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大公报》抹黑长毛及社义行动

2014年6月17日 下午 12:38Views: 90

社会主义行动

中共喉舌《大公报》在6月10日的头版新闻抹黑长毛及社会主义行动。在报道刊登当日,刚巧长毛被政治审判而入狱,需要坐牢四周,加上七一游行在即,香港的民主斗争进入关键的时刻。报道刊登的日子绝非偶然,中共政权要将抗争组织渲染为“外国势力”和“极端组织”。

《大公报》对我们组织的毁谤错漏百出,我们未能逐一回应,在此只能澄清当中最荒谬的几点。我们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也在政治上进行顽强的辩护,揭露其可笑的谎言。

1) 报道指,社会主义行动倡议在占中时罢工罢课,渲染罢工罢课等同激进与暴力。事实上,罢工罢课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方式抵抗政府和资本家,有效将群众愤怒引导至集体斗争手法上,避免因警察打压而激起暴动。相反,从去年的香港码头罢工,到今年的东莞鞋厂罢工,都可见到工人发动罢工时是和平行动的,而施用暴力镇压的是资方和政府。

建制派与《大公报》近年大力抹黑激进民主派(包括长毛)“暴力”,向温和泛民主派施压,迫使他们与“激进极端”势力割裂。中共在八九六四时残暴屠城,《大公报》之流今天却为其暴行护航,可见其对所谓“暴力”的谴责是虚伪的。

2) 报道指:“他们的示威手段非常暴力,2013年5月20日,‘工国委’瑞典支部、亦即瑞典‘社会主义正义党’发起示威,抗议政府的民生政策和公共服务不善,示威者放火焚烧汽车、破坏购物中心,以及袭击警察局,造成3天的大骚乱,警民多人受伤。”

以上全为捏造事实。2013年5月20日,瑞典爆发的一场暴动,是由于当地警察枪杀一名69岁手无吋铁的老人,激怒了当地居民。“工国委”瑞典支部呼吁停止打砸放火等暴力行动,反而应集中力量发动街头抗议及工人运动,团结对抗政府削减开支及私有化等新自由主义政策。

3) 报道指:“同年6月17日,巴西全国各地逾30万人上街示威,要求降低公交车辆票价,示威者瘫痪各地主要公路,当中里约热内卢的示威者最为激进,引发警方镇压并逮捕大批示威者,并以‘身为有组织犯罪集团成员’的罪名起诉,当中包括不少被告是‘工国委’巴西支部、亦即巴西‘自由、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员。”

2013年6月,在巴西反车费加价的示威里,“工国委”巴西支部竭力介入斗争,宣传以工会斗争和集体占领的力量打败政府,完全没有参与打砸暴动的行为。《大公报》指我们有多名同志被逮捕,并被以“身为有组织犯罪集团成员”的罪名起诉,完全捏造事实。

4) 工国委(CWI)从不认为群众应以暴动作为反资本主义、反失业与反贫穷的斗争手段,同时了解到,群众在绝望的社会条件下会以暴动作为反应。我们主张以有组织(工人政党与战斗性工会)、有纪律的集体行动,例如工人罢工和占领手段,作为群众斗争的方法,去建设社会主义的替代方案。

5)  报道诬陷我们企图以难民作为“打手”,并引述所谓消息人士称:“这些难民坐监都不怕,皆为监中有得食、有得住,仲有人工收,总比遣返好,可以说他们无得输,故他们一旦被政党利用冲击政府或参与占中…”。

这段抹黑是对抗争中的难民极大的侮辱。事实上,由于难民处于社会弱势,警察的政治打压更为肆无忌惮,被政治检控的话甚至面临被遣返的风险。他们参与政治抗争需要付出比香港居民更大的代价和牺牲。难民发起扎营占领120日,争取人道的难民政策,反对赞助机构的贪污,整场运动展示了高度的纪律,完全没有出现报章所渲染的犯罪行为。

6) 报道指:“香港的‘社会主义行动’成立于2010年7月,政坛消息,指称是社民联的梁国雄指示邓美晶牵头成立。”
“早于3年前透过‘入室女弟子’邓美晶,成立隶属国际极端组织‘托派’的香港支部‘社会主义行动’…”
“‘长毛’梁国雄在该组织虽无实际职位,但却是核心成员…”

以上完全是捏造事实。长毛与社会主义行动即使在很多斗争运动中有共同合作与行动,但由于代表不同的政治组织和纲领,我们参与的是完全两个独立的组织。

7) 最可笑的是,报章将社义行动与热血公民并列为“合作组织”。热血公民为极右民粹主义组织,煽动反大陆人的族群仇恨捞取政治资本。热血公民为了打击左翼势力,不断疯狂抹黑社义行动,与我们是截然对立的,没有任何合作空间。

8) 报道指:“‘社会主义行动’是一个国际性组织,成立于1983年,总部在美国加州奥克兰…”
“工人国际委员会(工国委)也是一个国际性组织,成立于1947年…”

社会主义行动为工人国际委员会的香港支持者,而工国委(CWI)的总部设于英国而非美国,于1974年成立(而非1947年)。《大公报》强调长毛与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及难民联会有连系,又指社义行动有“外国成员”,极力渲染“勾结外国势力”的印象。这是中共典型的大中华民族主义宣传技俩,抹黑任何反对力量为“分裂祖国”。要记住,若果廿三条立法通过,任何与外国组织有连系的政治力量都会被禁制。

社会主义行动认为现今资本主义体制为全球化的,而中共独裁政权以银弹子弹,将爪牙遍布国际,因此我们有必要在国际上组织起来,在48个国家设立支部,挑战这个腐败的独裁资本主义制度。

9) 报道指:“‘托派’全名为托洛斯基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其中一个激进极左派系,源于前苏联暴力理论家托洛斯基…”

报道以毛泽东式语言渲染托洛斯基主义为“极左暴力”政治流派,又诬陷“不少国家都视他们为仅次于恐怖主义的极端组织”,更抹黑不断革命论为“不断搞暴动”。事实上,托洛斯基的不断革命论精辟地指出,在殖民与半殖民的国家里,资本家无能力完全资产阶级民主任务、统一国家或解决其他封建社会遗下的问题。香港、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都证明了这理论的正确性,因而解释了为何工人需要组织社会主义的群众力量,而不能把反独裁、反帝国主义的斗争拱手让给资产阶级的任何一派。

总结

中港都进入暴风雨的阶段,独裁者正在搜猎并中伤其政敌,能被敌人点名批评,反倒证明我们做了正确的事。整份报道唯一正确的地方是,社会主义行动“关心的议题非常广泛,从滞港难民、新界东北发展、同性恋、新闻自由、中国工运民运、支持疆独和藏独、台湾反服贸、国际环保污染、爱尔兰堕胎合法化到哈萨克政府屠杀等等,讲得出都有,因而被温和反对派人士讽刺为‘什么都关你事,点同你玩呀!’”社会主义者不会因被攻击而畏缩,反而会更有决心建设工人阶级及青年的群众组织,打倒独裁制度与资本主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