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女学生绑架案震惊世界

2014年5月29日 下午 5:03Views: 65

资本主义之下能否解决博科圣地暴乱?

Hassan Taiwo Soweto 民主社会主义运动(CWI尼日利亚)拉哥斯

4月14日,在博尔诺州的小镇奇博克,博科圣地从一所公立中学绑架超过两百名女学生,举世愤慨。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上展开声势浩大的声援活动 #BringBackOurGirls,尼日利亚国内外的数个城市也举行了示威抗议。

至今最响亮的诉求是让女孩安全归来,然而博科圣地自4月14日便不断发动致命攻击,无疑大家都希望能立即终结此一暴乱。女孩的父母家属甚至不能信任政府能有效营救她们。

博科圣地的起源

这次危机再度突显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的政府是多么软弱无能。然而劳动大众及青年千万不可将强势总统视为博科圣地暴乱的解决之道。实际上,总统的失败同时也反映了尼日利亚新殖民资本主义的失败。资本主义给大众带来诸多苦难,例如前途暗淡、绝望、失业和贫穷,博科圣地是由此应运而生的产物。

2009年,博科圣地领导人Yusuf Mohammed被捕,大多数尼国人民大概是在此时首次注意到这个组织。警方先在电视上大肆宣扬,然后未经正当审判程序便处死他。此前,博科圣地是一个基本教义宗派,正式名称是Jama’atu Ahlis Sunna Lidda’awati wal-Jihad,在阿拉伯文中意为“致力传播先知教导和圣战的人”,为其他穆斯林社区和人民所容忍。但就如同多数的基本教义宗教团体,博科圣地不仅仅是发表恶毒的宗教言论,也谴责社会不公、经济剥削、官僚贪污,尤其尼日利亚北部的寡头统治者,博科圣地时常公开指责为“异教徒”。

尼日利亚腐败的资产阶级统治菁英时常是靠西方帝国主义国家来撑腰,例如欧美强权。帝国主义国家的全球金融组织 — 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 — 出于战略考量及经济利益,在非洲、拉丁美洲、中东推举腐败政权。如今,西方强权担忧社会危机和腐化无能的政府将使全西非动乱,所以正在以大规模绑架案为藉口来干涉。据报导,一些美军部队已进驻尼日利亚。有些人或许会欢迎更有效率的外国部队,但事实与舆论宣传相反,外国部队来此的目的并非人道任务。每每西方强权看似关注人道救援,事实上只是为了战略利益着想。

多年来,美国政府一直紧盯尼日利亚,认为“贫富差距和宗教分裂使尼国政权体质虚弱”。2008年,宾夕尼亚的陆军战争学院举行战争演习,设想尼国政府濒临崩解,而美军介入以保护石油供应来源。(《卫报》伦敦,2014/05/09)尼国联邦政府和地方长官的软弱无能,又一次在这场危机中表露无遗。这样的情况下,西方势力意图加强在尼日利亚的影响。因此,已经有报导指出,美军等外国部队将会长驻尼国,直到2015的选举之后。

博科圣地心目中的济世方法是实行沙里亚(严苛的伊斯兰教法)。尼国既然缺乏工人阶级意识形态作为替代方案,这种基本教义派的教义稍带激进思维,尼国北部的青年肯定会支持,因为他们深陷贫苦,且多数未受教育,感到受尼国自称的繁荣所遗弃。而且博科圣地还提供住所、食物、基本物资,贫苦青年蜂拥而至。博科圣地迅速壮大,拥有大量青年支持者,博尔诺州的政客若想在博奕中取得政治权力,就不能忽视这股势力。

据报导,2002年,博尔诺州的前州长Ali Modu Sheriff联络博科圣地,希望获得选票支持,并承诺将在全州实施沙里亚法。虽然这则报导被强烈否认,但州政府的确为博科圣地暴乱推波助澜。2009年,州政府开始打压博科圣地。Yusuf Muhammed未经正当法律程序就被处死;若有组织成员逃过警方逮捕,妻子家属便会被羁押。但这些打压却令博科圣地在地方的支持增长。不久,组织的领导人便换成路线更强硬的基本教义信徒了。

博科圣地见证了资本主义在尼日利亚的失败。自从尼国脱离英国殖民,北部的统治阶级菁英统治了超过立国一半历史之久,然而在正规教育、医疗卫生、创造就业方面政绩甚少,北部地区情况尤其惨淡。正因如此,北部有一种运动风潮出现,驳斥西方教育的正当性;不只出于宗教立场,也因腐败的统治者通常也受过西式教育。

虽然尼日利亚拥有大量自然和人力资源,但利润导向的资本主义使80%的石油利润仅图利了极少数人,而大多数人注定要奋力争夺剩余的20%。根据最新数据,尼日利亚已超越南非,晋身非洲最大经济体。非洲首富也是尼日利亚人,尼日利亚境内更有数百架私人飞机,以满足富人的异国生活情调。然而,1亿以上的尼国人民生活贫困,5千万以上的青年失业,无家可归的游民人数未知。异化加上大众苦难,正好为博科圣地等暴力叛乱团体创造出良好的发展条件。

