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选斗争处于拉弦状态

2014年5月8日 下午 3:07Views: 85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近月,北京打压真普选的舆论攻势一浪接一浪,态度极为强硬。 泛民主派与和平占中并无率领群众还击,令群众心急如焚。民主党、公民党、工党等温和泛民派发起绝食争普选行动,其中四名泛民中人断食17天。可是,泛民不敢提出清晰的普选原则,例如为「公民提名」或「取消提委会」而抗争。随着群众的激进化,沿用多年的绝食、跳海、游行三部曲,逐渐被群众视为「政治骚​​」。

相反,台湾占领立法院运动令不少港人眼前一亮,令更多人质疑为何占中迟迟未起步,为占中三子造成更大压力。 戴耀庭回应,占中尚未有爆发点,并傲慢地表示「有本事你们可以先占」。而陈健民则表示,需要等待政府提出的方案是否有「真普选」。

泛民被动的策略似乎令群众暂时寂静下来,目前未来大规模运动尚未爆发。但是,中共更强硬的打压将会引起群众反弹,迫使泛民在压力下向前走一步。

林郑月娥指饶戈平的筛选候选人言论是对政改的「一锤定音」

林郑月娥指饶戈平的筛选候选人言论是对政改的「一锤定音」

普选筛选 一锤定音

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在两会的言论,清楚表明中央否决真普选。 普选特首必须符合「一个立场,三个符合」的原则,一个立场是指,「香港根据《基本法》循序渐进发展民主」,即任何绕过小圈子提名委员会的方案都不会接受。 三个符合指的是普选要「符合香港实情」、「符合基本法与人大规定」,而特首必须「符合爱国爱党港条件」。 张德江强硬表明,特首候选人必须是北京属意的,有些人「打着争普选的旗号出来搅局……另起炉灶、另搞一套」,效果是阻碍香港民主发展进程。很明显,言论是针对占领中环。

身兼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饶戈平,在三月出席研讨会时,强调不论是公民提名、政党提名,还是公民推荐或政党推荐方案,一律都有违《基本法》立法原意。 同场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会后形容饶的言论有「一锤定音的效果」。言论惹起群众反感,令更多群众认清,普选是无商无量。 政府宣传「有商有量﹐实现普选」的口号,但实际上要确保只有提委会才能唯一提名权,任何其他提名方式都不能绕过提委员的筛选。

对于为何中共竭力打压香港真普选,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的解释比任何泛民政客更诚实、更清晰。 李飞指,首选举程序中的提名委员会提名,目的是「必须保障工商金融界的政治经济利益,不能搞民粹主义,不能推行高福利政策」。 香港资本家依赖不民主制度维护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中共害怕真普选打开威胁其既得利益的大门。

「十八学者」方案将公名提名偷换成「公民推翻」

「十八学者」方案将公名提名偷换成「公民推翻」

公民推荐 鱼目混珠

真普选联在今年年头提出三轨制方案,其中一轨的「公民提名+提委会确认」,本来是用来讨好基本法的。 真普联召集人郑宇硕表示,中央立场愈来愈强硬,为普选特首划设底线,否定公民提名,但他不认为三轨方案会削弱提委会权力。

但是,当中央政府连半妥协的三轨方案都指「违反基本法」的时候,更保守的泛民势力就开始提出更恶劣的方案了。

最近,港大民调总监钟庭耀被建制派猛烈批击,指控其「不客观」并经常发表「不利中央」的调查结果。从事件可见,中共正在向资产阶级学界施压。同时,十八学者提出「公民推荐」的政改方案,表示由市民提名产生候选人后,须要再由1,200人的提委会中至少1/8的确认。 学者乱说此方案可以达到公民提名的效果,混淆公众视听。 小圈子的提委会由建制占绝大多数,必然将「对抗中央」的候选人筛走。

不幸的是,真普联倡议的「三轨制方案」的其中一轨,正是「公民提名+提委会确认」的方案,与十八学者的方案没有根本上的不同。真普联方案为了讨好《基本法》45条而不绕过提委会,最终只会将公民提名与公民推荐混淆。而真普联的妥协方案也受「进步民主派」(社民连、人民力量等)所支持。

