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院运动进入关键阶段 - 运动需要内部民主,蔓延至学生以外的社会阶层

2014年4月3日 下午 9:27Views: 41

致胜的关键:组织由下而上的全台罢工罢课!

工国委(CWI)台湾

反服贸占领立法院运动踏入第三个星期,这场运动撼动了台湾和中国的统治菁英,当地的统治者都恐惧这将变成群众反抗的示范。这场运动明显不单单关于服贸协议,而是反映对经济不公义、马英九政府不民主的深深忿怒。马英九政府在血腥镇压占领行政院后,又动用媒体抹黑运动,更以黑帮势力威胁抗议者。可惜政府徒劳无功,330的凯道大游行,超过五十万民众上街!

最新消息,万泰银行工会投票大比数通过罢工,并将会确定罢工日期,很可能在本月中下旬发生。单是这一消息就会鼓动起群众声势。正如工国委(CWI)从斗争开始时就指出,工人罢工将会是反服贸运动的转捩点,因为工人的经济权力可以在实际利益上打击政府与商家。

可惜,如果示威学生的发言人有强调以上这点,罢工罢课的声势会更大,尤其在3月24日占领行政院被镇压后,罢工罢课曾获得巨大回响。可惜,由于学生领袖对自己的力量太有信心,对工人阶级力量的信心太少,令这机会错失了。当然,即使要组织全台的罢工罢课运动,仍要跨过不少障碍(工会与校方官僚的打压),但只要有清晰明确的方法,组织全台24小时总罢工是绝对有可能的。

twprotest-1

运动领袖会与政府达成协议吗?

3月30日(星期日),五十万人上街到凯道抗议,我们见证了台湾群众抗争的历史。但是, 在这波澜壮阔的游行后,学生领袖未能提出运动如何升级,向马英九增加压力,而且没有谴责3月24日警察镇压行政院的暴力。相反,学生领袖的立场变得与民进党政客愈来愈接近,并淡化对罢工罢课的号召。此外,由于学生领袖依赖学界菁英由上而下发动罢课,并强调个人式的“自主罢课”,而没有在学生群众间组织起来。罢课运动目前仍然相当零散。

群众对流血的愤怒没有被组织起来,强化运动。此外,学生领袖一直没有与民进党割裂,在民进党的压力下,其论调与绿营政客愈来愈一致,只要求对服贸“先立法,后审议”,这等同让服贸小修小补后再“民主”地通过。我们不能排除学生领袖可以一退再退,与国民党达成协议,轻则赢了半步退让就结束运动,重则完全妥协、无功而返的可能。

但是,万泰罢工,加上学生领袖愈来愈受到激进派的压力,可以迫使学生领袖再走远一点。甚至如果万泰罢工引发连锁效应,工人阶级在运动的角色将会大大提高,取代目前软弱的领导。

不要“黑箱”领导层 运动需要民主化

黑岛青等学生团体冲进立法院,启动了占领运动。这些团体都是规模细小的典型社运组织,他们可以在抗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并有权在运动中具占一席位。但这些小团体并未有准备进行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更莫说自封为唯一领导。现在,有需要向工会与工人组织、学生组织、政党与政团,以及想参与抗争的人打开大门,建立广泛的代表架构。

在数以十万人的斗争里,有必要举行群众民主大会讨论斗争的策略,以及其主要诉求。所有与政府的谈判,都需要有大会选举产生的代表参与。因此,工国委(CWI)一直强调在每间学校、工作场所成立民主的罢课/罢工委员会,并定期在占领现场举行大会。

学生领袖受到国民党的压力下,加上与民进党合作,愈来愈淡化运动的诉求。在没有民主决策下,他们有可能与政府达成协议,沦为运动的刹车掣。工国委(CWI)强调,任何与国民党达成的协议,或者解散运动的决定,必须要在民主大会上决策。

运动要延续下去,必需要开放予社会各阶层参与,召开群众大会讨论重要决定,并投票产生代表,建立民主的架构,确保可以有清晰的方向走下去。不幸的是,正如愈来愈多年轻参与者所批评,主导的学生团体以官僚的方式由上而下操控运动。这只限制参与者的行动自由,只会阻碍群众自我组织的发展。组织工作控制在一小撮的学生手里,很可能会令他们疲倦而无法继续下去,缩窄了抗争的规模。

甚至有声音指,学生纠察队禁止批评者在立法院现场派发传单和发言。这在华隆罢工里就曾经发生过,学生自恃为社会菁英,代替了工人决定罢工的策略,甚至以不民主的方式禁制不同意见的讨论。

运动的民主架构不是奢侈品,而是致胜的基本条件之一。过去一个多星期里,工国委(CWI)的刊物销售与成员招募已经取得佳绩,我们将会用参与这次运动所得的资源,宣传将运动民主化为的当前任务,并积极连系任何对目前学生领袖持批评态度,并愿意为此奋斗的组织。我们亦需要集结学生支持者,在学校内进行街站宣传,召开大会,全力宣传全台罢课。

twprotest-fea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