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自由经济示范区

2014年5月17日 下午 6:17Views: 86

工人阶级团结抗争 打倒新自由主义协定

工国委(CWI)台湾

近日立法院经济、财政、内政委员会审查《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草案,朝野两党立委爆发口角及肢体冲突,导致会议中断。

自经区的审核程序可以说是《服务贸易协定》后的另一个“黑箱作业”。就在反服贸占领运动结束后不久,4月28日,国民党召委黄昭顺在21秒内,通过《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草案3条文。此举惹来社会众多不满,国民党政府在通过《两岸服务贸易协定》遇到群众反击后,立即试图急急通过另一条有利于财团的新自由主义协定。

“自由经济示范区”是马政府于2012年提出的又一项新自由主义政策,而《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草案现时正在立法院审议。马政府声称,需要透过开放市场和法规松绑,大幅度松绑投资限制,吸引更多外资企业来台投资,目标使整个台湾成为“自由经济岛”。

事实上,对于上层少数的资产阶级来说,自经区是一个赚大钱的好机会;但对台湾的大多数民众来说,将会是一场社会性的灾难,开放市场将令台湾的公共事业如医疗、教育等领域大幅私有化,医疗作为基本的需求,人命将会更大规模地变成一盘牟利生意。而教育也是一样,自经区将会容许更多“学店”成立,教育变成商品,导致学费大幅上升。

学校变学店 医疗变成生意

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反教育商品化联盟等团体,要求教育领域应从“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全面退出,避免加速大学“学店化”。台湾高教工会秘书长陈政亮主张,教育不是商品,自经区将造成像是学费高涨、高等教育即高等商品的高教阶层化。

医生和医界人士也发起了“台湾医界与公卫界反医疗商品化联盟”,主张医疗属于公共的利益,反对在“自经区”中开放国际医疗营利医院,希望落实医疗去商品化等原则。“民间监督健保联盟”召集人黄淑英认为,医疗是非营利的行为,国际医疗纳入自经区将造成健保资源分配不均、自费费用高涨、医师被剥削的现象。阳明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教授黄嵩立表示,自经区会让医事人员选择到利润较高的商业服务,除了让国内健保医事人员人力不足的问题更加严重。

更多强制土地征收 相等于废除环评

第一波示范区园区包括基隆港、台北港、台中港、高雄港、苏澳港、安平港及桃园航空自由贸易港区,以及屏东农业生技园区。面积相当于三个台北市,3,123个大安森林公园那么大!

“自经区”的成立将导致近年的强制征地,如苗栗大埔等强拆迫迁事件只会更易和更多地发生。这包括利用去管制化的形式来进行征收土地,以及简化环境评估程序,“台湾水资源保育联盟”吴丽慧指等于是“废了环评制度”。

跨国性新自由主义协定 打击工人阶级

政府声称的“创造更多国内就业机会”乃满口谎言。自经区的“法规松绑”,将会令工人保障未来更去管制化,工资、工作条件因而大幅下降。正如台湾劳工阵线所指出的,自经区条例,是政府为了协助财团扫除任何障碍,以自由经济之名行图利财团、侵蚀公共利益之实。不少公民团体也对自经区草案涉及农业、环境、劳工、医疗、教育等有很多疑虑。

不只台湾面对新自由主义的打击,各国资产阶级政府都在积极去管制化,加强签定新自由主义协定,如南韩近年与欧洲、美国、澳洲等国签订FTA;美国政府又在亚洲大力推动签订TPP。

“自经区”跟服贸和TPP等协定一样,将会严重打击工人权益。但同时,在立法院内的口角冲突并没有为群众指出任何方向。实际上,民进党本质上并不反对自经区,就如在服务贸易协定的争议上一样,民进党的立场只强调“程序”问题,要求开公听会审查,而非本质上反对新自由主义对劳动大众的打击,只是在镁光灯前装模作样,为年底的选举争一点支持。面对台湾政治光谱上的左翼真空,现时需要建立一个属于工人阶级的政治替代,取代背后的资产阶级政党。

在反服贸运动后,群众对自由贸易协议祸害的意识有所提高。现时需要凝聚群众反抗运动,以工人阶级(工人、学生青年、家庭主妇、老人、失业者等劳苦大众)为核心力量,反对自经区。社会主义者强调,这个斗争是跨国性的,自由贸易协定令不同国家的工人陷入竞次效应之下,亚太区的工人阶级需要团结起来共同抗争。我们提出国际社会主义制度的替代方案,以民主计划经济来满足社会的需要,不再追逐利润而打击劳苦大众的生活。

工国委(CWI)诉求:

  • 立即废止“自经区”方案
  • 反对医疗、教育等公共事业私有化
  • 向有钱人征重税
  • 建立跨国性的工会运动,团结本劳外劳,要求同工同酬
  • 建立独立于蓝绿以外的工人阶级政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