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资本各派阵营冲突 工人阶级需要反击

2014年3月16日 上午 6:00Views: 50

不要资本家代言人!打倒蓝绿两党 工人需要自己的政党

台湾《社会主义者》杂志 第25期 社论

O

马英九政府一直以来不断打压民众生活,食品安全问题不但多年来没有妥善监管,纵容财团牟利而令民众饱受毒食品折磨;然后又将国道收费私有化,由大财团远东集团营运,民众对现时官商勾结的愤怒一触即发。最近劳动部更推动将派遣合法化,表面上保障工人工资,实际上却是将同工不同酬合理化!

反对派遣,为同工同酬斗争!

劳动部最近推动《劳动派遣保护法》此次草案,以负面表列方式,列出“不得”雇用派遣劳工的职业别,包括医事、保全、航空人员等7种,而未在限制内的职业别,则表示可使用派遣劳工。这间接是等于合理化并鼓励派遣制度,令同工不同酬的情况加剧,打击工人生活!早前十多个劳工团体已前往劳动部抗议,要求禁止派遣,而非提出保护派遣工的规定。工国委(CWI)台湾支持完全废除派遣制,直接聘请所有工人,并支持派遣工建设战斗性的工会运动。

新法虽然声称保障派遣工与正职工人同工同酬,可是,派遣工缺乏工作保障,例如无法在受聘担位累计年资,更随时可以被开除。工人在没有任何职位的保障底下,即使受到资方不公平的对待,例如压低工资,也不能发声!

工资跌、工时加,台湾民众不满

最近花旗银行公布一项调查,指台湾民众对生活品质的满意度、财务前景持乐观态度、拥有完整退休规划、每月固定存钱、投保足够保险等比例都是亚太市场中的最末位。调查国家包括澳洲、印度、印尼、菲律宾、新加坡中。台湾民众对其前景显得悲观。

另外,美国3月份最新公布去年《全球人权报告》,点名指出台湾劳动人权问题 - 台湾劳工的实质薪资倒退,远比14年前低,劳工工作超时情况普遍。

此外,同一份报告又指出,台湾渔船公司虐待剥削外籍渔工、仲介公司剥削外籍家庭看护情况严重。

其中在“劳工权益”的报告段落中钜细靡遗地指出:“外籍家庭看护与帮佣无法享有最低薪资,没有加班费,没有休假,没有工作日或最低限度的休息保障。”外佣仅有15,840元薪资,扣除仲介苛刻的规费、高利贷与自行负担保险费后,每月实际收到薪资可能低至1,000元。仲介经常利用钜额违约金或高利贷威胁外劳,强制外劳忍受恶劣的劳动环境。报告指出,2012年一艘在新加坡海域作业的台湾渔船被查到强迫菲律宾渔工每天工作18到20小时,伙食低于标准,几乎没有医疗,而渔工若要解约,就要付高额罚金。去年柬埔寨的非政府组织又查到三艘台湾渔船剥削外籍渔工,外国政府指控台湾渔船涉及大规模人口贩运、虐待劳工与薪资过低。

本劳外劳 团结抗争

文化大学劳工关系系副教授李健鸿也表示报告内容属实,指出台湾外籍看护目前的底薪过低,工时太长。外劳被压迫的问题不是台湾独有的。在香港,对外籍家务劳工的剥削也是不相伯仲,仲介公司制度榨取每位外劳首七个月的工资,而且种种压迫性条例令她们受尽折磨。近月香港演变成国际丑闻的印尼外劳Erwiana事件令全球震惊,“现代奴隶制”在资本主义底下仍然每日上演,而且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事件引发数千外劳上街争取权利。

报告又揭发,劳委会(今年改成劳动部)仅有294名劳动稽查员,平均每10万名台湾劳工仅分到0.27名稽查员,远落后于国际标准的1.5名,根本无法有效监督业者,而只会助长台湾职场违法。

劳动部不会捍卫工人权益,更意图将派遣合法化。劳动部只是用来平息工人的愤怒,本质却是用以服务新自由主义的政府。

各国政府及资本家经常利用种族主义(如去年五月份台湾渔民洪石成被杀事件),分化工人阶级,借以掩盖其打击工人的政策,例如采用派遣制和引入廉价外劳。外劳与本劳的利益一致,需要团结抗争,争取同工同酬,建立跨种族的工会,为所有工人的权利而抗争。

TPP、RCEP:中美建立亚洲政治势力

继马英九政府与北京政府早前签订《两岸服务业贸易协议》后,马政府计划争取签订更多新自由主义的贸易协定,如《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及《区域性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但这些实际上只是各地资产阶级用作政治角力的协定,只有益于两岸上层的大资产阶级,却打击普通人民的生活水平。

TPP与RCEP是中美在亚洲地区势力的斗争。欧巴马政府欲拉拢日、韩、台等加入TPP,以对中国形成包围网。马英九希望加入TPP和RCEP,则是为台湾的资本财团打开市场。

TPP与RCEP都是以亚太国家为主的超大型经贸自由化集团。以美国领导的TPP目前已有日、澳、加等12个亚太国家参加,而北京则支持不包括美国的RCEP,其“十加六”架构则是东协十国加上中、日、韩、纽、澳、印度等共16个国家,与美国主导的 TPP抗衡。

