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大屠杀引起新一轮镇压与暴力的风险

2014年3月5日 下午 3:05Views: 213

29人在火车站被杀害,造成社会震惊及难以置信

中国劳工论坛 社论

3月1日,昆明火车站外发生了被称为“31事件”的大屠杀,必然是最令人震惊的恐怖行动之一。八名身穿黑衣、手持长刀和短刀的男女进行了半小时的疯狂屠杀。一名16岁的目击者表示:“他们边跑边砍人,见人就砍。”另一名目击表示,空气中都是血腥味。总共29人被杀,另外143人受伤。媒体称之为“中国911”,而显然事件会引起巨大的政治后果。

社会主义者与中国劳工论坛对昆明人民乃至全中国劳动者的恐惧和悲伤深表同感。我们反对中共独裁者的政策和镇压手法,这在打压西藏和维吾尔族人等少数民族的国家恐怖行动中尤其显著。我们亦反对宗教和政治恐怖主义的灾难性手段。这些手段不但无法加速暴虐的政权倒台,反而让政权伺机分化受压迫者,令建立统一而有组织的群众反抗的任务更为复杂,最后巩固了独裁统治。

官方声明指,“新疆分离分子”背后策动屠杀,将矛头指向聚居于新疆西北部“自治区”的维吾尔少数民族的穆斯林。云南省有25个族群和语言群体聚居,是族群多元的省份,而昆明则是其首府,与新疆距离万丈。昆明是旅游热点,也是少数民族的大熔炉,不同民族之间整体上关系良好。因此,昆明成为屠杀目标,作为表面上是反对中共政策与做法的手段,令人感到愤怒与不信。一名伤者的妻子赵德秀向《华尔街日报》说:“干嘛袭击老百姓?我们做什么了?”

大屠杀的情景:29人死亡,143人受伤

大屠杀的情景:29人死亡,143人受伤

“政治强人”习近平

昆明屠杀正好发生于本周开幕的人大政协两会。这类似于去年10月北京天安门发生的自杀式袭击,当时正值中共三中全会举行的前夕。

这次血腥事件可以对中国意味深远,特别是受压迫的维吾尔少数族裔可能会面对暴力的反弹。习近平在掌权的首年,加大国家镇压,并将权力集中化。面对如此大胆凶残的袭击,中共政府受到的震撼显然比起5个月前的天安门袭击更大。习近平为了支撑其“强人”形象,受到压力要去强硬表态,就如他声言要“依法从严惩处暴恐分子,坚决将其嚣张气焰打下去”。但“31事件”因此会被利用来将权力集中于习近平一身,以及在三中全会时新成立、为战争和革命作准备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可预计未来新疆、西藏以及其他少数族裔地区会进一步军事化。昆明邻近的大树营作为大量维吾尔族人口的定居地,已经见到大量公安和特警队,由此可见这一情况。正如“911”袭击后,穆斯林世界的穷人受到美国及西方支持的多次军事入侵、战争和内战,沦为最大的输家;“31”屠杀的最大输家很可能是受苦的维吾尔族人。从社交媒体上大量的留言可见,是次屠杀会激起反维吾尔族的种族主义反弹,至少在短期来说,这会令政权更容易在新疆加强其铁腕政策。

“这起事件会对中国民众的心理造成很大冲击。”新加坡政治学家单伟指出:“这会让中国政府有很强理由升高对新疆或维吾尔族议题的强硬政策。”

正如中国劳工论坛在天安门袭击时警告,当局假汝“维稳”之名在少数民族地区加强镇压,造成反弹的效果。在2009年,汉族人与维吾尔族人的种族冲突,造成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约200人身亡。此后,中共政权大力加强在当地的军事布防。过去两年,当局的策略聚焦在逐家逐户突击搜查,甚至在偏远地区也是如此,令维吾尔族的人口进一步异化。自去年4月以来,该省有100人在冲突中被杀。

昆明屠杀响起了不祥的惊号,是持续的暴力可以走向何方。事件代表如此大规模的暴力首次蔓延至中国的另一地区。瑞典反恐专家Magnus Ranstorp向《卫报》表示:“无疑这是升级了。”

市场经济,更为独裁

中共独裁对少数民族的政策制造了火药桶。对于1991年时苏联崩解时,民族冲突在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中共政权感忧心。而在俄国和乌克兰在克里米亚军事摊牌之际,这种恐惧将会再次复燃。习近平尤其毫不掩饰地表示,前苏联领袖哥尔巴桥夫进行局部的民主改革,是犯下了灾难性的错误,造成苏联倒台。

中共政权的“解决方案”是加强独裁统治,从最近政治审判“新公民运动”的反贪腐领袖,以至实行“GDP主义”的政策去安抚少数民族,都可见一斑。新疆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2013年的GDP增长达到11.1%,超出全国7.7%增长的数字。问题是,所有种族的穷人都不能在现存的资本主义模式的GDP增长下获益,少数民族便尤其如此。在新疆,维吾尔族占人口46%,但只占高收入职位的13%。在劳动市场、房屋和教育受到歧视,加上丧失语言权利和收紧宗教控制,令不满加剧。

被逮捕并面临审判的北京维吾尔族经济学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thi),反映出政府矛盾的立场。土赫提是一个温和派,不反对中共统治新疆,但曾就语言文化的政策作出批评。他被指控“煽动分裂罪”,将面临严厉审判。当所有异见者被标签为“叛国”时,这向年青人(尤其是少数民族)传递了什么信号?

随着中共政权的立场愈加强硬,当局将会面临社会的抽搐。社会主义者主张工人阶级团结斗争,反对国家镇压、种族主义,以至任何形式针对宗教、政治或族群的检控。我们主张立即实现全面民主权利,包括少数民族真正的自治权或独立权,如果这是他们民主的选择。这场斗争必须连系至反对独裁政权的资本主义议程 - 这造成了世界最大的贫富差距之一,还有重大经济震荡将至的威胁。

在星期六恐袭后的昆明武警

在星期六恐袭后的昆明武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