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裕元鞋厂大规模罢工

2014年4月17日 上午 5:58Views: 307

超过四万名工人罢工 瘫痪全球最大鞋具厂 劳工纠纷怒吼中国

中国劳工论坛 报导

过去三日,台资企业裕元在东莞有10间鞋厂中,有6间爆发罢工,事由工人揭发资方没有按法例缴足社保以及住房公积金。

“资方欺骗了我们10年。”一名女工告诉《路透社》说:“高埗(地方)政府、劳动部、社保机构和公司都在欺骗我们。”

“我们很多人都发现,资方为我们的社保供款每个月少了至少200元,已将近20年了。”另一名工人向香港《南华早报》说道。

罢工数字飙升

这场罢工象征着新一波的工人斗争浪潮,尤其在广东以至中国其他已发展地区。最近,三星、联想、诺基亚和沃尔玛等企业都受到波及。根据《中国劳工通讯》的研究显示,在2014年首季,罢工次数对比去年同期上升了三分一。该组织的报告也指出,警察介入和拘捕次数是去年同期的四倍,可见“地方当局更强硬回应”。最近,不少工运分子受到法院审讯,也证实了这个趋势。

东莞名为“世界工厂”,拥有约1,000万劳动人口,由于全球经济危机以及中国传统出口市场放缓,近年经济受到重创。过去该市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罢工,抗议拖欠遣散费、工资或周边保障。当中包括,裕元鞋厂上次于2011年爆发罢工,当时有7,000工人抗议裁员和削减工资。

引用中共喉舌《环球时报》所指,今次裕元罢工“规模巨大”,有数以万计的工人参与。由于官方审查造成资讯不流通,不出所料,各媒体所报导的参与人数均不同,从1万人到更多不等。罢工在中国当然是非法的。有与罢工工人联络的NGO分子张志如(译音)称,4月14日(星期一)有超过3万人罢工,然后在星期二有更多人加入。理应掌握国安机关情报的《环球时报》报导,罢工工人高达4万人。

4月14日(星期一),数千名裕元工人游行

4月14日(星期一),数千名裕元工人游行

“违法行为”

台资企业宝成国际集团旗下的裕元鞋厂为鞋具代工,就好比富士康为电子产品代工一样。裕元网站宣称公司是“全球最大鞋具品牌的制造商”,每年为Nike、Adidas、Reebok、ASICS、New Balance、Puma、Converse、Salomon、Timberland等品牌,生产三亿对鞋。没错,上述品牌都是由同一班人制造的!

近年,裕元开始缩小在中国的业务,将生产线转而到印尼和越南等工资更低的地区。由于企业纷纷撤离,搬到工资更低的内陆省分,因此工人的抗议次数急升,以反对拖欠遣散费或削减成本。

根据中国的法律,所有公司都需要为工人全数缴交强制性的社保 ─ 包括退休金、医疗保险、住房津贴和意外保险。最近的法律改革令农民工在迁出城市时,可以连带这些保险转移,令到工人们更能留意到公司有否履行责任。设于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最近调查了400所企业,当中竟然没有一所是有全数缴交应付的社保费用。因此,裕元鞋厂工人面对的问题,实际上是整个制造业的问题。

“我有同事估计,裕元几年来拖欠工资高达10亿元。”一名中层管理职员告诉“中国劳工观察”。

4月5日,裕元鞋厂开始罢工,数百工人抗议,堵塞了附近的天桥。公司回应会保证解决事件,但后来没有满足工人要求,引发工人于4月14日再次罢工。数以千计的工人参与抗议游行,带同横额,写上“还我社保,还我住房公积金!东莞宝成(裕元)违法可耻!”

政府从广州和珠海动员了大约2,000名警员,根据目击者透露,有20名罢工工人被捕,甚至有手持横额的工人被殴打。一名工人向“自由电台亚洲”表示,有罢工工人在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后被送往医院。重要的是,警察镇压反而强化了工人的意志,令更多人加入罢工,与其他地方的现象相似。未来数天将会是关键,裕元已经发出最后通牒,威胁若果员工在三天内不肯返回工作,就会将其解职。

工人们利用社交媒体作为建立罢工的重要工具,这趋势在中国罢工和群众抗争中经常发生。根据一名裕元工人所说,过千名工人在4月5日第一次抗议的前几天加入了一个网上QQ群组。这个群组已经被当局查禁,但工人们也建立了新的群组并吸引了更多人加入。

还我社保,还我住房公积金!东莞宝成(裕元)违法可耻!

还我社保,还我住房公积金!东莞宝成(裕元)违法可耻!

镇压加剧

正当裕元罢工在爆发之际,广州法院判决11名保安去年在广州中医大学医院进行长期罢工为“纠众滋事”。《金融时报》正确地将判决描述为“反映出当局对最近冒起的工运的不容忍取态。”

案件中,六名被告被判八个月的徒刑,因此会在这个星期获释。而另外三人则判处九个月徒刑。“纠众滋事”罪名最高可判以五年监禁,广州法院的判决出奇地相对轻微。此罪名也于1月用以判决反贪腐运动份子许志永监禁4年,另外十名许志永带领的“新公民运动”成员也受到同样指控。

另一重要判决,吴贵军的案件,也快将有结果。吴贵军为41岁的工人领袖,因为在深圳的港资企业迪威信家庭用品厂组织了一场罢工,而遭受“聚众扰乱秩序”的类似指控。这次代表政府更强硬判决工运为非法,因而引发了全球的示威行动。去年,工人国际委员会(CWI)的成员与中国劳工论坛组织了全球同步声援吴贵军的行动,在印度、柏林、圣保罗、悉尼等九个城市的到中国领事馆里抗议。

“如果还有一丝正义尚存的话,吴贵军的罪名将不会成立。”他的律师在4月4日的审讯日中说道。吴贵军已经被关押了超过300天,被指控在去年5月带领堵塞马路的行动,但有出庭作证的工人指出,吴贵军本人其实是反对这个行动。要求释放吴贵军的运动将会继续。《中国劳工通讯》报导,吴贵军的儿子和支持者发起网上连署,得到了超过12,000次转载。

建立真正的工会

即使政权试图加剧镇压,罢工浪潮迭起不仅展示出中国工人的斗争意志,也反映出越来越精密的组织与策略。工人的期望也在提高,裕元罢工工人的网上帖子批评了公司的官方工会的角色,并要求有权选举自己的工会代表。工人们为建立自己的独立组织而斗争,以对抗资本剥削和专制警察国家 - 这进程欲罢不能。对于“世界工厂”里面的斗争,全世界的工人和工会分子都应给予最大支持!

Yue Yuen is the largest manufacturer of shoes for Nike and other global brands

裕元为全球最大鞋具代工厂,制造包括Nike等全球知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