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难民向不公制度反抗

2014年4月25日 上午 10:00Views: 166

占领湾仔与中环 反对政府腐败的外判制

与难民联会主席Raymond对谈
记者:朴素(社会主义行动)

在港难民团结起来,不再甘心被社会忽视。 127日,数十名难民组织成“难民联会”,并在两星期内和平占领了“国际社会服务社”(ISS-HK)的办事处,抗议食物及租金津贴被克扣,以及不公的福利政策。

 香港贫富悬殊严重,难民往往被无视、被指责为社会负担,为一群被遗弃的穷人。在港难民法律上被禁止工作,不能为本地经济作出贡献,因而被迫依赖ISS-HK微薄的援助渡日。ISS-HK是社会福利署的一间私营承包商。这是香港疯狂外判与私有化政策的又一例子。

难民联会主席Raymond在政府总部外发言

难民联会主席Raymond在政府总部外发言

 ISS只会跟随命令”

“港府不想难民有保障,他们诬称这会吸引更多寻求庇护者。”难民联会主席Raymond表示:“所以ISS只会像奴才一样跟从主子命令。

为了能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并满足他们的基本需要,难民联会早前到廉政公署报案投诉ISS。不久,ISS在法院取得了禁制令以驱赶占领ISS办事处的难民。227日,抗议者转移阵地至社福署湾仔总部大楼外的公共区域,继续占领。

“我们不想犯法,冒上被逮捕的风险。”Raymond说:“犯罪纪录会影响我们在联合国难民公署的庇护申请,令我们更难迁移到其他国家。”他说,占领行动是最后手段,以抗议不能公平获得香港法律下应得的援助。

2014年年初,社福署指明每名难民每月可获得$1,500元的租金津贴,并在自己寻找住宿后由社署直接向业主缴付租金。他们每月亦可获得价值约$1,200元的食物包。但是,这些津贴根本不能满足香港的基本生活水平。

Raymond所指,难民联会在2月与社福署官员会面谈判,但完全没有成功。联会其中一个诉求是确保ISS-HK的运作透明并被问责,并公开食物包的价目表。

他续说: ISS的资金来自港府(注:2014年为2.8亿元),而港府的公帑而由香港纳税人的血汗钱支付的。换句话说,政府正在透过ISS-HK欺骗难民与港人,并逃避问责。

《南华早报》发现ISS-HK日常派发的食物包少于政府规定的30%,确认了难民的控诉有所理据。

Raymond表示:“从我们的津贴里,纳税人有至少$2,000万被中饱私囊。

 “贫穷的疯狂”

ISS-HK和政府的批评是有历史前科的。根据前政府顾问Leo F. Goodstadt直言:“难民与定居者持续被认定为威胁香港的生存与可管治性。当局官员坚持任何对新来者的福利或者同类援助,会鼓励更多人涌入。”Goodstadt续称:“官员保证不能独力维持生活的人会被给予收入以维持基本需要。食物援助里也对难民充满疑心,当局认为不可信任穷人而让他们拿现金到手。

Raymond解释:“很多难民并不清楚自己的人权,因此政府能达到目的。他们折磨并压迫我们,希望我们离开香港,不惜冒生命危机回乡。

多份本地及国际新闻报道也透露到,很多难民被迫睡在由猪场改建的破旧寮屋,这些地址登记都是假的,并与业主签署的正式租约上所描述的不符。

“谁制造了这贫困的疯狂?不要责怪难民制造贫困的疯狂。不幸很多人只看到香港美丽的一面,因此很多人不知道寻求庇护者与难民的存在,更莫说知道我们在香港受苦。”Raymond解释道。

 “最近,一位尼泊尔难民孕妇加入了我们在湾仔的占领行动。她宁愿与我们扎营路宿,也不想与业主争论ISS拒付租金的问题。”他说。

极端贫穷迫使一些难民去盗窃和打黑工,冒上被逮捕和监禁的风险。申请定居的案底就被罪案纪录划花了。

“香港的法院制度是歧视穷人的。很多难民最后被关在监狱或拘留所,并面对不人道的对待。”Raymond说道:“很讽刺,有些难民说,比起活在外面,活在监狱内会少一点即时担忧,因为至少有居所。我们已经输掉一切。我们没有什么可以再输。”

