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案:未来基金没有未来

2014年4月16日 上午 6:00Views: 68

香港公共开支进一步紧缩

大坑东 社会主义行动

2月底政府公布财政预算案,一如既往并无令劳苦大众受惠。香港的贫穷人口已接近120万,长者贫穷率更达32.6%,有大约27万人,政府于2013/ 14年度的预计盈余为120亿元,财政储备预计增加至7,459亿元,但吝啬的理财方式始终不变。政府谨守“大市场小政府”的教条,维护商家财团的经济特权。梁振英选举时标榜自己基层出身,但其重商取态比曾荫权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政府预测来年经济有增长,但一次性的宽减措施由去年的330亿减少至200亿,公屋免租由两个月减少至一个月,取消电费补贴。此外,曾俊华更以2,200亿设立“未来基金”,以此把更多资源投放在地产基建项目上,对教育、医疗和房屋等生活所需的投入则仍旧缺乏。梁振英选举时标榜自己基层出身,许下多个惠及基层的政策承诺,但不到两年原形毕露。在今年的预算案,政府正准备打击全体工人阶级的工资与条件。今年减少派糖只是开始,从1998-2003年的经验就可见到,当经济放缓甚至有“硬着陆”的危机时,政府的打击会更为猛烈。

未来基金:资本家为经济危机的准备

预算案计划以2,200亿元设立“未来基金”,在首十年用作高风险投资。“未来基金”用于多项大白象基建工程。在未来经济危机时,政府将全面紧缩其他项目的开支,“未来基金”的作用就是先将大资本家的财宝分开存放,确保其利益不少减少。

 

基建投资包括在施政报告中提过的“东大屿都会”,在大屿山东部兴建人工岛,将之发展为商业都会,作非住屋商业用途。与高铁、港珠澳大桥、新界东北发展等大白象工程一样,仅为建造商和地产商制造牟利机会,特别是中资财团提供大量项目以牟利,同时提供更多空间给予地产发展商的贵价住宅项目。工人阶级与穷人根本不能受惠。

预算案所增加的公共开支,是对基建的投资,为发展商牟利,而不是增加教育、医疗、公屋等开支惠及穷人的。今年,港府将会耗资781亿在基建项目上,数目远超过社福开支。政府近年对生活所需范畴的资源投入有减无增,各项目开支占所有公共开支比例中,最明显的是,由2005年至今基建增加了37.1%,而教育则暴跌了21.3%。可见,梁振英的经济政策更倾斜于商家,比曾荫权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新成立的反未来基金组织“青年重夺未来”的资料,2,200亿足以香港所有大专生,免学费31年;4次全民退休保障的种子基金;兴建36万间公屋。

此外,在官商勾结与官僚架构底下,近年的基建投资不断“结构性”超支,高铁在2013 年已超支44亿,约 12%;港珠澳大桥超支88 亿;西九文化区2008 年预算216亿;2013年预算近500亿。

向富人派糖

曾俊华假惺惺投诉梁振英派糖太多,但派糖最大的受惠者是资本家。代缴一个月公屋租金和发放一个月额外津贴合共只用了37亿。相比之下,宽减薪俸税、利得税和宽免差饷合共则需163亿。再看每项一次性的优惠,政府是对中上阶层与商家财团大搞“民粹”。

宽免差饷的最大得益者,是坐拥大量物业的财团,包括写字楼和商铺等非住宅物业。据估计在差饷宽免中最受惠的机构可获宽免高达大约三千多万元。持有自住物业的中产人士,尚可以在宽免两季差饷中得到2千多元优惠,但无上车的贫民就一无所得。薪俸税宽减是把钱给予工资较高而有纳税的人士,但在职贫穷人士却不能受惠。一年收入少于12万元而不用纳税的更不能获得分亳,而现时有超过一半的劳动人口是这类别的,有超过200万人。利得税宽减是只是输送利益至大财团的手段,大企业拥有大量分公司和子公司,可以获得多重宽减优惠。

特首财爷理财的分歧代表什么?

今年预算案吝啬至极,是香港开始进一步转向紧缩经济政策。偏向唐营的曾俊华以“人口老化”和“结构性财赤”作为新的恫吓词,警告香港不能走向“福利民粹主义”。这似乎是唐梁之争在经济政策上斗争的延续。梁振英大举投资基建,目的之一是引入中资财团势力,巩固自己的党国资本在港的统治势力。曾俊华代表的则是自由市场派的金融界利益,要确保大市场小政府的教条。两人的理财哲学上的不同之处,在于要侍奉不同派别的资本利益,但两人都是劳苦大众的敌人。

4月13日(星期日),社义行动反预算案游行,反对难民外判机构

4月13日(星期日),社义行动反预算案游行,反对难民外判机构

反预算案的抗争

社民连、人民力量与黄毓民于4月16日开始拉布,争取全民退休保障,反对预算案的未来基金。社会主义行动支持是次抗争,认为政府应该大幅增加医疗、教育、房屋、退休保障等社福开支。汲取过去的高铁的教训,大白象工程并不能为工人提供良好的就职机会,反而建筑工人会受到削剥。因此,建立战斗性的工会力量,是未来增强反重商政策的重要一环,迎接未来新自由主义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