加入TPP的资格是要取得所有成员国支持。由于北京不希望台湾加入TPP,也令一些国家由于不想得罪中国而却步。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的政治学讲师杰弗里威尔逊表示:“他们认为风险太大,对大家来说好处不多,让台湾加入会激怒中国,可能不值得。”

这些协定包括,消除国家间的关税(接近零关税)和法律上移除投资限制,让资本更自由流动,为资本家减少交易成本,可是随之而来的自由化政策,只会令财团更无节制地剥削工人。详见第6页《打倒TPP和新自由主义的贸易协定》一文。

两岸关系成为马唯一政治财产

由于马英九政府民望每况愈下,国民党可能输掉年底的七合一选举,甚至输掉2016年的总统大选,因此“马习会”成为马英九的最后政治资本。

二月份,前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委王郁琦访问中国,与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张志军进行两岸事务主管首次会面。两岸的“王张会”,亦引起了外界及国际媒体的关注,被视为是“中国及台湾内战以来首度官方会谈”。“王张会”结束后,紧接“连习会”,连战及习近平二度会面。

这令外界广泛议论,中台两地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马英九在APEC期间会面的可能性。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将于北京举行,这成为马英九希望争取在任内与习近平见面的机会,试图透过“习马会”挽回自己在台湾极低的民望。

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这个具有主权象征意义的国际场合,中共将不让产生“两国国家元首”会面的印象。这也连系到北京向来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与马英九会面将承认“两个中国”的意义。北京能接受台湾以“中华台北”的身份参加,于是目前台湾产生建议各项“替代方案”的声音,如由萧万长担任马政府代表出席APEC会议。

另一边厢,台湾民众之间也惹起众多反对声音,民众深怕国民党若更靠拢中共、台湾在中资财团的影响下,中共独裁政权对台湾的控制将会越来越大,而民主、新闻自由等权利会被剥夺。在王张会后,二月底一份调查显示,高达七成年轻人(20-29岁)赞成台湾独立,七成六年轻人不信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目前马英九的民意支持度极低。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民进党,有颇大的可能赢得年底的总统及立法院选举,而北京不愿意看到这情况发生,于是透过“王张会”和“连习会”,希望增加国民党的权威。

而实际上,由于民进党的本质为资产阶级,没有反对服贸,反而支持中台的资本融合,所以党内的反中声音也属于少数。民进党内有不同派别,如以党主席苏贞昌为首的“反中派”;蔡英文的“和中派”;谢长廷的“亲中派”,其中苏的派别为少数,而其“反中”也只是叫喊式的口号。但北京始终不希望民进党胜选,这将为它们带来风险。

tw25-3

美国的“再平衡”战略

美国推出亚洲“再平衡”战略,将战略重心重新转向亚洲。这是为了恢复美国帝国主义在亚洲的影响力,并且监视中国。台湾作为美国在亚洲其中一个重要盟友,扮演着关键角色。

可是由于经济问题,2015年美国国防预算案将大幅削减陆军兵力,削减濒海战斗舰的采购数量,并且推迟部署航母。美国各军兵种指挥官警告说,自动削减政府开支可能会令美国无法实行既定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政府财政预算连年大规模赤字,导致国债已逼近17万亿美元。中美政府为角逐亚太影响力,投放数以百亿计的金钱在军事竞争,却无钱投放在国内的公共服务上!

对于台湾年底的七合一选举,华府有可能改变立场支持民进党。虽然美国政府在过去两届台湾大选支持国民党上任,但由于国民党与北京政府的关系转变,美国转向支持最大反对派的民进党(另一个资产阶级政党)是一个可能性。

美国再平衡战略将视台湾为其中一个前线部队,目的为向中国施加更多压力。但各地的99%-普通劳苦大众,将因为政府的军费开支、国家间的紧张局势而受罪!

踢走资产阶级代言人 建立属于工人的政党

台湾的官商勾结、拆迁事件此起彼落、贪腐问题严重。单至去年5月,已有39名高官遭起诉。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官商勾结在全球比比皆是,因为政府及其官员正是资本家在政治架构中的代言人。

台湾类似美国的两党制度是时候需要改变。美国一项调查显示,在年轻人眼中,超过一半认为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好。六成美国人认为需要第三个政党。这反映美国人民对于华尔街代言人的两大党已经受够了,而社会主义替代(工国委[CWI]美国)的Kshama Sawant最近在美国西雅图胜出市议会选举,意味着美国民众急切寻求一个为工人阶级发声的渠道。

台湾的民众和青年也是如此,不论是国民党或民进党,都不是真正代表台湾的工人阶级。民众在两党长时期的垄断底下,众多的社会议题被骑劫,令民众没有任何出路。例如在反核抗争上,代表资产阶级的民进党只依赖议会内表决,但不敢号召罢工等动摇到资本家利益的抗争。

蓝绿两党均代表资本家的利益,其亲财团政策已令民众恨之入骨。我们现时的任务,是建立一个代表工人阶级、年轻人和贫苦大众的政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