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反紧缩选票激增

2014年6月8日 下午 8:10Views: 38

社会主义党(CWI爱尔兰)赢得第2个国会议席,而反紧缩联盟(AAA)则获14市议会议席

Danny Byrne 工国委

欧洲议会选举于五月底举行,爱尔兰与其他国家一样,在选举中整体上拒绝了亲紧缩的政府。爱尔兰5月23日进行了三个不同的选举:全国地区议会选举、欧洲议会大选,以及两席国会补选。这是自2011年爱尔兰统一党与工党组成联合政府以来,首次的全国性选举,而该政府一直大力推动欧盟所支持的紧缩政策。

社会党(CWI爱尔兰)与(由社会党发动的)反紧缩联盟,在这次选举运动中非常成功,包括是社会党的Ruth Coppinger在都柏林西赢得了第2个国会议席,并且取得了14个市议会席位。虽然Paul Murphy未能连任欧洲议员,但在选举中赢得了三万票。

选举结果的特征为反对紧缩的激增,以及执政党派的挫败。面对不断恶化的生活危机,六年来的工资下滑、大量失业、房屋危机与大量向外移民,政府“经济复苏”的说法简直是贻笑大方。选举结果已经进一步导致政府的危机,而工党领袖、副总理艾蒙.吉尔摩(Eamon Gilmore)亦引咎辞职。

政府所遭受的失败是明显的。爱尔兰统一党比上次大选失去了12%的得票率,而工党甚至几乎全军覆没,从上次大选的19%跌至7%。

中低收入选民拒绝为了打击政府而仅仅支持反对派爱尔兰共和党(在资产阶级两党政治中的另一派),因此这不会带来实质改变。群众不仅想惩罚政府,更反映出对左翼替代方案的渴求。

新芬党成为了选举的大赢家─其支持度大幅上升,并成为了首都都柏林的最大党。除此之外,就是独立候选人(尤其是被视作反紧缩、反水务税等的候选人),以及战斗型的左翼,包括社会主义党和反紧缩联盟。

爱尔兰社会党第二位国会议员Ruth Coppinger

爱尔兰社会党第二位国会议员Ruth Coppinger

工党覆没

工党遭受巨大的挫败,沦为选举中的大输家。他们失去了所有的欧洲议会议席,并在地区选举中覆没。在都柏林市议会中,工党在选前为最大党派,如今跌至排行第五。

虽然吉尔摩辞职了,但是工党并不会有真正的“路线改变”。Joan Burton被视为最有可能成为吉尔摩的继任人,是负责削减社会保障与儿童福利的内阁部长。当然,面对选举上的亡党危机,不能排除工党在短期的未来退出政府。

大量的工人阶级于2011年大选投票给工党,支持其反三马车的言论(三马车指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会,这些机构为危机的国家提出紧缩政策),并反对削减社会福利,但却一夜之间“倒戈”成为三马车的虔诚奴仆。在工党领导层变节,走到资本主义阵型的几十年后,实际的事件和经历让广大的劳动者终于意识到了这点。

社会党在都柏林西的第二名国会议员Ruth Coppinger

都柏林西的补选由社会主义党的Ruth Coppinger胜出,可能是最能清晰表达这现象。前工党国会议员在2011年补选中胜选后又辞职,这次选举是为了填补该空位,而工党候选人在是次选举中只排第七。

尽管社会党同时在39个地区选举中竞逐,还有都柏林的欧洲议会选举正在进行,社会党在全国补选中还是发动了一场无与伦比的选举运动。我们的选举材料、海报和政纲都充分表达了被工党背叛的工人阶级群体的愤怒。“工党在水务税和紧缩政策中出卖我们:不要只对着电视机面前怒吼”、“工党:不撤回水务税,等着选票崩溃吧”等都是社会党和反紧缩联盟海报上的口号,贴满整个选区中。

尽管在全国有趋势靠向新芬党(该党在都柏林西的选票也大幅增加),但Ruth与社会主义党能够如此轻松取胜选,也是验证了我党的力量、理念与,及我党在该区的政绩(同属社会党的Joe Higgins过去近25年来都是为该区的政治代表)。

