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为妇女权益而战

2014年3月25日 下午 5:35Views: 124

全中国最“富裕”的城市里,妇女却深受性别主义、歧视性法例,以及贫穷打击

邓美晶与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三月八日(星期六),社会主义行动(CWI香港)连续第四年发起国际妇女节集会,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外,聚集起不同国籍的妇女,大约有40人出席。重要的是,这是香港唯一真正的“国际”妇女节活动,目的是从不同的族裔社群和各分散的斗争中,展现出需要团结抗争,打倒歧视和女性压迫。

国际主义

在今年的集会里,有来自非洲、中国内地、印尼、菲律宾、斯里兰卡的妇女,与香港的男女社运分子参与。多个组织有发言人,包括“难民联会”。难民发动了数月的占领行动,反对政府营运的难民服务歧视和贪污。社民连、荡妇游行香港、香港女同盟会也有发表讲话。

2014年,外佣对抗奴隶式的雇佣法律尚在进行,这是香港最受注目的妇女与工人抗争。印佣Erwiana被雇主暴力虐待七个月,演变成国际议题,香港被称为“现代奴隶制”社会。就此,本年举行了几场大规模的游行都相当成功。香港约有330,000名家庭佣工,在歧视性的法律中生活和工作,大多数来自菲律宾和印尼,也有些来自泰国、尼泊尔和缅甸。她们工时极长,现时几乎没有法律保护她们对抗无情的中介公司的经济勒索,或者在家中遇到的身体虐待。

三月八日,“难民联会”的Adella在时代广场发言

三月八日,“难民联会”的Adella在时代广场发言

对外佣的剥削

常见到,中介公司收取外佣“介绍费”或“合约费”港币21,000元,等于她们首七个月的薪金。每次外佣找新雇主,就要再次征收此,所以就算遇到雇主暴力虐待,也吓得不敢终止合约。政府的“雇佣同居”规定, 令外佣要24小时随时候命。许多外佣一日工作18-20小时,而因为香港的居住空间细小,在家中毫无私隐。外佣一般睡在客厅,有时睡在走廊,或厨房地上,令她们更易受暴力对待、骚扰,甚至是是性骚扰。对外佣的压迫是对所有妇女制度性压迫的极端例子,影响到所有本地工或外劳。

三月九日(星期日),是外佣一周里唯一一天的假期,由多个外佣团体组成的联盟举办游行,超过1,000名外佣参加。“We are workers, we are not slaves!(我们是工人,不是奴隶!)”的口号响彻天际,获得不少旁观者的支持。

是次游行特别针对政府最近舆论上攻击“跳工”,同时港府企硬反对废除压迫外佣的雇佣条例,例如雇佣同居规定和两星期条例。后者强令外佣需在合终结束后十四日内离开香港。

最近,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健宗表示:“…容许外佣在外居住,会偏离输入外佣的基本原则。”但如印佣工会(IMWU)代表Sringatin在游行当天向传媒表示,这规定阻吓外佣投诉雇主,因为她们不单会失去工作,还会失去居住地方。游行者谴责政府指控她们“跳工”, 在现行规定下这实质上并不可能。

“We are workers, not slaves!”Erwiana受虐事件突显了对外佣的剥削

“We are workers, not slaves!”Erwiana受虐事件突显了对外佣的剥削

尽管这是国际妇女节最大规模的游行,任何支持妇女权益或女权主义的组织明显都应参加,但除社会主义行动外,当日参与的香港团体寥寥可数。多名外佣组织发言人也有讲话,包括“Justice for Erwiana!”运动的Eni Lestari,她报告说她最近曾到印尼探访Erwiana,以及她的家人和支持者。“香港难民联会”的Puji Babul亦以印尼语发言。

暴力对待女性

在铜锣湾时代广场举行的三八妇女节集会得到“香港荡妇游行”的支持。“荡妇游行”以反对性暴力为题,而社会主义行动几年积极协助建立。根据“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的数据显示,在香港,每七名女性中就有一名是曾经历过性暴力对待。社会主义者解释,资本主义建基于性别和阶级压迫,是女性受暴力对待的根源。

从很多例子可见,国家机关中(法官、警长以至右翼建制)巩固性别压迫、宣传剥夺女性权利和自由的思想。上年,保安局局长黎楝国批评女性应该少饮酒免被强奸,就是当中的“典范”。这言论触动激怒很多人(尤其是女性),令她们更积极去挑战性别主义思想,以及制造此思想的制度。

三月九日,外佣游行为Erwiana及所有外佣讨回公义

三月九日,外佣游行为Erwiana及所有外佣讨回公义

啬吝的福利开支

同一群政客在兜售守旧的女性观念之余,亦延续性别不平等的经济政策上。新自由主义政府的政策下,公共开支变得倾斜向大财团(《经济学人》将香港评为裙带资本主义之中的首位),而忽视老人和儿童的护理服务。这迫使很多贫穷家庭的妇女留在家中,无偿照顾家庭。或者如果家庭较为富庶,则聘请低薪家佣,以照顾儿童或老人。

在三八集会里,社会主义行动其中的一个主题是全民退休保障。香港作为全球最发达经济之一,却没有这一保障。现时制度排除了未经正式聘用的家庭主妇,剥夺了女性应有的退休保障。

因此,在香港每三名老人中就有一名是活于贫穷,当中的大部分是女性。超过3万名已介乎退休年龄的女性,依靠每天在街道上执拾废纸皮谋生。

难民抗争

本年度三八集会的其中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有女性难民参与。她们现正在占领社福署总部大楼外的街头。“难民联会”派了大群人参与活动,一名来自乌干达的女难民Adella讲话,解释为何她们正在抗争,以及女性在当中的重要角色。社会主义行动支援“难民联会”的占领行动,寻求方法克服政府造成难民的孤立,并将事件向外宣传。当天,“难民联会”的街站反应良好,可见到有潜力争取很大公众支持。

除了出版中文杂志之外,香港社会主义行动、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在中国和台湾的支持者也出版了女性抗争特刊,纪念国际妇女节,并接触到不能阅读中文的女性(例如外佣和难民)。较早前,我们派发了四种不同语言的传单(中文、英文、菲律宾语和印尼语),声援外佣抗争。

如有兴趣订阅我们的《女性抗争》的英文小册子(HKD 10/本,附加邮费HKD 10),可以电邮至socialist.hk@gmail.com

国际妇女抗争的英文小册子,由社会主义行动出版

国际妇女抗争的英文小册子,由社会主义行动出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