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贸的五一劳动节

2014年4月30日 下午 9:00Views: 61

团结抗争 废除服贸 废除派遣工!

本文刊登于《社会主义者》杂志第26期台湾版

许小明/邓美晶 工国委(CWI)台湾

五一劳动节是国际工人阶级展示力量非常重要的一天,在今年的台湾尤其如此。就在五月劳动节前,台湾经历了史上一场震撼的反政府群众运动,反对打击劳动大众的服务贸易协定。全台湾数十万群众涌上街头,占领了立法院内外24天。尽管占领运动告一段落,但服贸的危机依然存在,除了服贸本身未被废除外,两岸监督条例的立法能够作出的修改也只是少修少补,并不能改变服贸打击工人的本质。马英九政府必定企图将服贸再一次通过,继续其亲资政策。因此,五一劳动节是继占领运动后再一次动员群众的最好时机,将全球工人阶级的力量凝聚起来,提出反对服贸等新自由主义的贸易协定,向资本家和马英九政府反击。

工人阶级是反服贸抗争中最重要的阶级力量,五一劳动节,正是让工人阶级发表独立声音的时机,因为劳动者正是资本主义自由贸易下最大的受害者。十七个工会团体号召五月一日劳动节走上街头,旗帜鲜明反对服贸,是非常正面的。而曾经主导占领立院的学生也会参与支持。

51tw2014-feat

政府试图安抚民愤 阻止群众再次上街 

马英九政府的权威在反服贸运动中深深受挫,这个“九趴”总统,除了因为连“鹿茸”也不知道是什么,成为民众的笑柄外,也由于坚持保留服贸,令整个国民党政权遭受打击,在年底的七合一选举中,必定流失大量支持。

国民党政府为了安抚群众在反服贸运动后的情绪,防止群众再次上街抗争,于是口头上声称要实施帮助民众的政策,如打击房价,因为难以负担的房价正是令台湾劳工民众非常烦恼的问题(见表)。

正值五一劳动节前,台北市副市长张金鹗在4月22日与财政部长张盛和,表达想让房市“消风”,提出扩大非自用房屋税,张金鹗建议将目前1.2% ~2%的非自住房屋税提高至3.6%,又表示目标在2年内将房价减3成。

行政院长江宜桦又开腔,对政府打房,提出具体目标和措施,强调想要让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可以些从租得起房子,再到买得起房子,不只要再推合宜住宅以外,还希望能把房价所得比,压低到10倍以下。

事实上,政府经常采取这种策略欺骗群众。正如淡江大学产业经济系教授庄孟翰指出的,国内房价自2010年6月央行祭出房市谨慎管制措施、2011年6月奢侈税开征,尽管政府看似尽全力打房,但台湾房价却还是越来越高。而实际上,民众也因为被政府多次欺骗打房,已不再相信这些谎言。

《苹果》最近一项民调指出,仅约2成民众相信政府调高非自用住宅房屋税率会对打击房价有帮助;58%受访者认为没有用,“房价还是会飙”。仅20%的受访者认为这对降低房价有帮助有信心。

长年的房价高涨,也令很多民众不满,4月22日,“无壳蜗牛联盟”等多个团体到财政部门口抗议,高喊:“打击囤房!禁止炒房!”,批评不动产税制改革多年,却没有任何结果,要求政府官员不要再虚伪,如不再改善,将号召买不起房子的无壳锅牛族走上街头。

工资不及16年前 房价所得比世界第一

众所周知,台湾越来越高的房价导致民怨沸腾,而实际工资在过去16年来没有上升,这令很多普罗大众除了生活艰难外,连最基本的住屋权利也被剥夺。但同时,台湾的空屋率惊人,2012年的空屋数高达86万,为11%,比香港、新加坡、伦敦的3%至6%水准更高。外资涌入,房地产投机炒卖严重。

最新去年(2013)第四季房价的所得比中,台北市高升至15倍,也就是说,要不吃不喝15年才买得起房,超越香港,成为全世界第一!根据世界银行定义,一般标准的房价所得比应低于5倍。同时,贷款负担率更高达63%,民众所得有超过6成都拿去缴房贷。

房价所得比,是指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一方面房价高涨,另一方面,人民薪资没有增加。主计总处统计今年1到2月经常性薪资为3万7736元,是历年同期最高,也较去年同期增加1.27%;实质薪资6万3103元,虽较去年同期增加5.95%,但消费者物价指数增幅达17.58%,高于同期间的薪资涨幅13.74%,实际上工资仍不及16年前的水准。

“反低薪、禁派遣”

