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选结果显示人民不满

2014年6月1日 上午 6:00Views: 123

无论是旧政治精英还是民粹主义者,都不是工人穷人的出路

Iyan, 工国委(CWI)马来西亚

4月9日,印尼举行了国会大选。5月9日的点票结果显示,由梅加瓦蒂(2001年至2004年的印尼前总统)领导的印尼斗争民主党(PDIP)得票率为19%。而由独裁者苏哈托统治了32年(1966-1998)的“专业集团党”(Golkar)得票率为15%,居第二位。排在第三位的是“大印尼行动党”(得票率12%)。这个党的领导人为前陆军将军,普拉博沃,他在1998年曾在苏哈托独裁政权下严重侵犯人权,因而面临指控。

虽然每个党在大选中的得票比例已十分清楚,但整个大选还没有完结。7月9日将会选出印尼的下一任总统,以接替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政党必须获得至少25%得票率,才有资格竞逐总统席位,因此今次唯一的办法便是通过组成联盟。现时各党派的政治菁英正忙于谈判上。

如果在总统大选中没有候选人获得超过50%选票,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将会在9月举行的第二轮选举再次竞争。出现这情况的机会相当高。

民主斗争

印尼在过去曾为脱离殖民主义、争取独立而斗争,因此深受左翼思想影响。但在1965-1966年,数以十万计的印尼共产党成员、支持者,以及华人受到屠杀后,苏哈托维护了他的独裁统治长达32年。

自从推翻苏哈托的政权后,出现了多个新自由主义及自由市场的政府。政府腐败成风、基础设施匮乏、食粮价格急升,卫生服务差劣,人民生活水平低,经济前景不明,人们越来越不满。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政府现时的支持率,是自他2004年上台以来最低的。

人民希望新任政府能够从苏哈托倒台15年后的新专制统治中解放出来,并解决多年来的社会和经济问题。但部分人民已对选举和政党的希望幻灭,因为各个政党都没有解决人民日常生活的问题。这就是今次选举投票率比以往低的原因,只有73%。

在苏哈托独裁政权倒台后的1999年选举中,投票率高达93%,显示了人民对于改变国家及实现民主政府,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在之后的换届选举中,投票率不断下降。在过去的三次大选中,获胜政党的得票数比“白党”(投弃权票以表示不满的人士)的票数还要低。

过去三次大选的真正赢家都是“白党”。他们当中许多人已对选举失望,因为选举并没有为社会带来真正的改变,而他们视主流政治为“政治野生动物园”,即资本家攻击人民需要的政治操场。但投弃权票并不足以改变大部分的社会和经济问题,这种不满的力量需要被引导到建设一个取代亲资政党的政治力量。

左翼政党的失败

苏哈托倒台之后,印尼亦有一些关于民主权利的改革,包括组织工会和政党的权利。这都有助有工人阶级和穷人建立自己的政治上的声音和想法。在2012年和2013年的全国总罢工中,可见工人阶级的巨大经济力量是可以挑战资本主义的。但至今,这种力量并没有被引导到建立一个代表工人阶级的政治替代方案。与之相反,一些工会领袖和左翼社运人士支持亲资的候选人或政党,视之为“进步资产阶级”或“两害取其轻”的代表。

人民民主党(PRD)在推翻苏哈托政权起重要的作用,它曾经是年轻激进左翼人士,甚至某程度上是工人阶级的聚焦点。但从1999年起,它都未能解决于党内的分裂和意识形态的危机,曾受进步青年欢迎的激进政党已变得没有意义,因为他们没能回应“烈火莫熄”运动推翻了苏哈托后出现的政治情况。他们本有机会发展出革命的路线及社会主义政策,走向工人阶级当中略,但他们却允许跟随梅加瓦蒂(Megawati)的政治菁英主导了方向。

