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Erwiana回港 再次受到折磨

2014年4月18日 下午 3:42Views: 125

就外劳权利问题,香港与印尼政府亦应受审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对33万名在港外佣而言,Erwiana回港是一件大事。4月29日,Erwiana前雇罗允彤的虐待案将会续审。4月7日,在家人和支持者的陪同下,Erwiana自印尼返港准备出庭作证。罗允彤面对的指控,包括严重伤害Erwiana和另外两名前雇员的身体。在Erwiana案受到国际关注后,这两名外佣也鼓起勇气,挺身而出指证其前雇主。

1月10日,Erwiana在满身伤痕的情况下,被雇主以一张机票送回印尼,迄今是她首次回港。此前的8个月,她一直遭受到虐待、毒打和营养不良等折磨。在印尼治疗她的医生指她大脑严重受损,还有其他伤害。入境处官员被问及为何在机场时对Erwiana的伤痕视而不见,他们回应指,由于她的“皮肤较黑”而无法察觉。

被官员“软禁”

但不公义仍未停止,Erwiana回港后又再次受到折磨。在香港警察的合作下,印尼官员扣留了Erwiana及其随行者,强迫她留在印尼领事馆。一群香港支持者与外佣权利分子因而不能与她会面。外佣团体的法律顾问,大律师Robert Tibbo说:“Erwiana返港后的情况令人震惊。”据报告,香港警察威胁Erwiana,假如她不听从领事官员的指示,就会将她驱逐出境。

翌日,在印尼领事馆外有一场示威,约有50名外佣和支持者参与,要求“释放Erwiana!”。领事馆受到压力下,扣留Erwiana 24小时后允许她离开。“为Erwiana争取公义及捍卫外佣权益委员会”的Eni解释:“她觉得自己在坐牢。领事馆违背她的意愿,强迫她留下来。假如她拒绝,领事就不会跟进她的案件。”

从这荒谬的事件可见,香港和印尼当局相当恐惧Erwiana事件带来的政治影响,以及有可能威胁对外佣的“人口贩卖业”,从中两地政府都能获利。两地政府都想控制对审判的舆论,以阻止外佣争取权益,妨碍外佣争取香港民众的同情。

Erwiana回港,被警方与印尼领事官员带离机场

Erwiana回港,被警方与印尼领事官员带离机场

现代的奴隶制

Erwiana受虐的丑闻标志着在港外佣反剥削斗争的转折点。在去年,有一个调查受广泛报导,当中国际特赦组织将香港的外佣待遇定义为“现代奴隶制”。

报告指:“在港外佣经常遭受雇主严重侵犯人权,包括殴打辱骂、限制人身自由、禁止他们进行宗教行为、支付的工资不达最低工资标准、不给予足够的休息时间,有时甚至与中介机构合谋,无理终止合约。”

Erwiana 的案件激起香港家庭女雇发动大规模示威运动,并有一连串游行,要求改变现时苛刻的雇佣法律。这些法律把她们困在劳动市场下不受管制和保护的灰色地带。

各大外佣团体和新兴工会有三项主要诉求:

  • 废除“两星期条例”。该条例要求,外佣被终止合约14天内必须找到新的工作,否则就要离开香港。
  • 弹性执行“留宿条例”,允许外佣于雇主住所外居住。
  • 反对中介公司滥收中介费。这是一种债务奴役,即使外佣在遭受虐待,或权利受侵犯时,也被迫留在工作岗位。

罗允彤受审

社会主义行动成员JACO一直积极反对种族主义,并捍卫外佣权利的指:“在即将到来的审判中,被告席上不仅有Erwiana 的前雇主,也应有香港和印尼政府。两地政府的政策令虐待变得泛滥。”

4月11日,香港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张建宗透露,罗允彤除了被指控刑事伤人罪外,还有没有根据雇佣条例支付她的三名前雇员工资以及给予假期。法律规定,家庭佣工享有每星期一天休息,以及一年12天的法定假期。政府一直等到Erwiana回港,且媒体充分曝光后,才对罗作出上述指控,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就像“为Erwiana争取公义及捍卫外佣权益委员会”的Eni所讲:“该部门终于做了早就该做的事,令人安慰。”

在Erwiana的案件中,她的假期被剥夺,并被迫每天工作21小时。在她试图投诉时,就被反覆毒打。虽然她受虐的案件较为极端,但她所面对的待遇,例如休息时间被剥夺、工资不达法定标准、没有法定假日等等,在香港并不罕见。

国际特赦组织的调查发现,印尼家佣在香港平均每天工作17小时。没有外宿权利,外佣就等于要随时候命,没有工时监管。在中介机构的债务和“两星期条例”的压力下,她们绝大多数都不敢追究雇主的违法行为,以免雇佣合约被终止。

宣扬外佣权利

宣扬外佣权利

严待外佣 宽待中介

即使港府和张建宗被Erwiana受虐丑闻所动摇,香港的国际地位亦因此而受到打击,但他们仍然拒绝改革雇佣条例。作为对Erwiana案的回应,今年二月的政府文件表示:“两星期条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外藉家佣有足够时间准备离开,而不是为了让她们寻找新雇主。”

由于本案产生了巨大压力,港府口头上答应会严格控制“吸血”中介公司,但却不付诸行动。香港的外佣中介公司滥收中介费已是常态,数额通常超过2万元,相当于外佣七个月的薪金,远超法定上限的首月工资10%(即$401港元)。印佣工会(IMWU)的调查发现,近六分之一的印佣在还清中介费用之后就被终止合约。尽管张建宗说,政府将采取强硬措施对付“害群之马”,但即使根据政府部门的数字。在2013年,1,200多家中介公司中只有六家被裁定违规。

印尼的角色

从Erwiana在香港机场被企图“绑架”的事件可见,印尼政府重视与港府的商业关系,更甚于保障其工人的法律权利。两地政府都是建基于资本主义的利润制度上,在全球“竞次效应”下,争相压低工资和工作条件,为大企业和商贾钜富制造了庞大的利润。

雅加达和香港签订了一项协议,据此港府获得严格控制的廉价劳动力,以填补因公共开支不足而造成的社会服务空洞(如安老服务和幼儿托管等),并减轻工时过长对家庭生活的影响。在香港,平均每周工时为48.7小时,比国际劳工组织建议的40小时高出22%。

为此,印尼政府愿意为香港出口廉价劳动力,并希望在未来几年内输出半技术劳工到港,令两地政府的关系升格。这等同承认了印尼资本主义的失败,尽管该国自然资源丰富,但当地数以百万计的人却连生活工资都得不到保障。从新加坡到沙特阿拉伯,600万印尼外佣每年汇返本国的外汇中,在2013年高达88.6万亿印尼盾(600亿港元)。数额庞大,相当于其中央政府总支出的7%。这些资金数额解释了,为什么印尼当局与港府紧密合作,淡化Erwiana受虐的丑闻。

工人和外劳无法指望从资本主义政府能得到任何公义。只有受压迫者的群众斗争与自我组织,为真正的变革奋斗,才是政府会听的讯息。这即是要将外佣的抗议行动升级,在争取她们非常温和的即时诉求时,将之连结到香港、印尼以至亚洲地区广泛的工人阶级斗争。这场斗争由组建具战斗性而民主的工会为起点,以对抗雇主和捍卫工人权利,但同时亦要包括一个取代资本压迫的群众政治方案 - 国际社会主义!

“为Erwiana争取公义及捍卫外佣权益委员会”举行抗议

“为Erwiana争取公义及捍卫外佣权益委员会”举行抗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