派遣工是是资本家用来压低工人工资的手段,是令大家十多年来工资没有上调的元凶。三月的失业率为百分之四点零三,较前一个月微降,虽然是“亚洲四小龙”之尾,但实际上,没有很多是“真正”的工作。而越来越多的派遣工,也自08年金融海啸后,在台湾大幅增加。临时性或派遣劳工人数从02年的7万多名,暴增7倍,到去年的57万名!工国委(CWI)指出,需要透过由下而上,有战斗性的工人和工会运动抗争,不分种族,包括联合在台的四十万名外劳,团结抗争,要求同工同酬。

今年五一劳工游行主题为“反低薪、禁派遣”,发起的工会及工运团体要求立法禁止劳动派遣、派遣劳工直接雇用、完整劳动三权(工会组织权、争议权、协商权)、保障工会自主、保障老年退休权益、反对自由贸易、反对国营事业私有化等进步诉求,工国委全力支持。

工会表示,资方仍恣意打压工会运作及迫害工会干部,而现时的工会法并不保障劳动三权。工会法第35条明定禁止雇主对于工会运作及劳工、工会干部参与工会活动有“不当劳动行为”,并于劳动部下设裁决委员会,审议相关争议案件之申请。工会指出,因裁决机制不具有最终的的司法效力,资方往往声明不服,转向行政、民事法院上诉,使劳方当事人陷入漫长的司法体制程序中,最后也是削弱工人面对资方打压起来反抗的意志。工会要求修正工会法。

受下层压力 全产总恢复五一游行

今年的游行由大高雄总工会、团结工联、全国金融业工会联合总会(全金联)、台湾铁路工会、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全教总)、全国关厂工人连线、非典劳动工作坊、人民火大行动联盟、台湾劳工阵线等数十个工会、工运团体发起。

去年参与发起五一游行的“全国产业总工会”(简称全产总)早前在4月10日发文给全国各大工会组织,禁止工会会员于5月1日劳动节走上街头。全产总明显退缩,受到亲建制一方的施压,不想与当时正闹得热烈的太阳花反服贸运动扯上关系,避免在服贸问题上摆出立场。这立场之后却受到下层不同工会的批评和反对,令全产总最后改变了初衷,再表示将会参与五一游行。全产总被迫改变立场,证明工会的上层官僚是可以被由下而上的工人压力所挑战。

其他一些不少台湾保守工会领袖都与资方站在一线,表态支持服贸。

另外以往也参与五一游行的劳权会,也在今年缺席。劳权会(及相关的劳动党)介入了许多工人运动的进展。诸如早年的远东化纤罢工,到近期的华隆头份厂罢工,协助组织各地工会等,都有劳动党参与的痕迹。对于美国及日本对东亚的政经上的宰制,劳动党多有批判。但唯独遇到中国问题总是会转弯,在对服贸协定上,支持通过服贸,声明稿甚至言明,服贸带来的涓滴效应(Trickle-Down Effect)可以为劳工带来益处。劳动党重覆同样的错误,没有选择站在独立工人阶级的立场上,却走到亲中的台湾资本家的阵线中。

“全产总”则是聚积了各方的努力,才于2000年五一劳动节成为官方承认的全国性工会组织,借以取代早已官僚化的全国总工会(工总)。新建立的全产总,与民进党关系较为亲密,在陈水扁政府执政时,为扁政府宣扬政令。

面对低工会组织率的情况,我们该怎么做呢?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加入工会!如果自己所在的公司没有自己的工会,那就先加入产业工会,并且跟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宣传,让更多人加入工会。在台湾普遍工会官僚化的情况下,工业行业往往是工会底层工人迫使工会领袖发动的。反服贸期间,各工会里就发生了领袖与成员之间的角力。工国委(CWI)认为,需要将欲抗争的工人的声音组织起来,向工会领袖施压,推进工会运动。

面对统治阶级及资本家联手打压普罗大众(包括劳工、学生、老人、家庭主妇、贫穷人士和失业者等)的生活水准和民主权利,群众必须组织起来,工人需要积极加入工会,建立由下而上的战斗性运动,为自己的权利抗争。而不论国民党或民进党,依赖资产阶级的蓝绿两营,只会继续其新自由主义的议程,现时需要的,是由劳苦大众去建立属于工人阶级的政治工具,为社会上的99%发声。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

工国委(CWI)诉求:

  • 废除派遣工!直接聘请所有工人
  • 建立工会运动,团结本劳外劳,要求同工同酬
  • 保障劳动三权(工会组织权、争议权、协商权)
  • 向有钱人征重税,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服贸协定
  • 充公所有空置单位,禁止房地产投机炒卖,大量建立社会保宅,保障所有人的全屋权利
  • 公营化大企业及银行,建立蓝绿以外的工人阶级政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