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罢工:依靠具战斗力的方法,在葡萄牙及智利取得重要胜利

2014年3月20日 下午 1:16Views: 60

工人阶级国际主义行动万岁!为其他行业树立榜样

Danny Byrne 工国委(CWI)

各国老板和政府都屡次疯狂打击全球劳动者,在这国际背景下,世界工运所取得的每项重大胜利,都应被大力宣扬。最近几周,葡萄牙和智利的码头工人在重大纠纷中取得重要胜利,也应如此。他们重回到曾在运动中尝试过、受过检验的战斗性方法,包括持续的严肃抗争、联合罢工行动,乃至跨境的国际行动,因而取得了此次胜利。

葡萄牙码头工人罢工游行

葡萄牙码头工人罢工游行

葡萄牙:抗争两年后,取得震撼的胜利

从这些范例可见,尽管大部份国家的右翼工会领袖扮演着有害的角色,沦为斗争旳刹车掣,但只要工人阶级通过具战斗力的方法组织起来,依旧可以推进罢工。从这些范例也见到,在工运领袖在老板的猛攻下,尽管工会由“社会伙伴关系”主导并处于被动,工人阶级引以为傲的战斗传统无论如何也未消失。

在葡萄牙,工人与年轻人经历了多年“三驾马车”的紧缩政策,一直坚决反击,包括发动四次总罢工。然而,全国工运的领导层没有把这些抗争连系成一个具战斗力而持续的行动计划,以打败“三驾马车”和政府的打击。而只是分散地动员群众出来一天,逐渐长期虚耗群众。

码头工人打破了这种方式,进行历时两年的激进斗争,证实了工运还存在另一可行的途径:通过持续坚决的行动,可以赢得胜利。里斯本码头工人面临一项长远计划,要把码头转化为职位不稳的地方。此计划属于“三驾马车”私有化项目的一部份,并由政府实施。老板们建立了一个平行的雇佣公司,该公司被谴责雇用非固定员工,并削减薪水三分之一,藉以破坏码头里体面的劳动条件。

工人报之以长达两年的战斗性罢工,以及怠工行动,曾经面对英雄式的镇压,其中47名工人由于参与行动而被解雇,最后的胜利震撼人心。不仅令47名同志恢复工作,更终结了不稳定的劳动合同,使原本的非固定工人被包括进一项新的集体谈判协议中。资产阶级的鸿图大计,是要最终使得葡国工人阶级的劳动条件愈发不稳定,此次胜利将之彻底破坏。

丹麦码头工人罢工游行,声援葡萄牙工人

丹麦码头工人罢工游行,声援葡萄牙工人

此次斗争之所以具代表性,不仅体现在战斗性上,更体现在工会实施的工人民主,纠纷中的重大决定都会经过工人大会讨论及决策。正如葡萄牙全国劳动总工会(CGTP)的活跃者,兼社会主义革命组织(CWI葡萄牙)成员Francisco Raposo评论:“此次抗争实在是葡国阶级斗争的一次突破。码头工会并非隶属于葡萄牙全国劳动总工会(CGTP),然而码头工人的抗争方法和战斗性激起了总工会一些阶层的强烈反应。”

智利:地区性的码头罢工蔓延,获得全国性胜利

一月份,智利梅西约内斯的码头工人独自发动了罢工,是一年内的第二次,提出薪酬要求、抗议资方欠薪、反对工会的行为。一些人断言,他们的斗争只会受孤立而失败。然而,在警方攻击了罢工者及其妻儿居住的营地,并使得一名工人受伤之后,形势发生了变化。

智利码头工人受到镇压

智利码头工人受到镇压

这场罢工同样重要,在于在行动不仅挑战码头老板,更动摇了该国自皮诺切特独裁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严苛的《劳工法》。根据这部法律,码头老板拒绝与工人集体谈判,坚持把固定合同工人和零散工分开,而零散工占码头工人总数的80%。

工人们拒绝遵守这项有悖民主的规定,并将行动升级。全国九个码头的工人加入罢工,提出自己的诉求(包括抗议打压工会,很多案例中也提到资方欠薪)。该行动的重大意义,在于打破了皮诺切特《劳工法》中禁止联合罢工的规定。

罢工进行一个月后,全国码头工人赢得了大部份的要求,包括集体谈判权。社会主义革命组织(CWI智利)的新刊物《Werken Rojo》中讲到:“此次冲突将对智利全体工人阶级产生重大影响。首先,它显示出坚决的联合行动,可以摆脱劳工法束缚的,让工人们取得胜利。”

智利和葡萄牙的胜利也反映出码头工人(其他行业的工人也是)的经济影响力大大增强。这是由于许多国家的经济体,尤其是南欧国家,转向“出口导向”的资本主义战略。在智利,资本主义媒体谴责此次罢工,使得出口公司损失数百万美元,尤其影响了易腐商品的出口。

国际团结行动万岁!

欧洲码头工人声援葡萄牙罢工

欧洲码头工人声援葡萄牙罢工

此外,以上胜利还体现到,国际团结行动这一因素对国际工运中的重要作用。为表示对葡萄牙码头工人的支持,国际上曾组织了两天的行动。最近一次发生在一月份,当日,在瑞典、法国、美国等国,工人发动了包括罢工在内的声援行动。在智利,行动除了也扩展至全国,也得到了整个拉丁美洲乃至更远地区的积极而重要的响应。阿根廷港口抵制来自智利的商品。在胜利之几天,欧美港口也准备采取类似行动。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多次强调,在各国经济联系愈加紧密的背景下,国际工运有必要跨国协调、动员国际工人阶级的力量。欧洲国家尤其需要如此。整个欧洲大陆,尤其是南部国家,“三驾马车”和资本主义政府发动一系列联合攻势,劳动者饱受困苦,因此迫切需要国际协调的反击行动,包括国际罢工。葡萄牙和智利码头工人的成功经验,可见这方法能够赢得成果,我们呼吁国际工运多加留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