨、台电的钜额亏损,以及不回应民意要求等问题。是台电作为国有企业,却被官僚体制用来服务资本家的利益,且依赖着资本市场系统,令电价不断调涨。可是,私有化并不能解决困境,私营财团将直接控制电力,将利润最大化,问题必定更严重,电价必定更高。

台电的钜额亏损,先前提到的公共补贴正是亏损的主要因素,而由于目前是一视同仁的补贴,没有使用量分级上的设计,用的越多,补贴越多,这导致全民以税收补助用电最多的工业财团的不合理现象。而同时,私营电场以建置成本较低的能源种类电厂为主,着眼于能快速收回成本。这类电厂造价低,但能源进价高,贩卖的电价自然也较高。私有化后,这样的情况不会改变,台电必然得继续营运固定成本较高的电厂,并且需要高风险劳动力的输电,电缆维护工程,也肯定会是台电承接,而由于这样的发电量不够,很可能要购买更多的高价电。

台电乃国有企业,但所有预算和决策都没有通过民选议会的监督,群众无法完全直接掌控台电的状况。这在国有化而被官僚控制的企业上,都有发生的问题。但私有化后的企业只更不受群众监督。

再以英国铁路私有化为例,为了最大化利润,财团计算出了最精简的人力,以及仅达最低安全标准的工程,使得服务品质下降,群众并没有因私有化获的预期中的效率等益处。

而对于台电工人薪资高于一般群众,而必须加以削减的看法,仅是转移群众焦点,分化劳动阶级的技俩。确实台电工人大多数时候,并不站在群众意志这边,削减台电工人的薪资,只会为削减其他劳动大众工资打开缺口。我们应该要求台电工人站出,同所有群众联合,争取所有人的权益,建立更进步和战斗性的工会,而不是群众彼此分化,陷入竞次效应的困境。

拒绝蓝绿政治 建立劳动者的替代

如今“公投”已死,但工程却未曾停止。三十年来反核运动难道最终是个失败?一直以来,台湾的反核运动都是与民进党紧密合作。民进党的行动模式,也就是每年动员群众上街示威,但拒绝发动罢工等更升级的群众运动,然后就在议会内表决,票数不够也就所谓“我们尽力了”,周而复始,核四却依然进行。单靠上街抗议并不足够打倒核四方案,需要将行动升级至罢课罢工等手段,但运动要做到这点,必须打破民进党的控制。

但事实上,民进党自身与资本财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根本就无心废核。2000年到2008年民进党执政八年间,只有头两年有阻止核四的工程,其后的任期更两度追加核四的拨款!2006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蔡英文在民进党中常会表示核四厂一定要盖完,“因为不盖完会有安全问题,且要赔钱”。继续相信民进党的带领只会是反核运动的穷途末路。

社会主义者反对核电,因为其对于所有劳动民众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而现在堵在民众面前就是拥核的资本利益。如今劳动大众需要建立独立于蓝绿两党的斗争力量,发动罢工罢课等更具战斗性的运动,并联结起其他所有被资本家压迫的民众,将企业、财团、资源一拼公营化,由民众民主监督,才能真正地停止核四、全台废核,扭转当前的核灾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