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灾三周年

2014年3月10日 下午 12:44Views: 100

核能带来的真正代价:大规模环境破坏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2011年三月的福岛第一核电厂核事故,是继1986年的乌克兰车诺比核灾难后,史上第二严重的核事故。甚至有科学家认为,福岛事故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会超过车诺比事件。车诺比事故中只有一个反应堆发生熔毁,而福岛里六个反应堆中就有三个发生爆炸及熔毁。事由是2011年日本东北部311爆发大地震,引发海啸,并击毁了核电厂的供电与水冷系统,导致核燃料和反应堆熔毁。

福岛事故现场有超过1,700公吨的核废料,比车诺比的180公吨更多。日本当局原本低估了福岛危机程度,声称只有国际核事件分级表中的“四级”,却立即遭国外的专家反驳。福岛与车诺比同样被评为最高的“第七级”。

事故发生三年后,政府和东京电力(世界上最大型的私营电力公司)都被外界激烈批评其反应迟钝、安全疏忽、拒绝承认并企图掩盖事实。2012年一项由黑川 清博士的独立调查总结道,福岛危机是“人造”的。从2006年,根据当时的研究指出,日本的核监管机构和东电都知道,一旦核电厂被大型海啸击中,可以发生完全断电。东电未有作出任何行动,核监管机构知道这一点,但也未能采取行动。黑川所属的调查委员会的报告里,亦指控政府和监管机构与核电业界“勾结”,黑川指业界“形成了强大的游说,令业界不受制于国家的监管措施。”(《南华早报》,2014年3月8日)报告亦抨击政府让东电处理清理灾难的工程。由于严重处理不当,最后政府在2013年接管这项工程。

超过16万人需要从当地撤离,很可能不能重返家园。核电厂负责人高桥武承认,要将福岛核电厂除役可能需要30-40年时间,并要花费至少1,000亿美元。这是一个单反应堆核电厂造价的15倍,且还未计算到辐射对该区环境的长期破坏。

太平洋污染

“福岛是车诺比的大海版。”一名日本网民写道。东电一直寻求办法,来大量用来冷却熔毁反应堆的海水。这些海水都是受到严重的辐射污染,因此需要被封存在高达三层楼高的大型水缸内,且只是个暂时性的方案。由于有些水缸是由廉价合约劳工非法建造的,因此惹来更多的安全隐忧。核泄漏事件发生了好几次,包括在2013年八月发生的“第三级”严重核泄漏事件,300吨高污染的水流至太平洋。这促使很多人,包括东电管理层,寻求“国际援助”。另一次泄漏事件发生在2014年2月,由于储水缸的活门被错误打开,约100吨有毒污水流至海洋。

除了水缸核泄漏外,福岛核电厂周围的地下水被探出相对较低程度的污染,而这些水以每天300公吨的流量,从福岛核电厂的后山,经过电厂建筑根基,流入太平洋。废水随着水流流动,辐射毒素被海洋生物吸收并带走,对海洋生态带来的恶果成为全球关注之问题。2014年二月的福岛渔获所含的辐射量,达到2012年福岛渔业恢复以来的新高。来自福岛的辐射污染已经流到了夏威夷,并会在明年漂流到美国西岸。

工人受压迫

福岛事故中最不为人知的事实,莫过于“清理”行动中的超低廉劳工。2011年灾难后,东电寻求政府的资金拯救,并将电厂的工人工资削减20%。大约12,000名工人冒着危险控制福岛的灾情,当中大部分的是外判合约工。在整个的撤离区中,数以万计的工人进行着类似的灾后清理工作。当中许多是由日本黑道(Yakuza)招揽的露宿者。这些组织往往都与外判商有勾结,或者索性是承办商,用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根据日本警方的资料,有大约50个黑道组织活跃于福岛县。

《路透社》根据与福岛工人的访问报导:“东电坐在一个超过七层外判制度的金字塔的顶端”,纵使透过“第三方”聘请在日本是不合法的。《路透社》的报导发现,这些工人的工资比全国普遍建筑工人要低大约三分一。

由三名核科学家(Lochbaum、Lyman和Stranahan)撰写的新书《福岛:一个核灾难的故事》(Fukushima: The Story of a Nuclear Disaster)作出此一结论:“纵使日本需要承担指责,但是这不是日本的核事故,而是刚巧发生在日本的核事故。”作者强调:“引致福岛第一核电厂的灾难的问题,在任何运作中的反应堆都存在。”纵使福岛承受了巨大的代价,价值连城的核能业却连同各国政府,继续推动扩核计划。当中以亚洲最为严重,有49座新核电厂在建造中,更有超过100座在计划中。最大力扩展核能的国家包括中国、南韩和印度。

毒药政治

九月份,安倍晋三的右翼政府在一片核恐慌中夺得了2020年的奥运主办权。日本驻瑞士前大使村田当时宣称:「在不能保障健康环境的情况下举办奥运会,是件不道德的事情。”

安倍决意重启日本的50个核反应炉,这些都是自2011年灾难后停止运作的。日本作为世上唯一曾被核武轰炸的国家,事件引起巨大争议。在2013年,超过20万人在东京抗议,要求废核。纵使政府尝试操控舆论,并自灾难发生后将住宅电费增加了20%。但在2014年二月富士电视台的调查显示,仍有53%反对日本重启任何反应堆。

在二月份的东京都知事选举,核能争议成为了选举中的其中一个议题。安倍的候选人舛添要一立场拥核,最后击败两名反核的对手当选,分别是律师宇都宫健儿(由日本共产党、社民党所支持)以及民主党的前首相细川护熙。在选举中,经济问题盖过了核能辩论,两位反核候选人共得到40%的选票。

前首相民主党的菅直人,是福岛核事故发生时在任的首相,其对核问题的立场亦发生了完全的变化:

“在311发生之前,我对核能的立场是,假如安全得以保障,就应该让核电厂运作。但是,经历了311的灾难后,我的想法有180度的改变。我们实在会发生意外…有时会意外会导致数以百计的人丧生。但没有其他意外会影响到5千万的人口,可能是战争,但亦没有比此更悲剧的意外。”

但是,资产阶级政客背后有着强大的财团(譬如东芝或三菱)与军事利益,我们不能够相信他们会向核能发起认真的抗争。要实现无核的未来,也需要大量投资在安全的再生替代能源。亲资政客不免屈服于盲逐短利的大财团。菅直人政府自己就打破了2010年的选举承诺,并废弃社会改革的提案,为后来自民党的安倍在2012年重返政府铺路。安倍背后主要的资金来自能源企业。

反核抗议运动横扫日本以至亚洲各地,社会主义者和工人国际委员对此表示支持,同时我们强调,这需要连结起反资本主义的纲领。只有取代无政府状态的“市场”制度,并建基于社会的公有产权,实行民主的社会主义计划,才能让社会发展出再生能源(例如风力或太阳能)的巨大潜能,将世界能源政策导向安全的轨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