严重的政治错误影响了人民民主党以及印尼左翼运动的发展。在苏哈托下台一年后举行了第一次的大选,人民民主党仅得到0.07%的民众支持,未能赢得任何一个国会席位。大选中的失败导致党内不和,至今仍没有得到恢复。不少党员更放弃激进的立场,反而选择参与支持资产阶级的政党。有的甚至成为了政府的代言人,违背了工人阶级的利益。

自从1999年的大选后,再没有任何一个是激进左翼参选。在过去,左翼选择加入斗争民主党(PDIP),视之为“进步资产阶级政党”,但现在他们的选择并不是基于政党进步与否,而是基于该政党的受欢迎程度,以及有多容易让他们进入议会。

人民民主党(PRD)

旧政治菁英的回来

由于左翼存在政治真空,没有政党代表工人阶级​​和穷人,因此国会大选中旧政治精英得以强化起来。除了斗争民主党的佐科威,几乎所有角逐总统选举的的政党领导人和候选人,都曾经是苏哈托政权的一部分。16年来苏哈托家族没有执政,而今年苏哈托其中一个儿子为专业集团党赢得了席位。在竞选期间,他的宣传是:“这是怎么回事?生活在我父亲的年代更好吧,对吧?”。

即使没有民主,有些人仍觉得生活在苏哈托政权下会更好。这是因为生活水平的恶化使人民希望幻灭。世界银行三月份的报告显示,印尼的坚尼系数从2005年的0.35上升到2012年0.41,过了0.4的水泙。联合国说明,印尼收入差距大,是社会动荡的前兆。

工国委(CWI)强调,在1998年的“烈火莫熄”运动里,仅仅争取民主和改革是不够的,应该提出社会主义的诉求,针对工人阶级和穷人的社会及经济需求,从而带来真正的改变。如今,专业集团党(Golkar)企图利用人们对社会及经济沮丧的情绪来重夺支持。他们推举商业钜头阿布力扎.巴克里(Aburizal Bakrie)为总统候选人。阿布力扎曾任经济部长,是掌管庞大的巴克里集团的巴克里家族之主。

政治菁英中最受瞩目的人物为普拉博沃(Prabowo),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婿。他曾在1998年策划指挥了对活动分子(包括人民民主党重要成员)的绑架事件。被军队开除后,他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大印尼行动党”,并从2004年开始参加大选。左翼激进分子和民主团体憎恨普拉博沃,因为他的军事背景以及曾经对人权的严重践踏。但如今他却得到一些左翼分子的支持,其中更有之前绑架事件的受害者。

普拉博沃承诺发展一种“人民的经济”,在农业方面的投资将比从前翻十番,70%的印尼人仍然以农业为生。但基于印尼“脆弱的经济”和经济增长放缓,这种“人民的经济”很难在资本主义和地主所有制下得以实现。

普拉博沃也得到了印尼最大的两家工会“印尼金属工人联盟”(FSPMI)与“印尼工会联盟”(KSPI)主席伊克巴尔的支持。这两家工会领导了2012和2013年的全国性罢工,有超过200万工人参与。不幸的是,这些工会的领导层对普拉博沃所坚持的反民主、反工人立场视而不见。伊克巴尔对普拉博沃侵犯人权的行为所作出的回应是“普拉博沃的确与践踏人权有关,但那与工人的生活无关”。

印尼五个伊斯兰政党的支持度增长了1%至9%之间,总得票率为31%,的确不容小觑。他们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动用伊斯兰政治措辞,未来几年可以利用不断恶化的社会以及经济状况,获得更多支持,特别是在右翼世俗化政党一再令群众失望的情况下。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突尼斯“复兴运动党”的经验表明,这些伊斯兰政党当权后也接受资本主义的统治,没能力把人们从社会危机和经济危机中解救出来。

