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群众占领立院运动 撼动马政府

2014年3月27日 下午 12:57Views: 402

打倒国民党的不民主统治  下一步是全台大罢课!

邓美晶(台北)与Vincent Kolo(香港)

上星期,数以万计的示威者挤满台北立法院周围的街道。《华尔街日报》称之为“台湾史上最大型的学生抗议”。马英九总统上台六年后,经历了一连串的危机与高层之间的分裂,还有民意调查的支持度跌至9%,现在可谓四面楚歌,为自己的政治生涯挣扎求存。

马英九与国民党政府仓促通过与不得人心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激起了群众反抗。这协议去年6月由中台两地政府签署,将会令两地经济的服务业失去规范,独利财团,牺牲工作职位、工资和工人权利。

政治有句名言∶“a week in politics is a long time(政治,一星期已太久)”。尤其在政府无法抑制运动,并在星期日晚间至星期一凌晨(3月23-24日)命令警察残暴镇压后,令示威演变成整体反政府的斗争,服贸本身反而变成次要问题。这情形呼应着去年土耳其、巴西和乌克兰的斗争。一名部落客形容斗争“从反对不公义的服贸升级至捍卫台湾民主的战争!”

反对新自由主义服贸

国民党的议席数目远远大于其真正社会代表性,政府仗着议院的大多数,决定迅速批准《服贸协议》,令国民党被视为走回独裁的传统。由于政府愈来愈与独裁的中共关系紧密,社会广泛存在一种恐惧,不仅由于经济状况,也由于新闻自由与民主权利被蚕食。

3月18日(星期二),当300名学生首次占领立法院大厅后,深受广泛声援。数以万计民众涌上台北街头,全国各地都有声援行动。占领者将自己困锁在大厅,抵挡警察初次驱散行动。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在台湾小规模的力量,每日在立法院外积极参与抗争,而我们一直都从阶级角度,而非经济民族主义的角度,反对马英九的两岸缓和议程,以及与北京关系愈趋紧密。政府的政策由中台乃至全球的资本家所驱动,将经济发展进一步倾斜富人而牺牲群众。

《服贸协议》也不例外,如果实施的话,将会加快外包与临时合约数量的上升,取代了真正的工作岗位。根据官方数字显示,台湾兼职、临时与派遣工在2013年合共有539,000人,是十前年的7倍。实际工资比15年前更低。台湾在这段时期曾执政的主流两大政治阵营都受到责备,无论是以国民党为首的泛蓝(亲中),还是其对手以民进党为首的泛绿(反中)。

虽然蓝绿两营就两岸关系在口头上争论不休,但实际上两营都支持亲资的经济政策。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台湾资本家利润的重要来源,因此亲资的逻辑就等同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服贸协议》也是如此,民进党并不完全反对,只想稍为修改。实际上,民进党支持服贸的“轻量版”,这事实也为在立法院抗议的青年所知。很多人对民进党领袖的矫柔造作感到愤怒,他们既想染绿运动,将之变为自己的选举造势,同时又不完全拒绝服贸。

国家暴力

3月23日(星期日),当年轻示威者闯入行政院,扩散占领行动时,政治危机迅速地升级。这行动是由学生之间的分裂发生,因为较激进的年轻人愈来愈不满领导抗争的主流学生团体,后者被视为采取调和路线,并用民进党政客充当与政府交涉的中间人。

警察大规模动员驱赶示威者,造成158人受伤,超过60人被捕。这镇压并不是占领行政院后作出的反应,而是预先计划好的 - 警察与政府计算过示威者人数会在星期日晚上减少,而进行镇压。总统马英九同日较早时在电视上声明,顽固地保护《服贸协议》,并警告学生结束“不合法”的占领行动,而要“尊重法治”,已经释出了镇压的暗示。在讲话后的数小时内,总统的突击队(据报导,有3,000名镇暴警察)让我们上了一课,学习到了资本家政客所谓的“法治”是什么意思。

在警察镇压当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Marie Harf盛赞“台湾充满活力的民主”。对在家收看新闻的年轻人与很多普通人民来说,镇压的暴力画面就如闪回镜头,回望昔日残酷的国民党独裁政权,并突显了资本主义制度下真正决策权永远由一小撮菁英垄断,民主权利是如何脆弱。很多人将警察镇压与1989年北京屠杀相比较。当然,更准确的比较是邓小平在1989年4月26日企图镇压失败,引起激烈反弹。

星期一警察的强致驱离维持了五小时,并以水车喷射胡椒水清场结束。社交媒体上有很多案例,是警察以抗议者的头与颈为袭击目标,包括对年轻女性。全程镇暴警察总共有七次猛烈袭击多数在静坐的人群。有一位工国委(CWI)的女性支持者目击行政院现场的情况,她在凌晨三时被拖出来。她告诉我们:“警察的策略是拖抗议者到盾牌后面,然后七至八个警察围殴一人。而且有些警察在笑。”

