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难民日:香港 300名难民团结抗争

2014年6月21日 下午 9:59Views: 55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在港难民于世界难民日发起游行示威。

在港难民于世界难民日发起游行示威。

6月20日(星期五)为联合国世界难民日,400名在港难民于发起游行。难民高喊「打倒ISS」、「打倒贪污」、「我要工作权」等口号。难民联会主席Raymond表示:「香港难民生活于水深火热中,ISS克扣我们的津贴,给我们吃腐烂的食物,要我们住非法寮屋。政府要我们不发声、不反抗,要这里的人不知道。但今天我们告诉政府,香港的难民是可以团结抗争的。」

游行队伍士气高昂,到达政府总部后,与正在反新界东北的示威者聚合起来,双方互相支持打气。社义行动的邓美晶发言:「难民与东北村民都是被梁振英欺压的,政府要用种族歧视分隔我们的团结,我们要连结在一起。只要是反梁振英的抗争,我们都会全力支持,希望反东北的市民也支持我们。打倒ISS!打倒梁振英!」

今年,在港难民第一次自我组织「难民联会」起来,发起了持续130日的占领行动,至今尚在进行。难民抗争的诉求也明确化、政治化起来,有别于过去笼统要求「人道政策」,而将矛头指社福署外判机构「国际社会服务社」(ISS),要求社福署中止与ISS的合约。 ISS以援助难民为名克扣食物及房屋津贴,正在接受廉政公署调查。

难民随后发动了果敢的抗争,占领行动。在2月10-17日期间,难民占领了ISS三间办事处,一度瘫痪了ISS运作一星期,及后2月27日亦于湾仔社福署大楼外扎营留守,在4月12日更移师中环天星码头天桥,将难民运动连系至社会闹得沸沸扬扬的「占领中环」。关于ISS如何克扣难民津贴,并牵涉到官商勾结,可阅《社会主义者》杂志第26期的文章「难民向不公制度反抗」。

工作权

今年也是香港开埠以来,首次有在港难民参与五一劳动节游行,争取合法的工作权利。在港难民得到的福利援助匮乏,不足以渡日,不少都被迫打黑工,一旦被发现,最高可判监15个月,而犯上店铺盗窃罪一般也是判监数个月之久。正因为政府禁止难民合法工作,才迫使他们部分人铤而走险。建制当局抹黑难民社群为罪恶温床,自己才是最大的罪恶元凶。

联合国与港府的虚伪

在落后国家里,香港「国际大都会」的洗脑宣传特别行之有效,因此不少寻求庇护者都选择香港,希望觅得容身之所,安居乐业。

难民联会主席Raymond是来自伊朗的小商人,因受到当地的恐怖主义威胁人身安全,决定来香港避难。在接受记者访问时,他就曾讲过:「起初我以为香港是国际大城市,高楼大厦,五光十色。来到后,我被拘押在羁留所七个月,当时还在想只是因为自己越境闯关,触犯入境法例,才遭到这样的待遇,获释后就会有好转。但生活久了,我才慢慢醒觉,这里的政府对待难民与第三世界没有分别。」

香港1992年签署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该公约禁止缔约国将人送回可能使该人遭受到酷刑的国家。但是,可是22年来,在来港寻求协助的13,000名寻求庇护者或酷刑声请者中,只有0.2%成功获得难民身分,而全球的平均的成功率是38%。连落后如南非这国家的成功率也有5%,是香港的25倍!

港府对难民的甄别程序极为缓慢,不少难民滞留在港10-20年,没有工作权利,只能浪费光阴。即使通过了甄别程序,难民仍然无法获得香港居民身分,没有基本的公民权利,包括投票权、工作权,也不能获得香港居民的福利,而只能等待被安排送往其他国家。若果一名难民在港找到伴侣组织家庭后才获得难民身分,被安排送往其他国家的话,就要与家人分离。

可是,联合国对于缔约的香港政府,从来都是小骂大帮忙。面对难民的占领行动及大游行,联合国难民署至今仍是缄默不言,根本不会支持抗争。今年的难民日,联合国难民署更是无所作为,只举办优雅高尚「难民电影节」,让一小撮知识分子和社会菁英在冷气房内互相取暖。难民连最基本的生活费也缺乏,何来有钱享受电影?

难民联会正在急速扩大,短短成立了4个月已经有约400名成员,并发动了组织强而有纪律的占领抗争,是在港难民的历史新一页。难民会抗争下去,直至打倒ISS,打倒梁振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