佐科威的民粹政治

国会选举中拥有最多席位的斗争民主党(PDIP),其总统候选人佐科威多多(人称“佐科威”Jokowi),极有可能当选下届总统。他是唯一没有通过老一代政治菁英来获得政治影响力的候选人。过去两年间,佐科威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这与他简单实际的领导风格不无关系。他的良好声誉也将他与其他政治菁英区别开来。他的言谈举止非常平民化,因而得到了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支持。

在竞逐连任爪哇州中部梭罗市市长期间,佐科威获得了超过90%的支持率。2012年,在“世界市长计划”关于世界最优秀市长的评选中,佐科威在官网上名列第三!他在城市治理方面较其他市长更出色,从这点所取得的的成就,得到了饱受社会不公与政府腐败之苦的印尼民众的广泛好评。尽管他作为梭罗市市长的任期还未结束,雅加达的群众就积极鼓励他参加当地2012年的选举,竞选雅加达地方首长。

佐科威就任地方首长后愈发受到群众欢迎,这归功于他处理问题时脚踏实地的行事风格,还有针对公众的不满。斗争民主党立即利用佐科威的高人气,将其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舍弃了曾在2001年至2004年担任总统的政党领导人梅加瓦蒂。梅加瓦蒂在执政期间,由于实行右翼亲资政策而受到诟病。

备受瞩目的工会领导人伊克巴尔(Said Iqbal)公开支持普拉博沃,并谴责佐科威的政策没有支持工人阶级的需求。他反对佐科威的主张是正确的。尽管受到大众的喜爱,就其为商人阶级制定的政策而言,佐科威明显地支持以利润为导向的资本主义制度。在2013年由伊克巴尔领导的全国大罢工中,佐科威反对工人提高最低工资的要求。最终他迫于压力,同意增加雅加达各省的最低工资,但增加幅度远低于工人的要求。

佐科威是最受国际资本家和外国势力(尤其是美国)喜爱的总统候选人。《金融时报》称:“对许多国际投资者来说,威多多先生和备受喜爱的新一届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是一样的:作为作风实际的新人,他们的当选有望改变低迷的现状,并强劲地推动停滞不前的改革,包括削减津贴,并修改官方的繁文缛节。”资本主义媒体所指的“强劲改革”实际就是加速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进一步打击工人阶级和公共部门。

鉴于佐科威的重商政策,工会领导人伊克巴尔拒绝为其助选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普拉博沃对待工人阶级的态度甚至比佐科威更差,伊克巴尔对普拉博沃的支持表明,他是在追求自己的政治利益,而不是组成工会的工人阶级的利益。今年年初,普拉博沃名下一间公司的600名员工罢工抗议拖欠五个月工资。普拉博沃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他如果成功当选,必将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普拉博沃还支持“反共战线”,一个会对左翼激进分子进行身体攻击的非政府组织。

佐科威一度被大多数左翼分子和人权分子视为对抗普拉博沃的唯一希望。其中许多人志愿为佐科威助选,但佐科威从未清楚地表明对普拉博沃等践踏人权者的态度。如果“廉洁先生”佐科威赢得选举,他的班子也会像其前任一样,无可避免地带有腐败色彩。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逻辑。

斗争民主党(PRID)总统候选人佐科威

印尼需要工人群众政党和社会主义!

印尼的经验再次表明,在资产阶级的选举和政治争斗中,人们只能在差中选没有那么差的一个。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我们缺少一个建立于基层、能够代表工人阶级和农村贫民的政党。

工人运动的增长和强度在近期的总罢工中显得耀眼,但其欠缺一个愿景,以建立一个能够代表工人需求的政党。目前,众多左翼团体,无论是从人民民主党中分离出来与否的,尚无一能在工人阶级和农村百姓中产生广泛影响。印尼的社会主义者应从印共和人民民主党等左翼的经验中学习,改正其错误,从而建立一个代表工人阶级和农村百姓的替代。这也是争取那些“弃权者”的方法,把他们赢到一个新的工人阶级政党,以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

印尼2012年200万工人罢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