资本主义之下并无出路

以上的背景情况下,尼国所谓的反对党及工运的回响却是糟透了。在资产阶级反对派或工人运动欠缺清晰有效的替代下,博科圣地的威胁会更恶化。例如,Nyanya发生第二次炸弹攻击之后,尼日利亚工人代表大会(NLC,主要工会联合会)只发表了充斥着宿命论的平淡声明 — “We shall overcome” — 呼吁政府提供更多安全措施。正如我们所强调,NLC非但没有驳斥帝国主义军事干涉,反而一如过往,支持在尼国东北部持续升级的军事行动。

许多人希望军事干涉能安全救出奇博客的女学生并结束暴力,这是可理解的。但进一步的军事行动于事无补。就算是西方帝国主义的“专家”和部队插手也无法解决。

首先,即使东北部三州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且有数十亿奈拉用来军购、训练、部署等等,博科圣地暴乱却越来越严重。攻击和杀戮持续之势未曾减弱,而且博科圣地已经能够在东北部势力范围之外发动攻击。

军事行动若是缺乏人民的主动支持,便无法根除这类性质的暴乱。尼军在东北部犯下许多残酷暴行。例如,在3月,国际特赦组织声称,在一天之内有600人被拘留人士,在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便遭军队处死,当中大部分是非武装人员。政府根本无法指望人民会同情军队,从而提供相关资讯来定位并打击博科圣地。甚至当民众向保安部队通报博科圣地所发动的袭击,他们对军队的低落效率感到担忧。

迄今,所有军事行动只加强了打压力道,对付劳动大众的民主权利。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幌子之下,联邦政府经常禁止示威,也会驱散任何“未经许可的集会”。进一步的军事化将对劳动大众产生可怕的后果,而这正是工运官僚正在做的。

帝国主义介入

美、法、英等帝国主义国家为了控制中东的石油和矿产,加上帝国主义地缘战略的考量,精心计划残忍的战争,导致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恐怖主义在全球成长并扩散。美国的“反恐战争”无可避免地造成反效果,使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和盖达组织残余从中东扩散至非洲。

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出兵伊拉克、阿富汗、索马利亚、利比亚,大幅加剧这些国家的内政问题,而且自从帝国主义部队以恢复秩序之名干涉后,至今没有一国能重回稳定政局。帝国主义国家的终极目的是保护自身的经济利益。一位《卫报》(伦敦)专栏作家对此有贴切的描述:“西方干预会把尼日利亚变成非洲的阿富汗。”

在打击博科圣地暴乱的战斗中,尼国劳动人民只应该接受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

有人依然寄望军队和外国列强能解决问题,却没有了解到,只要资本主义持续制造大众苦难和绝望处境,即使博科圣地暴乱平息,或转入地下,或被击垮,更多致命的宗教种族暴乱也会继续兴起。

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法

就工人运动而言,唯一有效的战略是动员工人和受压迫的大众,让他们去掌握自己的命运。劳动大众一旦组织动员起来,会比任何军队或恐怖组织更强大。首先,工运应发起一整天的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向贪腐的资本统治菁英和博科圣地发出一个讯息-有组织工人准备抵抗两边的攻击去捍卫自己。

透过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正可显示工运能够反击贫穷、失业、无家可归的现象,让青年不再投向博科圣地等反动势力,就能开始削弱其支持基础。团结一致的工人阶级不但能够打击恐怖组织,还能挑战统治菁英的利益。2012年1月,由于废除燃油补贴和油价上涨,尼日利亚发生了总罢工和大型示威,期间全国没有任何炸弹攻击。

东北部一向受到博科圣地的威胁,工人运动必须扮演领导的角色,动员工人、群众和青年去负责保卫邻居及社区。首要之务是成立民主、多种族、多宗教的自卫委员会。委员会必须由整体社区来控制,负责巡逻、搜集资讯,并和受到民主监督的安全机关合作。但若要收长远之效,就必须建立全尼日利亚劳动人民、穷人和青年的团结运动,致力于结束资本主义造成的社会经济危机。唯有如此,才能削弱博科圣地的大众支持,也能防止工人为争夺土地水源等资源而内斗。

非常不幸,目前的工党领袖并未打算去采用这样的行动方针,因为他们无法设想一个超越资本主义的美好社会。他们之中有许多人现在正准备支持Jonathan的连任选举,正如名不副实的“工党”领袖一样。这群官僚享受着特权的生活,害怕任何削弱贪污统治菁英,及造成革命形势的行动,因而按捺不动。

民主社会主义运动(DSM)长久以来呼吁建立以社会主义为纲领的工人阶级政党。为迈进一步,我们已开始争取登记“尼日利亚社会主义党”(SPN),为劳动大众和青年提供组织的平台。我们坚信必须要有一个新政府,由工人阶级组成,实行社会主义政策,如此才能重建尼日利亚,并且确保国家庞大的财富是用来改善大多数人的生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