爱尔兰社会党国会议员Joe Higgins

爱尔兰社会党国会议员Joe Higgins

反紧缩联盟在地区选举突破

反紧缩联盟派出40名候选人在在6个不同城巿的选区参选。联盟是由社会主义党和各不同反税项的独立运动组织组成,当中有约一半的候选人为社会党成员。联盟的成立是始于反对家户税和财产税的斗争,曾经一度组织起超过一百万人拒绝缴付家户税。

这次选举运动获得空前的成功,代表着左翼抗争的一次重大突破,更为工人阶级的下一个战役带来巨大价值。反紧缩联盟在5个巿议会里赢了14席,差点更可赢得另外3席。

可能最重要的是,反紧缩联盟在利默里克巿(Limerick city)有所突破,4名候选人中有3名当选,加上科克巿( Cork City)的3名候选人当选,足以令反紧缩联盟成为唯一一个在爱尔兰三个主要城巿里,拥有重要基础和公众代表的个战斗型左翼组织。

Paul Murphy 取得了3万票

Paul Murphy 是社会主义党在欧洲国会的现任议员,在欧洲都柏林选举选区里拿了接近3万张第一选票(选民可投票支持多名议员,并排序支持),排名第五,领先工党。考虑到一些情况,例如大量选民靠向新芬党,且由社会主义工人党(SWP)主导的宗派主义组织“人民先于利润”(People Before Profit Alliance)与Paul Murphy打对台,这显然已是可观的成绩。

“人民先于利润”的Brid Smith与社会党的Paul打对台,分裂并破坏了左翼的力量。这在竞选早期就改变了选举运动的活力,民意调查显示出左翼的分裂和边缘化,公众感到左翼取得的议席不那么可靠。

因为新芬党似乎在欧洲议会里反紧缩派中的最可行的选择,在情况赢得很多支持。直至现时为止,Brid Smith的辩驳论点竟然是“从来没有人反问过,为何统一党或共和党一起参选,分裂自己的选票”!这种对左翼及反紧缩运动的宗派主义路线,可以在未来破坏反税项、争取房屋等战役成功的机会。

“人民先于利益”…是的,但“党先于人民”

“人民先于利益”…是的,但“党先于人民”

新芬党的崛起

新芬党(SF)在地区选举的选票上升至差不多16%,仍然代表其支持度大升。这是建基于该党最近4-5年来发展并完善了反紧缩、反三马车的言论。新芬党在南爱尔兰发表反紧缩的修辞,在北爱尔兰则作为联合政府一员实施紧缩,却有技巧地将两者结合起来。同时,该党也利用过去反建制的名声中得益。

不过,新芬党并非战斗型的社会主义运动,也非将自己建基于工人斗争,而是以激进民族主义及反削支的旗号,而不会彻底与大商家的统治决裂。新芬党虽然口头上反对家户税和水务税,但在集体杯葛运动中却缺席,而杯葛运动是由社会党等战斗型左翼建立及领导的。新芬党领导层的愿景只是在未来的大选里加入政府,很可能与共和党组成联合政府。这可能会重覆工党的错误,令大量曾对新芬党有信心的工人幻想破灭。事实上,在选举后的几天,新芬党的发言人就曾向记者说,该党是反对杯葛水务税的运动,且当他们进入政府时,就并不会坚持反对了!

在这次地方选举及都柏林西补选,战斗型左翼取得突破,必须将之用来准备斗争,反对三马车的持续紧缩,无论是什么政府所执行的。这几个选举结果可以为反对工人阶级注入希望,展示是可以有效对抗反紧缩开支的。社会党和反紧缩联盟现在会运用这次选举的成功,去建立运动并抵拒攻击,例如反对水务税之上。在这基础上,社会党会有信心继续建立一个工人及青年的新群众运动,取代那些出卖人民的政党,并以社会主义的路线改变社会。

反紧缩联盟(AAA)取得14个市议会议席

反紧缩联盟(AAA)取得14个市议会议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