人群中一位医生恳求为警方人墙后的伤者做检查,但被拖走。工国委(CWI)一位成员形容镇暴水车在星期一凌晨4时半驶进去:“在场的群众没有挑衅警方,但水车就进来了。群众以手勾手组成人墙阻挡水车。这让在场群众面对警方的情绪转变成敌意,但幸运的是没有因此而造成暴动。”

自卫与非暴力

这与2013年爆发的土耳其与巴西示威运动有很多相似地方,警察有意恐吓并粉碎示威的决心而进行袭击,但激起反弹,增加对马英九的压力。引述马克思所说的“反革命的鞭策”,进一步激化形势,将运动向前推进。同时,镇压与“反革命”的威胁仍然切实存在。镇暴警察似乎收队了一阵子,但与执政党有联系的黑帮分子在深夜出现,企图制造混乱恐吓。以民主委员会组织自卫团队,以巡查并保护抗议阵地,现在非常重要。这任务应该连系至呼吁工会在抗议中扮演全面的角色。

不仅在台湾,在当今所有的示威运动里,就“非暴力”问题的辩论都有出现。甘地主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理论广泛流传在学生领袖中。可惜,不太多人了解到,印度反英殖统治的斗争是革命性的斗争,而国际因素(例如在中国的革命斗争)扮演着关键角色,削弱英国实力。此外,也有一种趋势,将战斗性的方法或挑战法律的方法,与支持暴力或“挑动镇压”的行动混淆起来。这议题需要在运动中民主讨论。社会主义者支持组织良好而有纪律的群众斗争,反对故意破坏公物的行动,也反对那些让政府占便宜的愚蠢行为。要达到这水平的组织力,需要有民主架构及清晰纲领,将运动推前迈进。这非常取决于工人阶级能否成为斗争的领导力量,并推出他们自己的独立政治代表。

罢课的号召蔓延

正在本文撰稿之时,全台约有50间大学表示支持罢课与杯葛课堂。工国委(CWI)在目前运动的要点是提出需要全台大罢课作为第一步,并转向工厂及工作场所,推进工会罢工行动。现在,仅是师生正在推动罢课,连工人阶级都开始有回响。因为下令警察镇压而被人民痛恨的行政院院长江宜桦,在传出罢工号召的消息后立即回应,罢工会“干扰经济活动社会安定”,从这一评论可见,政府很恐惧罢工的形势发展。

工国委(CWI)支持者强调罢课需要通过民主委员会与学生由下而上组织,而非因校方或学系菁英由上发动。罢课运动应该是集体的,以群众大会解释并积极争取支持,而非一些学界团体提出的“自主”个人手法。

但是,正如江宜桦的话所示,工人阶级才有真正的力量可以打倒政府。即使工会官僚的保守主义,加上工会存在一些弱点,工人始终是斗争取胜的关键。很多工会官僚公开拒绝号召罢工,亲国民党工会领袖甚至公开支持服贸。规模小的劳动党(史达林派为基础的政团)控制一些工会,并在正在抗议的学生支持下,于2012年领导过华隆纺织厂的罢工,但在今次的议题默不作声。即使有这些障碍,强大的罢课运动如果有意识地转向工人阶级,争取其支持,可以赢得对工人罢工的有力支持。

小地震波及中国

这场斗争代表着台湾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有一点被刻意淡化的,就是这危机给予中共独裁一个重大挑战。对北京来说,风险超越了服贸,甚至超越了对台战略。对台战略包括了捧起现今严重毁坏的国民党政权,并利用经济协议拉拢台湾资本家阶级过来北京的政治轨道。表面上,马英九的两岸政策似圆满成功,最近是于2月,两地政府自内战结束60年以来在南京首次会谈。但另一方面,这过程令公众深深觉醒到“中国化”的不仅是台湾经济,也是其政治体制,因为政客、大企业和媒体都争相讨好北京。

虽然无可能预见目前示威运动将带来的所有结果,我们似乎会见到台湾政治气候的转移,大大推高反中国、亲独立的情绪,并严重削弱对马英九与国民党的亲中战略的支持。

香港浸会大学的高敬文教授评论道:“北京害怕的是,与掌管台湾的国民党迄今仍然非常成功的对话,已经达到极限。”

对于群众反抗在本国发展起来,中共独裁一直相当敏感,中国害怕台湾抗议的程度,就如普京与俄国害怕乌克兰的抗议。在美国在2011年展开“重返亚洲”的军事政策,以抑制中国在亚洲愈来愈强大的政经影响力之后,便尤其如此。最近廿年来,北京与华府在对台问题上采取大致上合作的路线,两国势力都支持国民党,并抑制独立情绪。但是,这“三角关系”可能不会再持续得多久,美帝国主义愈来愈有决心抗衡北京,收复失地。