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牵头成立「香港2020」,提出2017年的普选特首方案,建议中没有提出公民提名,却指只要改革提委会则可以「达到公民提名的效果」。 至于2016年立法会选举,亦未有建议取消功能组别。 陈方安生呼吁各界「妥协」以达成共识。

保守泛民并非依归群众,以正确的方案、口号与策略号召群众起来抗争。相反,他们自己没有底线,却不断揣摩上意,争相摸索一个迎合中共的方案,得到「甜头」后就沾沾自喜。然而,中共见到泛民一退再退,只会步步进迫,得势不饶人。

泛民访上海谈政改

对于是否到访上海会见中共领导人,泛民议员起初犹豫不决,连番商讨决定参与。 由于害怕会见京官会勾起选民对4年前与中联办密室谈判的记忆,民主党尤其如此感到压力。所谓的政改商讨是闭门会议,而且没有预定的议程,不过是京官训话、泛民点头的一次机会。 可是,泛民主派又怎会放弃一次揣摩上意的机会?

梁国雄到达上海入境关卡时,遭到海关搜查行李。 因为有携带六四T-shirt、六四传单,以及写有「结束专政,全国普选,平反六四,释放政治犯」的纸牌,被指携带「违禁品」而被禁止入境。梁国雄表示,05年时他仍可以穿着六四衫到深圳地铁,可见今天中央政府对人权自由的态度比2005年时更为倒退。

廿三条与国安法

23条立法必然会勾起群众11年前50万人上街的回忆,因而是梁振英政府「四大政治任务」中最困难的一项。但是,中共始终会死心不惜,并展开舆论攻势,为立法铺路。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饶戈平提到香港就《基本法》23条立法前,可试行内地的国安法。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汉清最近又公开表示,若香港进入紧急状态,中央可引用《基本法》18条,把国安法套用在港。早前,中联办的郝铁川亦有相同言论。

中共放风若果廿三条不能立法,就要在香港行使国安法,为驻军出动提供「法理基础」。目前,连警务署署长曾伟雄与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都不敢为这言论背书。从这极严重的恐吓可见,中共正积极部署镇压占领中环或香港其他民主运动。 在台湾爆发占院运动后,建制派讨论如何防止占领立法会在港发生。

此外,中共明知港独势力为极少数,目前根本不足以威胁其统治,但却刻意强调本土派的威胁,从而抹黑整个反对阵营为「分离主义」。从乌克兰的灾难里,我们可见到在工人阶级与左翼组织力量薄弱,未能提供出路的情况下,两派民族主义造成的毒害。 恐惧俄罗斯的控制是推翻阿努科维奇政府的主要因素,但过程中被右翼资本家政党与半法西斯团体主导。 乌克兰的俄裔人被亲西方政府威胁其语言自由与民主权利,因此惊惶失措地寻求俄罗斯保护,视暴虐的普京政权为「救星」。 如今,血腥内战是有可能爆发的。在香港,由于「港人治港」与「高度自治」的谎言逐渐被揭破,独裁的中共态度愈加强硬,而香港统治菁英与之勾结,港人愈来愈愤怒,因为想摆脱中共控制而趋生了合理的独立情绪。但是,香港的本土派想收割这情绪,煽动反内地人的族群仇恨,并不会帮助到香港的民主,反而只会让中共抹黑香港民主势力会「威胁中国利益」。在乌克兰的反政府示威里,普京以「保护在乌克兰的俄裔人」为名接管克里米亚。

正如社义行动一直强调,如果占领中环发展为威胁政权的运动,解放军在香港戒严是绝对有可能的。 暴力的源头来自独裁政权而非群众,「非暴力演练」并不能抵挡暴力的打压。我们必须从宣传与教育开始,向群众响起这个警号。占中需要群众的组织民主的纠察队,并呼吁工人与工会组织协助。在过往世界各地的运动中,包括最近茂名的反PX运动里,号召罢工罢课抵抗政权镇压是一个重要的策略。 ■

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香港)的立场:
·梁振英立即下台
·取消提名委员会,公民直接提名,立即废除功能组别
·占领中环作为起步,以罢工罢课将运动升级
·中港群众运动连结抗争,打倒一党专政
·召开人民议会,选举产生劳苦大众的代表,执行社会主义政策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