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业管理及保安职工总会发起游行

2014年3月17日 上午 11:41Views: 68

保安与清洁工受尽剥削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我一家四口住在深水埗的唐楼,依靠丈夫做快餐店,加上自己的微薄薪金过活…我子女书簿费很贵,唐楼居住环境又狭窄,很艰苦。”在医院任职清洁工的张太,是3月16日(星期日)的游行人士之一。她抱怨道:“$30最低工资,只能仅仅维持家庭基本开支”,因此现时最低工资必须调整。

星期日,香港职工盟属会 - 物业管理及保安职工总会发起游行,由湾仔修顿球场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有超过60多名工会分子参与。社会主义行动亦有到场支持。

ctudemo-2

游行队伍高喊“最低工资 一年一检”、“八小时工作制”、“加班补水一倍半”等口号。工会表示,虽然最低工资从去年5月1日开始得到调整,由时薪$28提升至$30,但过去多年间通涨加剧、百物腾贵下,在职贫穷的家庭比比皆是。保安员及清洁工就是最受影响的一群。

另一位屋苑保安员黄太表示,现时保安员的“两更制”令他们长时间工作。“每天12小时工作,加上往返的交通时间,总共超过14小时。”工作占生活的一大部分,令她回到家中也失去照顾家庭(如为家人煮食)的意欲。黄太无奈表示:“与子女关系只是一般,长时间工作令家人欠缺沟通。”

此外,她更忧虑到65岁时会失去工作,由于现时政府规定65岁或以上人士只能到单幢式楼宇工作,而相关的空缺只有很少。“我现时已差不多60岁,故很希望放宽牌照年龄的限制。”

在没有全民退休保障的情况下,不少老人都被迫打工赚取微薄收入渡日。因此,保安员亦支持政府放宽保安乙牌年龄上限,由65岁的退休年龄改至70岁,令他们可以继续工作。

社会主义行动举起“规管工时40小时”、“废除外判制度”的横额。在没有全民退保的情况下,保安员与清洁工变成老人争相竞逐的职位,令老人未能安享晚年。社会主义行动支持建立战斗性工运,推进反外判、规管工时的运动,挑战整个资本剥削的制度。

ctudemo-1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