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打倒TPP和新自由主义的贸易协定

2014年3月19日 下午 10:23Views: 126

群众运动须要以工人阶级为根基

James Langdon 工国委(台湾)

TPP-1 (450x183)

台湾马英九政府正忙于跟中国商谈经贸协议,其急进的态度令焦点聚落在东南亚地区内众多反工人的贸易协定。

经济部宣布目标在年中前达成贸易协定。显而易见而又被忽略的是两岸服务业贸易协议,在群众反对的压力下,协议被行政院搁置。

民调显示,近半台湾人都对迫近的服贸协议抱有怀疑。他们忧虑协定会令生活水准进一步下跌,是完全正确的。在野民进党利用此机会攻击执政的国民党,并希望在2016年当选,并借助反对贸易协议的民众情绪来获得支持。

去年底,政府也宣布计划立法扩展自由经济示范区(FEPZ)至苏澳、基隆、台中、高雄港和桃园航空城,并吹嘘会为这些地区带来丰厚的经济增长,又主张扩展新自由主义政策是台湾唯一的未来。

副总统吴敦义恳求台湾人要“思想开放”,接受“自由经济示范区”与各经贸协议的现实。面对着愈来愈大的声音反对这些新自由主义政策,吴敦义却要求民众共同努力,实现(据称是)必要的去管制化。

行政院院长江宜桦同样提出,台湾的未来在于结束保护政策,并在更多行业引入国外竞争。江指出,台湾的经济问题并非意外,而是由于台湾未能比邻国更早接受市场自由化。

事实上,普通民众并不会看到自由经济示范区据称会带来的好处,反而是工人保障未来更受到疯狂的去管制化,工资、工作条件因而下降。

行政院搁置服贸协议,是值得欢迎的短暂胜利,更指向更大的潜在可能。如果小规模示威和法律手段就能够达到如此效果,试想下,若果群众运动得以建立,以对抗这些在亚太区愈趋普遍的反工人协定,可以是取得什么成果。

TPP的警告

台湾人并不是区内唯一的国民面对新自由主义的黯淡前景。各国政府都正在参与去管制化的比赛。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是又一例子,说明若果没有群众运动去改变现况,情况会变成怎么样。这协定至少有九个国家参与,包括美国、新西兰、星加坡、汶莱、越南、马来西亚、澳洲、日本。而且,协定不单为了废除关税,更要强行开放公营项目,让私人利润得以进驻政府采购中,使得金融投机者能从新市场中获得数以十亿计的利益。这限制了政府为经济中弱势的行业提供补助的能力。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斥责政府补助为“贸易扭曲”。简单来说,就是要加大市场、减少政府与公共领域的控制。

TPP包括了一个提议,是建立审查委员会来处理国家与企业之间的贸易纠纷。如果一个国家的法律影响了企业的利润,委员会就可能会派上用场。工人权利的立法会变成签约国的诉讼目标,而新自由主义成为强制的国际法律。

与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不受欢迎的贸易协定一样,台湾的普通民众同样对TPP深抱怀疑。在新西兰,64%民众反对协定;在澳洲,难以置信地,有90%民众认为,他们应该参与国家在参与TPP上的决策。显然,这协议不但会削减现在的工资和条件,更会让资本家、金融投机者和各国政府得到另一武器,在未来打压工人与贫农。

TPP-feat (450x300)

TPP - 一个政治同盟

不过,TPP的协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美之间的长期博弈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此外,正如服贸协议在台湾被搁置一样,各国参与TPP的政府都要考虑国内形势。奥巴马政权试图将TPP推销成一个政治同盟,用来排除并制衡中国,当然在正式场合他否定这一点。

TPP是美国2011年军事“重返亚洲”政策的一个经济补充,来重新建立美国在亚太区内的新旧同盟,例如日本、菲律宾、星加坡和澳洲。所有这些国家都与中国有着紧密的贸易投资关系,但同时也希望制衡中国在亚洲的垄断,避免让其经济独大。

群众反抗可以结束反工人的贸易协定,而这运动需要连结起反对军备竞赛,以及对抗正在升温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些都是分化工人的伎俩,而资本家在背后却“团结”起来,掠夺更多利润。每个地区的政府都在玩同一把戏,提出要保护“国家利益”,但同时却允许国内外的资本投机者去掠夺公共资源。绝大多数民众也许怀疑着这些国际资本家的阴谋诡计,但这股疑惑尚未转化成当前所需的反抗运动。

纵使服贸协议和TPP都会严重打击工人权益,工会却在这些议题前保持沉默,或只作出纸面上的反对。我们正在见证着,工人的权益被法律强制陷入大规模竞次效应,而工人“领袖”们却保持缄默。

显然,我们急切需要建立一个新的政治替代,取代背后推动此等协定的大财团和政党,包括民进党。工会与社区组织需要联合起来,建立这个替代力量,但这个斗争更是国际性的。各国的统治阶级都在合作无间,打击工人群众的民生条件。因此,当务之急是,亚太区的工人阶级要团结起来,永久废除服贸协议和TPP,并为终结这个 - 授权资本家合法榨取利润,而强迫普罗大众挣扎求存 - 的制度斗争。

在东亚的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包括在台湾,会积极参与反抗新自由主义贸易协定和TPP的运动中。我们提出国际社会主义制度的替代方案,以计划经济与贸易来满足社会的需要,不再为追逐利润。

uW,g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