“还我工作权”

最近终审法院有一个重要而荒谬的裁决,判定可容许难民选择职业,但却不能工作。“我们宁愿获得合法工作权,就不用再投诉差劣的社福政策,像腐烂食物与笼屋。给我们工作权吧。”Raymond评论道。

正当本刊准备印制之时,难民联会继续占领社福署总部大楼,并在中环国际金融中心旁展开第二个占领营。

Raymond解释这里如何运作:“平均来说,每晚约有10人在占领的帐篷留守。每朝有很多人赶上班经过占领营地,很多有兴趣的人、难民和香港人都会来探望我们,给予支持和捐款。为保安全,我们有记录名册。请求每名探访者写下名称、出生国、电话号码和探访时间。这样,联会更有效去联络人更新资讯,并组织未来难民运动的计划。

难民联会继续向ISS和社福署施压,令他们更受问责。难民欢迎捐款支持,以及来到占领营探访讨论。

 “我们难民从未如此团结。我们想多谢社会主义行动、工人国际委员会,以及Vision First,在香港政治上给予我们意见、制作横额,并教我们如此募捐。如果他们不帮助我们制定计划以继续下去,可能我们已经放弃了。但现在,我们会战斗到底,直至胜利!”

工作权

关于难民的资料

根据联合国资料,目前全球有4,500万名难民,是14年来最多。不论是战争逃难或者逃避迫害,这些大多数都是没有离开自己国家边境的“国内难民”,有2,880万人,占全体人口的64%。与一个广传的迷思截然相反,只有少数难民能走到富有国家,大部分都生活在贫穷国,例如大部分国内迁徒者都住在以下国家:哥伦比亚(490万)、叙利亚(300万)、刚果民主共和国(270万)、苏丹(220万)、伊拉克(210万)。

根据社署数字显示,香港有超过5,700名难民。香港的庇护政策极为严格,即使与其他已发展经济相比,只会收留少数难民。

难民的定义是,具有正当理由而畏惧会因为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团体的成员身分或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拘留在其本国之外,并且不能或,由于其畏惧,不愿接受其本国保护的任何人。由于人权被极端侵害,包括酷刑甚至死亡,他们被迫放弃拥有的一切。为了在香港寻求短暂保护,难民可能会申请“寻求庇护”或“酷刑声请”。

难民被困在香港的法律笼牢,如果回国就会身处险境,他们亦依赖香港政府和联合国难民公署去处理自己的个案。

根据学者Gordon Mathews表示,难民“持续在香港勉强维持生活,不能离开当地,无止境地等待自己个案的结果。”有些难民被困在这个过渡的暂停地,等待超过16年当局才有结果,才能定居于其他国家,而且递交投诉信后经常被无视。

社会主义行动:我们的主张

寻求庇护权作为基本民主权利之一,社会主义行动对此捍卫。历史上有很多有名的寻求庇护者,包括马克思、孙中山和爱因斯坦。港府的政策不人道,实际上拒绝承认寻求庇护权,我们对此表示反对。右翼资本主义政府和政客拒绝寻求庇护权,且抹黑难民是来“抢福利”,往往这些政策同时也打压整体上的民主权利与福利系统。这是钜富菁英对整体工人阶级的攻击,而唯一的答案就是所有受压迫的群众联合起来斗争。

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的病态制度造成了战争与内战,就如乌克兰和叙利亚。利润制度正面临危机,令军费上涨,民族主义升温,并支持各个独裁政权。这倒过来制造了“失败国家”,大规模贫穷、族群或宗教冲突,迫使无数人离开家园。资本主义的“解答”是国家镇压强化,边境军事化,种族主义加剧。我们的答案是以民主社会主义路线改变世界,令社会以人民需要为依归,而不是少数人的利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