同时,台湾的群众斗争揭露了很多中国自由派与“民主派”的保守面目。他们在社群媒体上发文抱怨:“这不是我们要的民主”,并将抗议的“混乱”与中国文革作比较。

台湾的事变代表着中共独裁的政治地雷区,当中包括了国民党于2016年总统选举中有可能被民进党打败。台湾资本家作为马英九亲中议程的主推者,民进党在台资压力下,党内展开分裂。尤其在2012年败选,而民进党自己的分析归究于太强硬反中后,党领导层中冒起了一派要淡化该党“老旧”(即亲独)的修辞。即使如此,北京依然担心未来民进党可能重新执政,并非因为害怕民进党的领导人,而是该党会受到的群众压力 - 就像我们现在在运动中所看到的。

中共政权对台方针主要是以“稳定”为中心,以防台湾变得公开反对北京。台海危机的对立深化,有风险会恶化中国大陆的地域、民族和宗教冲突。从三月份在昆明发生的恐布大屠杀可见,现在少数民族地区(例如新疆和西藏)的动荡是是三十年来最严重的。北京害怕对台独的支持愈来愈大(这情况已在年轻一代中见到),会鼓励了被压迫少数民族争取独立或更大的自治权。

另一个关联是,我们已看到了台湾的示威如何威胁到中共政权在港的统治,此时香港在民主选举制度上弥漫着与中共摊牌的情绪。台湾的运动在香港获得了大量同情,并对“占领中环”的资产阶级领袖增加压力。这群领袖一直设法取消运动,并寻求与北京妥协。这星期,台湾警察的镇压被视为香港未来斗争的一面镜子,令人想起建制派曾声言威胁,假如“占中”开始实行,可以出动解放军对付示威者。

作为全球抗议和占领行动斗争的一部份,这两场斗争,以及中国群众潜在变化都有着重要的经验。工人国际委员会各国支部积极参与这些斗争,并通过从中总结这些群众运动的经验发挥了独特的作用,透过马克思主义分析的帮助,厘清和分享对未来行动的重要结论。

社义行动(CWI香港)主席邓美晶在台湾示威中受访

社义行动(CWI香港)主席邓美晶在台湾示威中受访

在运动中的工国委

自抗议行动开始,工国委在台湾的成员以及在香港的支持者一直非常活跃。我们主张以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取代服贸等新自由主义贸易协定,主张民主公营化大企业和银行,以打破台湾富豪对经济和政府政策的控制,包括两岸政策。我们认为,唯有工人阶级团结斗争,才能打倒资本家及其政府。这意味着要团结在台湾受超额剥削的移民工,并争取国际上工人的支持,包括中国大陆的工人,他们当中有700万人受雇于台资工厂中。

工国委(CWI)的社会主义讯息,在现阶段运动中,虽然显然只能算是少数派,但已经获得了良好的反应。在短短四天里,工国委(CWI)的台湾杂志《社会主义者》已售出超过400本,许多新脸孔都主动来我们摊位协助。其中一位活跃分子相当欣赏我们的杂志及对斗争的分析,于是一口气买下了50本,在她所属的组织内分发。

近年,民族问题,以及与中国大陆关系的棘议题曾经退居二线,大多数台湾人宁可“不去想这件事”。但是,最近的运动不免会将这问题重新聚于光灯下。这场示威运动、工人阶级和左翼力量,都必须为此做好准备,提供一个指向群众团结斗争的方案。工国委(台湾)支持自决权,即如果台湾人民以民主的方式选择独立的话,我们将予以支持。但只有作为国际社主义斗争、反对资本主义及帝国主义的一部分,这权利才能实现。我们以社会主义的反资路线对待民族问题,即完全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在亚洲的军事外交游戏,也反对其他列强(包括中国、日本乃至台湾资本主义国家)的军事野心。国际上与横跨亚洲的工人阶级,围绕着社会主义的纲领动员起来,是有能力打倒资本主义及其战争机器的唯一力量。

工国委(台湾)的成员及其支持者参与这场大规模斗争的主要焦点,是在于提出方案,将运动升级以打败政府,包括关于纲领的重要问题,尽可能吸引最广泛的人民加入斗争,并展示如何可以保证胜利。这包括以下要求:

  • 组织全台大罢课,向政府反击-在国高中和大学里组织民主罢课委员会。
    呼吁工人与工会发动廿四小时总罢工,以示团结声援
  • 废除《服贸协议》!
  • 打倒马英九,国民党政府下台!继续将运动升级,迫使政府辞职,召开大选!
  • 独立公开调查3月24日警察镇压,严惩落命令的警察!
  • 建立工人阶级的政治替代,取代亲资的蓝绿两营。建立新的工人政党,以社会主义政策抵抗经济危机和资本主义

如果你在台湾,想在运动中协助我们,请致电:0983 252 840

工国委(台湾)BLOG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