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学生领袖解散占院运动

2014年4月8日 下午 3:04Views: 58

诉求尚未达到,解散是严重错误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台湾)

学生领袖宣布将于星期四解散占领立院运动,接受王金平的立法监督条例的条件。可是国民党占立法院大多数,在监督条例下,只是让政客在立院行礼如仪地对服贸半推半挡,服贸经过民进党的小修小补之后仍然可以通过,全无实质效果。

工国委(CWI)与社会主义者并非拒绝一切妥协。在运动里有时并不可能赢尽所有诉求。但是,学生领袖接受了王金平提出的条件,实际上几乎什么也争取不到。对一场历史性的群众斗争来说,这是惨淡收场。解散占领行动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twnodeal-1

警察无后顾之忧,发动政治检控

占领运动冒然解散,政府看到群众手上再无筹码,就会准备政治检控报复。警察已经准备政治检控或逮捕超过90名占领行政院的示威者。在未确保政治检控被撒销前,达成协议并解散运动是不负责任、令人遗憾的。要受到惩罚的应该是江宜桦等国民党政客,而不是非暴力的示威者。

学生要回校考试?

有学生及教授表示,学生要回校考试,因此要解散运动,这是只望见几棵小树而看不到森林的狭隘目光。即使学生有学业压力,需要回校考试,但在占领现场还有社会其他阶层的参与者的,应该吸纳他们继续占领立法院。正如工国委(CWI)一直强调,单靠学生并不可能赢得斗争,需要扩大战线至年轻工人、中学生乃至最重要的工人阶级。若果组织工作控制在一小撮的学生手里,他们会因为身体疲倦或学业压力而无法延续下去。

群众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可惜,学生领袖启动了运动后,并没有预视到这场斗争会持续之久,规模之大。群众运动并不是自来水的开关掣,可以随时开关。运动在解散后,要再重新动员起来就会倍加困难,尤其是今次是以妥协收场,令不少欲抗争下去的参与群众信心受到打击。政府准备新一轮打压措施,并加强政府大楼的保安,以防占领行动再次发生。行政院会变得紫禁城般防卫森严。

当然,我们并非指这场斗争已被打败,但打倒国民党的历史性机会的确被浪费了。国民党的政治打压与亲商攻策,不免会激起新一轮的群众愤怒与反抗。这场斗争未来可以重现,但只有在今次汲取重要的教训,才能确保未来真正的胜利。

学生受民进党影响

学生领袖与民进党紧密合作,因而直接简接受到绿营领袖的影响,要确保运动限制在“安全”范围。如果运动的政治方向激进化,会挑战到整体蓝绿两党制,即是挑战到台湾整个资本家阵营,民进党是不欲见到的。民进党只想收割运动作为今年11月选举以至2016年总统选举的选票利益。工国委(CWI)主张,任何团体(包括民进党)都有权动员支持者参与运动,但绝不能以幕后手段不民主地操控运动,骑在运动上用作选举资产。

学生领袖是否害怕运动过于激进,失去自己的控制而超出民进党的范围,因而急于解散运动?

运动民主化,决策权交回群众

工国委(CWI)强调,任何与国民党达成的协议,或者解散运动的决定,必须要在民主大会上决策,应当向工会与工人组织、政党与政团,以及想参与抗争的人打开大门,建立广泛的代表架构。目前,学生领袖在议场外举行的所谓“公民宪政会议草根论坛”,根本没有实质的决策权,最重大的解散运动的决定,在论坛上完全没有提及。

如果运动有开放予社会各阶层参与,召开群众大会讨论重要决定,并投票产生代表,建立民主的架构,就可以有清晰的方向走下去,不会造成今次解散运动的不民主决定。不幸的是,主导运动的学生团体以官僚的方式由上而下操控运动,阻碍了群众参与决策。解散运动的决策过程是不民主的黑箱作业。

拒绝妥协,我们可做什么?

如果在未来48小时内向学生领袖施压足够压力,是可以迫使他们重新考虑,改变这个错误的决定。为了表示拒绝妥协,反对解散运动,要求彻底拒绝服贸协议,结束国民党的不民主统治。请到黑岛青脸书上留言发声,更重要的是到达占领现场表示抗议。

工国委(CWI)反对这次妥协,我们要求抗争继续下去:

  • 拒绝妥协,继续抗争争取胜利
  • 组织全台大罢课,向政府反击-在国高中和大学里组织民主罢课委员会
    呼吁工人与工会发动廿四小时总罢工,以示团结声援
  • 废除《服贸协议》!
  • 打倒马英九,国民党政府下台!继续将运动升级,迫使政府辞职,召开大选!
  • 独立公开调查3月24日警察镇压,要求下命令的江宜桦下台!
  • 建立工人阶级的政治替代,取代亲资的蓝绿两营。建立新的工人政党,以社会主义政策抵抗经济危机和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