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选举:反资本建制的抗争

2014年6月9日 上午 9:00Views: 56

极右派有所增长,但真正左翼亦取得一些成功

Peter Taaffe 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威尔斯)总书记

欧洲议会选举中,在一些关键国家里极右派及其盟友选举“大胜”,早已预料到的所谓“地震”发生了。在英国,独立党(Ukip)成为了第一大党,将工党推到第二位,而“执政”保守党则丢脸地退倒至的第三位,而自由民主党更被彻底羞辱,只剩下一名欧洲议会议员!

在法国,执政社会党身陷更糟糕的灾难,整体的选票减少至只有14%,而在与奥朗德这名伪“社会主义者”以及中间偏右的人民运动联盟的对阵中,马琳.勒庞的民族阵线(FN)宣布胜利。

极右派成功嬴得很多工人的选票,这些工人过去对左翼和工人政党曾经有着期望。极右派成功将工人的怨愤转移至反紧缩、反移民的抗议票。紧缩政策和外来移民被指为一切厄运的始作俑者。极右派的丹麦人民党也赢得了该国的最多选票,而欧盟怀疑派及右翼政党在北欧国家中也获得增长。

极右派英国独立党(Ukip)的民粹宣传

极右派英国独立党(Ukip)的民粹宣传

替代极右派的方案

极右派的增长虽然被认定为不可阻挡,但这不是在到处都有反映出来,有些地方的工人阶级在投票上有左翼或工人政党的选择。这表现在荷兰的基尔特.威尔德斯的极右党自由党(PVV)的增长停顿,主要原因是内有一个前毛主义的社会党可以让工人作出另外的选择,后者的得票从2009年的7%增加至今届的10%。

尽管荷兰社会党的纲领上有政治上的不足,党内亦缺乏民主,但却充当着吸引工人的亮点,成功抢夺极右派预期所获得的选票。

希腊也是如此,激进左翼联盟民意支持率达26%。与此同时,在新法西斯金色黎明得票率超过9%,第一次进入欧洲议会。如果激进左翼联盟及其领导人齐普拉斯没有淡化最激进的诉求,譬如取消债务、银行的国有化,这将能进一步削弱新法西斯主义者的力量。在希腊,一个值得欢迎的结果是“新开始运动”Xekinima,CWI希腊支部)的领导成员Nikos Kanellis在佛洛斯(Volos)地区选举获胜。

在西班牙,执政党的表现不好,前社民派反对派的西班牙工人社会党(PSOE)也一样,其领导人已经辞职。但一些左翼政党像统一左翼(United Left),以及从“愤怒者”占领运动中新成立的“Podemos”,都拿到好成绩。

同样在爱尔兰,各资本主义大党都遭遇到(参看爱尔兰:反紧缩选票激增)。

“新开始运动”(CWI希腊)的Nikos Kanellis在佛洛斯(Volos)地区选举获胜

“新开始运动”(CWI希腊)的Nikos Kanellis在佛洛斯(Volos)地区选举获胜

反建制的愤怒

我们可以从本次选举中得出哪些结论呢?首先,各地区、国家乃至欧洲议会的选举结果都显示出一种对资本建制的反抗,包括对英法前工人政党领导人米利班德和奥朗德等人的反感。即便他们论及群众的“异化”和“权利被剥夺”,从未承认,群众不仅对右翼政党幻想破灭,对他们的政党也是如此!

而且,除非一个工人阶级群众政党能够及时出现,并拥有一个清晰的战争性社会主义替代,否则幻想破灭的群众将在绝望中投向支持极右势力。试想,如果英国的工会领袖,尤其是属于左派的麦克拉斯基等人,去协助发展一个拥有激进社会主义理念的工人群众政党,对本次选举乃至2015年的大选将会有怎样的影响?

它将削弱英国独立党(Ukip)等所有亲资党派的势力。尽管媒体封锁了有关消息,但这正是“工会与社会主义者联盟”(TUSC)在一些地区内小规模致力实践的。(TUSC是一个左翼反削支的联盟,工国委(CWI)与铁路工人工会活跃其中)

许多劳动人民倍感迷茫,身处绝望之中,由于在是次选举中看不到选择,而投票予英国独立党。在一些地区,若果可行的话,他们将一票给英国独立党,同时将一票投给“工会与社会主义者联盟”。这表明大多数人并没有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观念。争取他们支持激进的反资政党,反对移民造成了所有问题这种浅薄错误的想法。这反过来可以促进阶级团结,争取工会要求的薪酬、反对零时工合同(派遣劳工),以及生活工资。

一个坚持不懈地为推行激进的社会主义政策而抗争的新兴工人阶级政党,会为全欧洲的工人阶级指明前进的方向。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

激进左翼联盟(Syriza)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