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 工人大团结

2014年4月30日 下午 7:43Views: 54

组织、团结和国际主义

本文刊登于《社会主义者》杂志第26期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五一劳动节,是工人大团结,从财团老板身上夺回劳动成果的大日子。去年五一,码头罢工的斗争如火如荼,激起全城反李嘉诚剥削的抗争热情,向资本家表明香港工人阶级不甘沉默。罢工结果虽然未如理想,但也为香港工人斗争累积了宝贵的经验。

一年过后,码头工人面对的外判工、临时工、低工资、高工时问题,仍是普遍香港工人面对的困境。此外,现时物价上涨、生活费飙升、强积金压榨血汗钱,打工仔女苦不堪言。在外劳方面,印佣Erwiana受虐事件也掀起全城哄动,受害人更获选《时代》杂志年度百人,令香港“现代奴隶制”丑闻传遍国际。此外,社会主义行动正在组织难民抗争,因为难民长年被禁止工作,在五一劳动节当天会上街争取工作权。

mayday2014-1

在职贫穷

现时政府订立的贫穷线是家庭入息中位数的一半,即一人家庭贫穷线订于月入3,600元、四人家庭14,300元,按这标准香港的贫穷人口高达130万人,贫穷率高达近两成。而在职贫穷今年更超越65万人,创近10年新高,每6名港人便有1人是贫穷。现时本港的劳动人口大约是380万,官方失业率虽然为3.1%,但当中大量企业聘请的是临时工和短期合约工,就业不足的问题严重,有些工作甚至与失业无异。

争取标准工时

中大社工系家庭小组实务研究中心一份调查指出,近四成港人每周工时长达70小时或以上,远超国际劳工组织建议的40小时。

现时工人既无加班补水,工时过长也令家庭生活越来越少。香港邻近地方如南韩及日本,标准工时已设定为40小时,而新加坡则为44小时,台湾为每两周84小时。当然,在实行上各地资本家往往可以钻法律隙。在上年2013年,由五十四个商会组成的“香港各界商会联席会议”恐吓标准工时立法会令企业成本大增两至六成。这些财雄势大的企业控制舆论,在没有证据显示之下制造恐慌。

mayday2014-2

为压低工资而输入外劳

工人待遇极差令行业流动性高,造成“劳工短缺”的假象。据统计处数字反映,现时所谓“劳工短缺”较严重的行业,例如零售、餐饮、酒店等行业,在扣除通胀后,由2003年至今工资水平没有上升,而同期的人均生产总值大幅增加60%。

政府伺机以输入外劳为手段,压低香港工人的工资,并更大力地剥削欠缺保障的大陆外劳。今天的资本剥削是跨境跨国性的,因此中港工人亦需要团结斗争。我们当然明白输入外劳为资方压低工资的手段,但“反对输入外劳”的口号只会造成排斥大陆工人的情绪,分化两地工人的团结。社会主义者支持打着“本劳外劳同工同酬”的旗号,同时吸纳中港两地工人加入工会联合抗争,才能抵抗资本家的分化技俩。

未来的斗争

欧美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开始蔓延至亚洲,从南韩、柬埔寨到中国大陆,亚洲区的工人都激烈反抗。东莞裕元鞋具代工厂爆发4万人罢工,并掀起全国不同行业的罢工浪潮。在香港,码头工潮过后,高铁地盘罢工、太古可乐厂工人、康城地盘罢工虽然都是小规模的行动,但可见工人阶级意识的正在酝酿苏醒。未来工人需要更具战斗性的组织,挑战资本家的既得利益。

现时,社会经济的控制权由一小撮资本家不民主地把持着,改善工人待遇的合理诉求,需要连系至废除外判制、争取集体谈判权的抗争,以至将企业公营化,并置于工人民主管理之内,才可以彻底地扭转剥削的局面。在今天资本主义衰落的时期,资本家难以承接持续而大幅度的改革,因此工人只有挑战整个经济体系,才能稳住斗争的成果。

工人阶级的力量是建基于组织、团结和国际主义之上。要达至这点,必须要在全球积极建立强而有力的工人政党。

社会主义行动的诉求:

  1. 最低工资40 元,标准工时八小时,覆盖全体工人,包括外藉家务劳工
  2. 本劳外劳同工同酬,抵抗输入外判分化技俩
  3. 还在港难民的工作权
  4. 废除外判制度,争取集体谈判权
  5. 组织具战斗性的工会,并建立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工人政党,打倒资本主义制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