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运动对香港的影响

2014年5月5日 下午 12:55Views: 189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台湾示威者坐言起行闯入立法院示威,激励了香港抗争者的士气,并争取了普遍群众的同情。占领中环还徘徊在无了期、无结果的商讨,令群众的热情减退。相比之下,香港民主空谈家相形见拙。

台湾群众看到香港签订CEPA后,经济与政治更受大陆政府控制,是为太阳花运动反服贸的因素之一。倒过来,梁振英为了巩固其统治势力,近年大举引入中资财团进驻香港,而十年多自由行政策优惠香港财团、公共服务私有化以吸引大陆市场、豪宅林立炒高楼价,群众早已对中港资本融合深感愤怒。太阳花运动对港人有启示作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贸易与商业协定。

占领中环至今仍流于纸上谈兵的阶段

占领中环至今仍流于纸上谈兵的阶段

占中三子受尽压力

在香港“占领中环”由去年开始激起热烈讨论,却因为领袖的犹豫不决而暂时走向低潮,但台湾占领立法院行动激励人心,令香港群众看到占领行动不是遥不可及的。群众心急如焚,质问占中三子为何不行动走来,为其造成不少压力。

占领中环作为公民抗命的手段,本来就是打破政府的游戏规则。但是,戴耀廷的回应“占中尚未有爆发点”,是因为“特区政府把那‘爆发点’拖后”。占中三子一直依循政府所谓的“政改五步曲”,被中央牵着鼻子走,脱离了群众运动的脉搏。

政府故意拖延政改谘询,并在期间发动舆论打击。率领“政改三人组”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发表“一锤定音论”,加上中共护法强硬表明任何公民提名的方案都是“违反基本法”,独裁者的攻势可谓来势汹汹。

占中三子的回应是七一不会“全面占中”。面对各方批评,戴耀廷的回应是,台湾占院运动是“多元”的,因此香港其他团体可以先占,换句话说是“有本事你们自己做吧!”这态度是傲慢而不负责任的。

台湾占院运动也有类似教训,因为在议场的学生领袖排除更激进的声音,令部分学生不耐烦下与主流派别分裂,继而冲进行政院。如果议场内能容纳不能的声音,经过民主决策而共同行动,运动就能更为团结。

在占中提出不久后,议题垄断了社会舆论,占中三子在资产阶级媒体吹捧下掌握了运动大权,面对激进声音的批评时,却不以开放态度讨论,反而指“我决定了这样,你不接受就不要来参加。”戴耀廷“你们先占”的立场实际上是分裂运动。

无错,在爆发点来临前,带领讨论运动策略与目标是必须的。但占中掌握了话语权后,却没有动员群众上街支持,又暗示可接受不民主的提委会,占中三子就是拖延运动爆发点的始作俑者。试想如果台学占领者在闯入立法院前就表示不会坚持退回服贸,还有人会冒流血的风险去抗争吗?

可惜,正因为占中三子不敢与中共对抗,以致沉醉在“三轨制”、“提委会组成”、“公民推荐”、“学者方案”等繁琐的词语,令群众望而生厌。六月的电子公投并不能凝聚民意,尤其如果投票选择模糊不清,只会更难动员群众斗争。

回望五区公投之所以能促成香港廿多年来最进取的民主运动,是因为“落实双普选,废除功能组别”的口号清晰明确,号召群众与港府和中共一决胜负。制定今天争取真普选的口号,号召坚决的斗争,就不如清脆俐落“取消提委会,公民直接提名”吧。

台湾与香港同样受到中共政权的政治和经济压力

台湾与香港同样受到中共政权的政治和经济压力

台独意识升温 酝酿港独情绪

台湾太阳花运动的一个重要元素是对中国的恐惧,尤其是中共对台湾的经济与政治上的控制。近年,中资财团收购台湾媒体,威胁了岛上的言论自由;加上马英九愈加与中共互相合作,让中台资本家更大力剥削两地的劳工。绿营背后的资本家势力也争相投靠中国,开发大陆市场,因此民进党领袖近年不断淡化台独言论,但为了在11月的七合一选举捞选票,民进党有可能会再打台独牌。反服贸运动与摆脱中国控制紧密扣连,令沉寂了一段日子的统独议题重新炽热起来。

太阳花运里出现“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口号,表示台湾人若不想步香港人后尘,生活被大陆控制,就要起来反抗。

这反倒过来激化了港人的自治甚至是独立情绪。普遍港人揭穿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谎言后,对中共的愤怒转化成抗拒大陆的情绪,当然可以理解。台湾实际上已为独立国家,而香港在中国底下统治,台联等右翼台独势力虽然有介入运动,试图煽动反中国人的国族情绪,但似乎效果不大。台湾具台独意识的激进青年,很多都支持与中国受压迫群众团结抗争,在最近台湾声援中国东莞裕元罢工的行动就可见到。相反,港独情绪为小撮右民粹分子主导,他们举港英旗散播对殖民地的幻想,并具有强烈的反大陆人意识,甚至主张杯葛一切与中国大陆有关的群众运动。

未来香港民主运动相信离不开复杂的港独问题,将令泛民主派进一步分裂。社会主义者支持各地的自决权,如果港人大多数认为需要独立,我们亦支持香港有独立的权利,但是,唯有中港受压迫群众团结抗争,挑战中共一党专政,才能确保真正的自治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