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克里米亚脱离乌国 加入俄罗斯

2014年3月30日 上午 11:32Views: 298

各列强之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恶化

Niall Mulholland 工人国际委员会

3月16日,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结果是压倒性的大多数赞成加入俄罗斯。根据官方所声称的结果,96.77%投票赞成加入俄罗斯,投票率为83.1%。数以万计的群众在克里米亚的首府辛菲洛普庆祝。

3月17日,地区议会宣布克里米亚共和国正式成立。总统普京和克里米亚的领导人在3月18日签署协议,正式确定克里米亚区域纳入俄罗斯。

克里米亚变相的领导人谢尔盖.阿克肖诺夫,宣布下周克里米亚将正式推出卢布作为第二法定货币,与原来的货币是乌克兰格里夫纳并列。克里米亚议会决定,在这个半岛上的乌克兰国有财产将被国有化,在克里米亚境内的乌克兰军队将被“解散”。

西方国家领袖谴责公投为“不合规则和非法的”,并指责普京挑起种族分化。欧盟与美国发起了没有什么牙力的旅游禁制,以及财产冻结,对抗俄罗斯与克里米亚的官员,且也威胁会有其他制裁。但西方列强在惩罚俄罗斯的程度上出现分歧。许多欧盟成员国担心,以眼还眼制裁俄罗斯的话,可能严重损害欧盟疲弱的经济。

尽管西方对于俄罗斯介入克里米亚感到震怒,美国和欧洲列强也曾做过类似的行动,且规模更大、更血腥。西方帝国主义曾违反自己的国际法,侵略并占领伊拉克和阿富汗,并在这两国监督“选举”。在1999年,北约对南斯拉夫政权多个月的轰炸,是科索沃在西方支持下举行独立公投的前奏。

当然,克里米亚公投并没有在自由民主辩论与选择的条件下举行的。继在西方支持下拉倒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后,“自卫”军(包括本地军队,以及被广泛认为是未表露身份的俄国军队)控制了在克里米亚军事基地和战略重点。

议会投票决定,俄语人为多数的克里米亚离开乌克兰,并加入俄罗斯。公投只是一个橡皮图章,并只提供两个选择 - 与俄罗斯融合或扩大自治权。

所有亲乌克兰的媒体被关闭,国营媒体连续数周发动亲俄罗斯民族主义的爆炸性宣传。克里米亚的少数鞑靼民族和以乌克兰为母语的人口(占总人口的40%)抱怨弥漫着恐吓的气氛,其中大部分人抵制公投。

不过,亦有许多的克里米亚人投票赞成加入俄罗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新基辅政权的反动性质及其上台的方式。

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抗议

由于多年的经济停滞和恶化的贫困,以及对腐败、专制政权和其背后寡头势力深深的愤怒,激起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抗议,反对亚努科维奇。

这场反抗展示出革命的元素,迅速揭示了腐败的亚努科维奇政权缺乏支持。防暴警察在独立广场的暴力行为,激起了广泛民众的反感,令政权崩溃。

然而,在没有执行独立阶级路线的工人群众组织的情况下,反动的反对派政客,包括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和极右势力,占据了示威运动的主导地位。反闪米特人的自由党(Svoboda party)和法西斯派的正义部(Right Sector)成员在基辅市中心等地担任突击部队。他们身体袭击尝试加入抗议的工会成员和左翼分子。

基辅的新政权的反俄言论,加上极右派把持部长级职位,挑起了少数俄裔人的恐惧,其主要是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拉达(乌克兰议会)首几个决定中,包括了贬低俄语的使用,以及投票取缔“共产党”。

克里米亚作为乌克兰最贫穷的地区之一,许多克里米亚人都担心,基辅新政权会同意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援助协议,与严苛的紧缩措施连系,令他们的生活水平进一步下降。

但公投的结果将无法为克里米亚人带来和平、稳定和繁荣。生活水平不会因克里米亚融合疲弱的俄罗斯经济而有任何改变。

普京专制政权及其背后的寡头势力干预克里米亚,并在过程中掀起俄罗斯民族主义,不过是为了捍卫自己“邻近”的地缘战略利益。克里米亚半岛是俄国与基辅及其西方支持者之间拉弦的焦点。基辅及其西方支持者的目标是扩张帝国主义势力和影响力至俄国边界。

这令一个危险的军事力量建立起来。上周,华盛顿下令在波兰、立陶宛和黑海举行军事演习。克里米亚公投后,乌克兰议会批准了动员40,000后备军中的一部分。双方都表示不打算在乌克兰发动战争,但局势越加紧张,可能会引起“在地化”的冲突。

诡辩的政客

乌克兰各地的工人阶级将为危机升级付出代价。上周末,在东部城市顿涅茨克和哈尔科夫爆发了亲乌与亲俄示威者的冲突,并有几个人被打死。如果这种冲突持续发展,可以令以俄裔为大多数的地区发动更多公投、试图脱离,以及有可能整个国家血腥地分裂。

只有有组织而团结的工人阶级,并配合独立的和国际主义的政策,才可以有效地对抗反动的民族主义,结束大资本家插手干预。

在基辅、辛菲罗波尔和莫斯科的民族主义诡辩政客,或者能收割群众的恐惧,享受着广泛支持,但他们亲市场政策和民族主义,将不会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或者结束腐败和压迫。已经有很多反对亚努科维奇的人抱怨,另一批无赖骗子夺取了政权,并将地区政权交予其寡头同党。

从工人和青年在波斯尼亚的反抗可见,对抗恶劣的社会经济状况、对抗腐败政客的新浪潮是不可避免的,但他们需要有组织的政治表述,提供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