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私有化新篇章 电子收费系统

2014年3月17日 上午 6:00Views: 33

许小明 工国委(CWI)台湾

经过了近二十年研议,以及投标招标等过程,国道电子收费系统(ETC)在去年(2013)年底正式全线上线,所有的人工收费站拆除,不再以人工方式收取过路费。高速公路局将这项业务,以民间兴建营运后转移(BOT)模式,转由大财团远东集团下的远通电收营运。远通集团正式接手后,问题接踵而来。因电子收费不再需要人工处理之后,所有的国道收费员失去工作。这些工人在原本的合约中获得远东集团保证,将会有新的工作,不过远东集团并未实现诺言,这让失去工作的工人,生活陷入困境,甚至有收费员因此而轻生了结生命。

接着这套系统不断出现问题,辨识的功能常常出错,也无法负担大量的网路使用,使得整体服务品质下降,造成使用上的困扰。远东集团对于这些问题展现了傲慢的态度,人民因此感到愤怒,出现了不少自发的行动,甚至在一月初举行了一次游行,质疑电子收费系统图利远东集团。

整个收费系统私有化的过程,包藏了许多腐败的成分。比如,低下的辨识系统和极低的流量负载如何通过验收,就不禁让人起疑。而私有化中,财团降低成本,最大化利润的部分也没有缺少。这让收费的工人没有得到原本合约中保障的新职位,远东集团用最低的价格,再外包给资讯厂商建置出,令人无法置信的乌龙系统。

rdprvtz-feat

蓝绿两党推进私有化

整个电子收费系统私有化的进程,显示了国民党与民进党共同的本质:为资本家服务,尤其是为跨国的大财团服务。民进党陈水扁政府时,让规格和技术相对落后的远东集团得标,在远东集团违约或遭受质疑时,就为财团辩护。国民党马英九政府赢得大选重夺政权后,一样的故事再次发生,国民两党并没有丝毫分别。

远东集团的创办者徐有庠当年在中国时,就是上海帮中的大财阀,在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的斗争落败后,跟着国民党一同逃落到台湾,而随着台湾、中国、香港等地对资本的流动越来越自由,远东集团现在已是在两岸都有庞大事业体的巨兽,折磨着两岸三地广大的人民。

九零年代能够区别两个资本家政党差异的是,对中国(包含对中国人民)的好恶情绪,以及民进党以新自由主义及私有化,企图来拆解国民党深厚裙带关系的党国资本主义,来切断国民党的“奶水”。不过在独裁的中国资本市场扩张,对资本家张开双臂拥抱以后,台湾资本家与中国资本家的勾结就愈来愈紧密,包括民进党自己,就有许多人在中国有庞大利益,使得民进党对中国的态度跟国民党逐渐靠拢。而国民党的李登辉意外继任总统之后,以私有化取得资本家支持,并以此巩固在国民党内的权势,完成了“党产信托”阶段性目标。国民党也学起民进党,认可并提出了更多的私有化政策。

在私有化的进攻下,中华电信可能要将所谓的“最后一哩”便宜的送给财团。电业自由化,也并不进步的国营台湾电力公司,之后进行被拆解,把发电和供电分拆后,未来将必须有更多支出,来购买私营公司“便宜”的电力。台塑石油则是在中油逐渐私有化,进入所谓“自由市场”,紧贴着中油油品价格,完全体现自由市场的“自由”。中华邮政则在迈进私有化之后,成了典型的血汗企业。而即使是在私有化中,台湾汽车客运由员工集资买下经营权,以所谓“合作社”的形式运作了一段日子,最后也不得不屈服于资本主义下的竞争规则,重新再被资本家取得控制权,而劳动条件持续下降。

中港台三地人民在ECFA及CEPA等自由贸易协定后,面对的将是同一群资本家,这群资本家藉由私有化以及自由贸易,夺取最多的利益。我们必须联合中国、香港及世界各地的工人,反击私有化,企业由公共民主控制,取代以利润为依归的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