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二公投:投票人数超预期群众占中心不死

2014年6月23日 下午 8:30Views: 62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中共公布《一国两制白皮书》,声言可以「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加上电子公投系统受到国家级的骇客入侵,反倒激起了大众的投票意欲,六二二电子公投变成了反政府的抗议票。至本文截稿时,已经有超过70万人投票,反应比预期热烈得多。

社义行动批判性地支持票投3号的学界方案,虽然方案没有明确指出废除提名委员会,而只是以直选立法会议员组成提委会,但仍然是三个方案之中最进步的一个。但我们认为,即使是由直选立法会议员组成的提委会,也会受到建制当局的压力而造成不平等,因此我们拒绝任何形式的提委会。

「和平占中」于较早的商讨日投票中,选出了三个普选方案作为今次电子公投的选择,包括学界方案、人民力量方案以及真普联方案。由于三个方案都包含公民提名,都不会为政府所接受,因此票投哪一方案已经变得次要,各党派的宣传活动都集中于摧谷投票率,以求表达群众为真普选占中的意愿。

「占领中环」在一年半前被提出,一开始本受到大众支持,尤其是年轻一代都热切期待这场运动。可是一直以来,泛民主派及占中三子提出占中至今犹豫不决,拖延发起占领中环的日子,令群众对占中领袖愈来愈失望。因此,原本预计6.22的投票率并不会高,但在近几个月,北京政府歇斯底里的打压抹黑占中,反而令公投起死回生,群众视投票为反抗的手段。虽然占中领导层逃避抗争,但群众却公民抗命为重要武器,可见两者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构。

中央对待公投的策略原本是冷处理,以免激起民情反弹。但是,发现投票人数比预期多得多后,港澳办和中联办发表声明攻击全民投票。港澳办指全民投票「是非法的,也是无效的」;中联办则称全民投票结果「不具任何参考价值」,「是一场闹剧」。这只会加强公投的对抗意味。
占中三子较早前讲过,如果投票人数少过10万人就会退出占中领导层。但是,如今的投票率反映出普遍群众争取真普选的决心,再次推进了占中运动,实令占中三子骑虎难下。

数以十万计民众踊跃参与六二二公投

数以十万计民众踊跃参与六二二公投

鼓动群众反抗信心

在短期内,电子公投的高投票率可为占中三子及泛民主派赢得权威,迫使泛民向中央政府摆出高姿态。此外,群众亦会更有信心参与群众斗争,经历过政府一连串的舆论攻势、警察暴力与政治检控,一个新的反击浪潮将会来临。

从六二二公投的高投票率,可见群众对现存制度的不满,并将给予占中三子及泛民领袖巨大压力,迫使他们不敢过于保守。但是,泛民领袖还是会主张与中共政府谈判,又害怕民主斗争会变得过于「激进」,还是会充当群众运动的刹车掣。因此,社会主义者强调由下而上民主建设群众组织,而非泛民主派主导的运动架构。电子公投投票率高的话,可以向政府施加一定压力,但不能取代工人及青年的群众组织。

目前,各温和党派都口讲支持公民提名方案,但问题是有多少决心去争取​​,愿意用什么手段去争取。泛民主派内部本来就没有坚实的政治立场,组织也相当松散,因此在政局愈来愈两极化下四分五裂为不同的阵营。不少人希望占领中环可以团结泛民,而透过电子公投令各党派信服一个共同占中方案。

在商讨日(三)选出三个公民方案后,民主党对投票结果不满,表示正在考虑退出真普联;加上资产阶级媒体竭力渲染占中被激进派「骑劫」,令占中三子屈服于压力下,突然绕过商讨日的机制,擅自加上另一项投票选择 - 「如果政府方案不符国际标准让选民有真正选择,立法会应予否决。」占中三子之一戴耀廷表示,这里做是为了让温和泛民可以继续参与公投!相信不少投票人士会在此项投弃权票以示不满。

公民党汤家骅因为公开表示公民提名方案是不务实,最近于城大举办「政改研讨论」,与基本法委员饶戈平讨论「如何将提委会民主化」,向传媒放风可接受没有公民提名的方案。

此外,在最近反东北计划在立法会的抗议里,警察暴力镇压示威者而爆发冲突,建制派媒体全力开力舆论机器,抹黑反东北运动是「占中预演」,诬陷占中必然会酿成暴力。民主党、公民党及工党何秀兰立即与反东北示威者保持距离。在未来这些抹黑只会有增无减,泛民主派即使不会全面屈服于舆论压力而取消占中,也会用种种方法限制占中的规模与抗争手法,避重就轻。

七一上街倒梁

六二二的投票率反映了群众的愤怒,接着的就是七一上街。

高投票率最多也只是凝聚了民气,但要发动有力的群众斗争(包括占领中环),需要的是更有力的群众组织力量。占领立法会的行动让我们窥探到占中运动会面对如何强大的警察暴力,因此单靠占领并不足以挑战整个政权。我们需要在工会及工人阶级之间宣传,令工人有准备以罢工的手段参与占中,并改变香港奴役工人的制度。只有工人阶级成为群众斗争的领导力量,才能有彻底的政治和经济变革。

历史上的社会变革的运动,都不会仅限于改变政治制度的斗争。曼特拉在南非结束种族隔离的运动里,就提出一系列改善工资、工人权利、国有化经济体系的政策,然而由于非洲国家大会没有提出打破资本主义的纲领,令「民主化」后的南非堕入了新自由主义的陷阱,使今天南非的底层工人仍然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在2012年屠杀罢工的矿工里,可见国家的镇压力度更强。

占中运动若果要动员普罗大众与工人阶级的参与,就不能限制于普选制度的问题上,而要提出工人权利、改变经济制度的诉求,结束巨富权贵的不民主统治。这是唯一的道路可以争取群众支持,并为群众(特别是中国大陆受压迫的血汗工厂工人)指明一个方向。由下而上的跨境团结运动,从而反对独裁资本主义的中共政权,是唯一的出路。

社会主义行动的占中诉求:

● 梁振英政府立即下台
● 立即废除功能组别、立即废除提名委员
● 政治代表与普通工人同薪同酬,不享有经济特权
● 废除基本法,一人一票普选「真正人民议会」,取代立法会。新议会有权实施大幅社会改革,打破巨富权贵的经济控制
● 由选举产生的议会代表,选出政府特首
● 立即立法通过八小时工作制、最低工资每小时$40元
●  民主公营大银行及大企业,由工人民主管控,从而可以由公帑全数支付全民退休保障、每年兴建五万公屋、改善环境污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