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在港难民抗争

2014年3月18日 下午 3:16Views: 110

反对香港“最高权力”纵容社署外判机构ISS贪污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谁克扣我们的金钱?ISS!谁资助贪污?特首夫人!(Who took our money? ISS! Who sponsors corruption? CY’s wife!)”3月13日(星期四),超过六十名难民游行,继续反对社署外判机构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涉贪的斗争。示威由“难民联会”发起,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的成员及社民连主席梁国雄(长毛)亦有到场支持。是次行动强调,梁振英妻子唐青仪是ISS的赞助人。

社义行动成员邓美晶指:“ISS的丑闻直指香港的权力核心 - 特首家庭!”

特首夫人的身分与调查ISS涉贪存在冲突。虽然ISS贴上“非政府组织”的标签,但事实上ISS却每年承包港府的难民服务合约(本年为2.8亿元),从中获取丰厚的利润。这机构为在港难民提供最低限度的福利保障,其水准达不到香港贫穷线的25%。早前,三名“难民联会”成员到廉署报案后,ISS正受到调查。

廉政公署直接向特首负责,因此只要特首夫人维持与ISS的关系,则意味着潜在的利益冲突。在礼宾府的示威者要求唐女士辞任ISS赞助人一职,并批评她拒绝难民的书面要求与她会面,以及聆听他们的诉求。

“唐青仪不答应你们的要求,不肯与你们会面,相当无赖。”长毛在示威中说:“假如她认为自己的一方没有犯错,她应该出来澄清;假如她不了解情况,她应该出来与你们会面,聆听你们的诉求;假如她认为ISS有犯错,她应该辞职。”

邓美晶提出质疑:“特首夫人在ISS身居要职,(对ISS的)调查怎能公正在独立?”

在港难民的斗争已经成功加大对当局施压,也让群众更清楚认知到:梁振英政府坐拥足以应付21个月开支的财政储备,是世上最富裕的政府之一,却不人道对待难民。Tania Branigan最近在英国《卫报》发表一份报告,指香港的难民庇护制度“残暴不仁”(draconian),难民受到的待遇比囚犯还差!

“难民联会”的Adella在礼宾府发言

“难民联会”的Adella在礼宾府发言

正在赢得更多支持

一个月前,难民一举占领了ISS三间办公室,抗争运动开始进入媒体镜头,后来转移至湾仔社会福利署外,无限期扎营留守抗议。“难民联会”已经开始自我组织起来,开始争取到公众舆论支持。对此而言,横额、标语、以及中英文录音演讲都是必要的,这才能将讯息传达至多数人的华语社区。

行动开始有所收成,有热心人士探访营地,并提供支持。难民运动的目标,是要挑战政府将难民妖魔化的宣传攻势,试图抹黑其为“犯罪分子”、“假寻求庇护”和“纳税人的包袱”等。难民下一阶段的行动必须升级,拉阔战线至同样深受政府反民主的重商政策所害,因而普遍不满政府的青年、工人等阶层,争取他们过来支持“团结抗争,对抗共同敌人”的理念。是次行动只是第一步,“难民联会”及其支持者不会让特首夫人甩身。相反,向公众揭露她与承包商的关系的行动,只是刚刚开始。

反政府斗争

尤其是“激进”和左倾政团,应该结束沉默,明确支持难民的斗争,从而提高施压力度。可惜,迄今只有梁国雄以个人身分站出来,与社义行动的成员并肩作战,而很多坐拥更多资源的反政府党派,却仍在作壁上观。无疑,有些组织误以为公开支持难民,会令他们失去自己选民的支持,因而害怕公开表态。

即使真的会失去选民支持,这场斗争牵涉到重要的原则,例如民主权利(避难权、问责权)、工作权、反贪污、反官商勾结(ISS是外判制带来的典型祸害)、以及反对歧视。况且,从难民运动已经开始展现到,政府妖魔化难民的舆论攻势获得很小社会支持,甚至与伪政改方案、新自由主义的预算案以至其他经济政策相比的支持更小。

“难民联会”在短短个多月间已经建立了一个出色的组织机器,并开始打破难民的政治孤立。当然工作仍然接踵而来:新一轮抗议、出版刊物,以建立积极的支持。假如政府认为,难民最近几星期的反抗只是昙花一现,那就大错特错了。难民反抗行动已在香港政治版图占一席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