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电波占领天星

2014年5月2日 下午 2:19Views: 63

民间电台 非法广播 宁鸣而死 不默而生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民间电台台长曾健成(阿牛)接受访问时,仍旧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难以在他的脸上找到一丝抗争岁月痕迹。

问到阿牛为何要占领天星,非法广播,他表示:“因为现时政改势危,一连串事件,就如封杀商台李慧玲,暴力袭击传媒人,打击新闻自由,所以必须要继续公民抗命。”诚然,李慧玲忽然被“商业电台”解雇、《明报》撤换总编辑、特首梁振英向《信报》及练乙铮发律师信等,一波又一波对新闻自由的打压接踵而来,正如《信报》创办人林行止在专栏里表示:“现时要保持中共所不容许的新闻自由,难度不比攀梯登月低,新闻自由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

CR-feat

民间电台与一众团体组织,如保卫香港自由联盟、社会主义行动、社会民主连线、天外有天@谜米香港等,成立“大气电波占领天星”,宣布由4月12日开始,一连12天在尖沙咀天星码头扎营留守,以非法广播的形式公民抗命,让各组织参与节目,要求开放大气电波,反对不公义的《电讯条例》。

此举挑战由殖民地时期已订立的广播条文,规定“藉未领牌的电讯设施发送或接收讯息”即属犯罪。自2005年9月成立以来,民间电台在过去9年里里不断抗争。阿牛更因为故意拒绝缴交4,000元的无牌广播罚款,准备在六月进入监狱。

社会主义行动亦参与了三晚的非法广播,并在帐蓬留守了四晚,合力支持这一运动。我们分别邀请了难民联会代表讲述难民的抗争运动,又与阿牛谈论政改,最后一晚则有社义行动主席邓美晶讲述到台湾参与占院运动的经历。

阿牛称,自己入狱期间,民台不会停止抗命,会在街头继续广播。“出狱后的第二天,民间电台便会到广管局(注:广播事务管理局)楼下广播,继续追击!”广管局曾经多次充公民间电台的发射器、天线等仪器。在现今法律下,如拥有发射器是足以罚款十万和判监两年,可是民台多年来也无惧封锁,不断以身试法,挑战不公义的法律。

因为他坚拒缴交罚款,法官本应判他入狱,但多名法官只知道他是犯法而不犯罪,因此不敢做判决的“罪人”而拖延审讯。他忆述上庭自辩的过程说:“法官你今天可以判我坐言论自由的小监狱,但包括法官你在内,也坐在言论自由的大监狱。”

阿牛认为,民间电台的责任除了是要求开放大气电波外,还要呼吁更多巿民关心现时的普选运动。阿牛指,搞运动要有理想,要在波平如镜的湖水上掷出石头,击起涟漪。相反,民主派大佬多年来等待运动来到时,才上台做领袖,是极其愚昧的。

阿牛表示,未来如果香港发生“占领中环”,他不会理会戴耀廷是否接受民台广播,无论如何也必然会坚持开咪,以中立的转播方式,保卫民众对于运动的知情权。

阿牛强调,在支持开放大气电波的前题下,参与今次行动的组织都可以表述自己不同的政见,挂起自己组织的横额,派发或售卖自己的宣传刊物,体现运动中的开放与民主。相反,在很多其他团体举办的运动里,禁止不同立场的讨论,甚至禁止组织的独立宣传和组织自由,仍是常态。民台容纳不同意见的取态是值得学习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