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2014年大选

2014年5月19日 下午 10:36Views: 39

“非国大”获胜,工人社会党与“经济自由战士”

“非洲人国民大会”(ANC)获得62%的选票,再次赢得了大选。但这也代表其流失了几十万选票,支持率下降了3.5%。鉴于总统祖玛五年任期内丑闻不断,尤其是马里亚纳大屠杀和恩坎德拉门事件,选举结果着实令“非国大”的战略家们舒一口气。然而,这个“好结果”背后隐藏着的事实是,选民对“非国大”的支持持续减少。超过1,000万合资格的人没有进行选民登记,并且600万登记选民没有参与投票。换言之,1,600万人没有参与本次大选。而相应数字在2004年和2009年分别是1,200万和1,240万。事实上,连任的“非国大”只是一个1,100万人支持的少数派政府,支持率仅为32%。

“非国大”不再像04年和09年那样志得意满地对待本次选举。他们后知后觉,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统治,尤其是对工人阶级和穷人来说,并不是天经地义的。“非国大”的竞选机器准备充分,拼尽全力。虽然并未传出广泛直接的腐败,但不等于“非国大”在竞选中公平公正。“非国大”有意将其政党角色与其对社会公共服务的控制相结合。在投票前的几个月,为最贫困者所提供食物包的预算大幅上升,受助人被告知这是“非国大”赠予的,孰不知真正的买单者是纳税人。1,200万福利接受者被告知其退休金、残疾津贴以及儿童照顾服务是由“非国大”提供的。更严重的是,有谎言流传指,一旦“非国大”败选,令人恨之入骨的种族隔离制度将会卷土重来。从“非国大”的得票里,可见人们对选举活动是有所保留的,尤其是老一代选民。许多人并不想投票给祖玛,只是想投票给这个终结了种族隔离制度的党派。

此外,“非国大”的赞助网络也全面发挥效应。国营广播“南非广播公司”停止了“南非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战士”在竞选最后时刻的电视宣传,编造出的理由是这两党会“煽动暴力”。选举日当天,有报道称“非国大”在投票站发放免费食物和T恤,在最后一刻收买贿赂穷人。在南非,大量金钱花在选举上,但对政党的财政公开没有做任何规定。我们可以肯定,大批资产阶级向“非国大”的竞选中投入了大量金钱。“非国大”的领导层实际上就是新兴黑人资产阶级的执行委员会。在“非国大”国家执委会中,50%以上的成员是公司主管,三分之一是一家以上公司的主管,十分之一领导着五家以上公司。而且,其中72%成员拥有公司股份,50%拥有一家以上公司的股份,18%拥有五家以上公司股份。令人震惊的是,祖玛家族中的15位成员与134家公司有关联,其中83家公司是在祖玛就任总统后成立的。据估计,“非国大”副党主席Cyril Ramaphosa拥有资产超过60亿兰特币。

“工人社会党”(WASP)在成立不到一年,面对“非国大”这只巨兽,在组织竞选活动上迎接巨大挑战。我们仅仅超过8,000张选票(支持率0.05%),当然对低于预期的票数感到失望。然而,低票数并不能抹杀工人社会党在成立短时间以来,在争取工人阶级支持方面的巨大进展。我们的得票数可能很低,但这代表着最有阶级意识的工人。我们已经接到矿工、工厂工人代表和工厂工人的来电,消除他们对于工人社会党领导的疑虑,并鼓励他们继续建立这个属于“我们”的党。

缺乏竞选资源是最根本的问题。我们付出巨大努力筹集资金,来支付钜额选举保证金,这令我们在筹募选举物资和经费的第二阶段时,有超过一个月没有花一分钱。无疑,如果我们有资源接触到更多的人,得票数会更高。另外,今年年初,媒体就决定了报导手法,将本次竞选说成是“非国大”、南非民主联盟和“经济自由战士”三者之间的角逐。工人社会党实际上被排除在任何严肃的新闻报道之外,连我们的竞选宣言发布会也没报导。然而,他们却报道了规模很小的宗教政党“王国治理运动”的发布会,其得票低于“工社党”。

但也有其他重要的政治因素要考虑。不幸的是,工人社会党没能在矿工中稳固地位。尽管“民主社会主义运动”(DSM)在成立“工社党”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将大部分矿工从背信弃义、靠拢“非国大”的“全国矿工工会”(NUM),转移到当时还是弱势的“矿工与建筑工人联盟”(AMCU)的运动中,“矿建工会”领导层却用尽各种手段,削弱我们对矿工的影响。“民社运”以及“工社党”的成员及支持者受到迫害,并被踢出工会,往往还会因此失去工作。此外,铂金矿工为争取加薪已持续罢工三个月,新成立的“工人协会联盟”(WAU)企图利用部分行业矿工的低落士气,取得自己的好处。在一些妒嫉我们的“左翼”的推波助澜下,“矿建工会”领导层散布谣言,声称“工社党”受到工人协会联盟这一黄色工会庇护。因此,“矿建工会”领导层杀气腾腾,加上矿工认为“团结为重”这可理解的心态,在这场生死罢工中,“工社党”在铂金矿工场里难以进行运动,甚至有些同志面临死亡威胁。

“南非全国金属工会”(NUMSA)在12月份的一个特殊大会上,作出了一个英勇的历史性决定- 不再为“非国大”助选。不幸的是,该工会除了承诺在2016年前建立一个工人政党外,就未能再用自己的地位发展下去。“工社党”花费数月,说服南非全国金属工会领导层不要放过这个历史性的机遇,通过在2014年的选举争取几席,从而为真正社会主义建立桥头堡。我们邀请南非全国金属工会来参与“工社党”的领导层,在“工社党”的竞选名单上派出“全国金属工会”的候选人,并指出此举实际上是向“全国金属工会”特别大会上的民主决定致意。遗憾的是,工会领导层并没有接受我们的邀请。

