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反焚化炉示威冲击中共政权 

2014年5月17日 上午 2:30Views: 164

浙江省大规模示威反对兴建垃圾焚化炉,警方强行使用武力镇压。

Vincent Kolo,中国劳工论坛

今年三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大张旗鼓,承诺要“向雾霾宣战”。但看到这周末杭州市余杭区的血腥镇压场面,中央更似是“向反雾霾的示威者宣战”。于5月10日,大批民众发起抗争运动,反对当地政府兴建垃圾焚化炉,但遭受到数百名防暴公安强行镇压,酿成流血冲突。期间民众堵塞高速大道,人数有近5千,有传更达至3万人。

近几星期,在距离省会杭州市中心约20公里的余杭区,群众每天都有发起和平的示威游行。由于焚化炉释出致癌物质,增加当地居民患癌率,因此各个城市的民众对兴建垃圾焚化炉的反对声音不断。根据一个官方来源的数字,自九十年代中起,针对环境问题的“群体性事件”次数,平均每年上升29%。正于一个月前,广东省茂名市亦爆发千人示威,反对政府在当地兴建化工厂,最终迫使政府“重新检视”计划。

上星期六,在余杭爆发了暴力事件,发展的模式似曾相识。事由于原本当地官员在群众压力下,搁置兴建焚化炉,但浙江省省长李强到访余杭,推翻了这个决定。于是,数千名示威者聚集并堵塞高速公路中心,要求暂停计划。

一如既往,警方严厉镇压,成为了问题的祸根。警察与防暴公安封锁道路,并部署警力。官方消息指出,至少39人受伤,包括29名公安。但网上流传多张相片,发现受伤示威人数更高,很多都头破血流,而相片其后即被网络审查迅速删除。而根据官方媒体报导,大约30辆汽车,包括6部警车,被翻倒或摧毁。这次警民的激烈暴力冲突显示了,在中国镇压式的独裁制度下,人民对于中共加速实行的新自由主义亲商政策,聚积着爆炸性的极大不满。

《每日电讯报》的驻上海记者,汤姆.菲利普斯报导:“在星期六,发生冲突的初期,据报导一名示威者受伤及被送往医院。这引发更多的暴力冲突,一直至星期六晚上。但中央电视播放的却只有数名男子用拳头袭击一名公安,以及安全部队逃离一群用玻璃瓶掷向他们的暴民。”冲突之后,余杭进入变相戒严状态,警方已封锁示威地区中心中泰乡,并通缉照片被公开的疑犯。官方媒体表示,已有53人被警方逮捕。

在余杭的戒严情况

在余杭的戒严情况

镇压与威胁

余杭的居民表示,政府从没有知会他们关于的兴建焚化炉的计划,亦没有进行环境评估。一群独立的环保人士自己进行了一项调查,并公布了结果,令当地居民警觉起来。《郑州晚报》报导,今年四月,民众收集了约二万个联署,反对兴建焚烧炉。

由四月底起,数百名群众每天聚集于余杭政府的办公室外示威。于5月10日的骚乱之前,已有中泰乡当地居民投诉被公安威胁、恐吓及殴打。而前中泰乡的村长亦因反对焚化炉工程计划,而被高层官员迫使他辞职。随着抗议行动的开始,所有被发现的参与者都被当地政府恐吓。教师和学生都收到由当局发送的短信,警告不要签署请愿书。当地居民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如果你参加的话,他们会打电话恐吓你。如果你是父母,他们会发短信给你,威吓你和孩子不要参与。”

正如在其他大规模的抗议运动里,包工人罢工,线上聊天室在协调行动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这些线上工具也被网络审查。即使星期六警方大规模镇压群众,一群中学生仍然勇于星期日5月11日的晚上继续游行。

环境荒废

近年,反污染抗争运动的力量不断壮大,余杭的抗争就是其中一例。由于中共独裁面临环境的崩溃,严重的空气、水质和土壤污染。有“空气末日”之称的巨大烟雾云现象,瘫痪了主要城市人民的正常生活,尤其于中国北方。科学家警告,如此极端的空气污染问题,就像一个核冬天,减慢了植物光合作用的过程,会对中国的粮食供应造成威胁。上个月的一份报告显示,近五分之一的中国耕地被重金属及其他工业废渣污染,证实了人民对于食品安全的担忧。

若然余杭的焚化炉建成,将会是全亚洲最大的垃圾焚化炉,每年可处理超过100万吨的废物。中央政府亦正策划“垃圾焚烧大跃进”,未来数年内将会有大约300个焚化炉,兴建于全国各个地方,处理城市的大量垃圾。民众担心若然没有加置合适的过泸器,以过泸焚化炉释放出有毒物质,如汞和二恶英,会引致癌症。但政府贪腐情况严重,加上安全和环保标准一向疏忽得恶名昭彰,只会令公众更为焦虑。

一名余杭居民向香港的《南华早报》表示:“我们根本不相信政府的话。他们说会按欧洲环境标准来兴建焚烧炉,但我没有办法信任他们。”

由于政府以往只会于示威行动的压力下“假撤回”,其后秘密重新推行,民众对于中共政权已变得不再信任。这解释了为什么在余杭抗争中,即管地方地府已表示撤回,但运动依然升温。在上星期,政府宣布不能在没有人民支持下进行项目。可是很明显地,一个独裁国家只会强硬打压人民表达反对的意见,因此这句话根本没有意思。

5月10日暴动后有53人被捕

5月10日暴动后有53人被捕

余杭示威运动亦是对于中国社会爆发将至的另一个警示。虽然暂时还没有官方的数据,但相信每年约有十万宗“群体性事件”爆发,包括环保抗议、农村抗争,以及工人罢工。在三月底,茂名市爆发反对兴建化工厂的示威,之前宁波、昆明、大连等地出现类似的抗争行动。几星期前,东莞的大型鞋厂工人亦爆发了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大大冲击了中共政权。这次罢工可能正正预示着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动荡,工人对于工厂倒闭、拖欠工资,及扣缴社保等不公情况的不满已达到沸点。

社会主义者与中国劳工论坛强调,需要将工人斗争以及更广泛的民主运动,与正在觉醒的环保运动连系起来。有需要发起运动,要求政府释放所有被逮捕的反污染示威者,亦需要独立调查余杭的镇压情况。这与要求释放被判监的工人代表和反腐维权人士的情况一样。这些运动都需要与争取一个民主社会主义社会,以取代漠视环境破坏的资本主义“市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