尽管如此,“工社党”通过竞选活动,在“全国金属工会”的成员、活动分子、工厂工人代表以及支部间,打下了重要的基础。但“全国金属工会”没有明确呼吁的在选举中支持谁,在广泛的成员间造成影响。许多人会将对工人阶级替代方案的期待,推迟至今次选举之后,或者只是投票给一个政党,以减少“非国大”议席。这情况下,大多数选票都投给了“经济自由战士”,而此党派在本次选举中的进展,将使建立社会主义纲领的工人群众政党更为困难。即使如此,在未来几周里,如果南“全国金属工会”能够迅速坚决地采取行动,高举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工党旗帜,依然可以夺回主动权。

“全国金属工会”领导层的立场,被南非其他左翼利用作为藉口,在“支持NUMSA”的面纱下,不支持“工社党”。“民主左翼阵线”(Democratic Left Front)作为一个中产阶级学术团体,仿效“全国金属工会”,同样避免为选民提供任何清晰的方向,选择“支持投废票、将选票留给未来的工人政党,以及把票投给反对资本主义的力量,作为2016年大选打造反资本主义选举平台的第一步。”这团体只讲“反资本主义”而不讲“社会主义”,只讲“平台”而不讲“政党”!即使如此,这个软弱的立场也没有完全得到拥护,“民左阵”(DLF)领导层刻意阻挠自己的成员支持“工社党”或为“工社党”助选。任何这些空头“社会主义领袖”对于“工社党”选票结果的批评,都不必认真对待。无论他们怎样吹嘘自我实现的预言,都无法贬低那些英勇付诸实行者的角色,而非冷眼旁观。然而,也有许多“民左阵”的成员还是克服了其领导层的犹豫不定,为“工社党”助选。

四月中,Ronnie Kasrils等从“非国大”决裂出来,并受尊重的前抗争老兵,发起了“投‘反对票’运动”,将其他左翼混乱的立场根据其逻辑得出结论。这项运动呼吁选民投废票,或把票投给“小党派”(在本次选举中有很多)。“工社党”曾与Ronnie Kasrils接洽,并提醒“投‘反对票’运动”的呼吁会混淆视听,除了赢得肤浅的“精神胜利”外并无任何作用。废票实际上增加了“非国大”的得票率,笼统地呼吁支持“小党派”也只会分散票源。事实上,本次选举中的废票数量仅比2009年高0.01%,新一届国民大会中“小政党”的席位也有所减少。

最终,“工社党”受到“经自战”严重挑战。“经自战”表现不俗,赢得了超过100万张选票,相当于接近30个国会议席,还有约30个省级地方议席。“经自战”是一个左翼民粹政党,实行国有化和充公土地等左翼纲领,对青年人和穷人有很大吸引力。其领导者为被开除的“非国大青年联盟”主席Julius Malema,因此拥有大量青年成员追随。他在“非国大”期间,也与新兴黑人菁英有许多联系。这些都为“经自战”提供了必要资源以进行有效的选举运动。“工社党”敦促“经自战”成员开放地讨论纲领,以及工人阶级的当前任务,并检视“经自战”进入国会后,在资产阶级无情压力下应扮演的角色。

去年八月,“工社党”和“经自战”进行了讨论,我们提出组成一个选举同盟,提出联合候选人名单,目的是集中反“非国大”的票源,作为关键的战略目标。然而,很重要的是,“工社党”和“经自战”对国有化、社会主义,以及其他问题的态度不同,令我们要在工人阶级和穷人面前继续辩论这些问题。随着马里卡纳(Marikana)屠杀后,帮助工人阶级厘清实现社会主义的政治任务,是根本而重要的。不幸的是,“经自战”拒绝了组成选举联盟,并实际上要求“工社党”解体,停止就纲领性政治的问题进行讨论。在“经自战”如此回应后,“工社党”只能选择独自参选。

“经济自由战士”稳步上扬,但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平。部分原因是该党领导在成员间夸大期望,但结果也反映出工人阶级对该党的怀疑。例如“全国金属工会”在十二月的特别大会上,明确地反对“经自战”,因为该组织没有提出由工人掌管国有产业,且对社会主义的态度模棱两可。如果“工社党”和“经自战”能够达成原则性的协议,选举同盟可以作为桥梁,将工人阶级与“经自战”势力联结起来,至少可以在选举中给“非国大”重重一击。很不幸,良机再次错失。

尽管“工社党”没能填补“非国大”留下来的左翼真空,我们必须再次肯定参与此次选举是正确的。我们起到了先锋作用,并为发展一个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工人政党打下重要基础。此过程将会持续下去,并在下一阶段加速发展。我们已经在工人阶级、社区和青年人中,赢得了对于革命社会主义理念的重要支持,并将在选举后巩固这一地位。我们一直强调,“工社党”首先是一个抗争型政党,是建立工人群众政党的迈进一步。现在,我们将把注意力放在组建一个工人群众政党、联合服务传递的示威,并建设一个强有力的社会主义青年运动。

在未来的时间里,工人社会党将继续与南非全国金属工人以及其他势力参与讨论,团结抗争,以迈向建立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工人群众政党。“非国大”在本次选举中取得多数,但这并不代表一切已经终。新政府将面对今天同样的社会危机。在表面的授权下,“非国大”将更大胆尝试推行“全国发展计划” - 拒绝国有化、强调“市场化解决方案”以及放松管制。这意味着更多新自由主义的打击,以及更多的阶级斗争,工人社会党将参与其中,而建立一个基于社会主义纲领的工人群众政党的必要性,将也前所未有地清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