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大游行后 香港将何去何从?

2014年7月4日 下午 8:36Views: 302

群众民主抗争激化政府打压加剧

Vincent Kolo 社会主义行动

本年香港的七一大游行乃近十年来最大型的抗议游行之一。主办单位估算游行参与人数超过51万人,就好比2003年的游行。许多参与者甚至认为总人数更高达70万。游行于当日下午3时开始,队伍龙尾至晚上11时才到达终点。
这次的巨型游行再一次地反映出香港不断尖锐化的政治危机。最近数星期,反对中共独裁的群众抗争此起彼落,抗议中央政府拒绝实现真正的民主选举。 18万人参与了纪念北京六四屠杀的二十五周年集会。就在七一游行前夕,近79万人参与了「和平占中」发起的非官方「公投」。公投的参与人数甚至连占中领袖也感到震惊,是其预计人数的四倍。而北京方面则指这个公投为「非法无效」。

中共政权不断拒绝向香港下放更多的政治权力。中共担忧一旦失去对香港政府的控制将会波及整个中国,鼓励更多公开挑战一党专政的反叛。我们已经留意到在中国有关「占领深圳」甚至「占领天安门」抗议活动的消息,纵使现阶段只是在网上──在中国一个主要的反政府论坛提出,这明显是受到香港的启发。网上评论指,香港的占领中环将会是未来「占领天安门广场」的预演。在湖南长沙,示威者举起横额声援香港的非正式公投,并要求「湖南也要公投」。

北京对香港2017年能够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的承诺,经过多年的阻滞,如今已被揭穿成中共另一个骗局──正如社会主义行动所预料一样。北京坚持利用提名委员会来筛选候选人,以控制选举结果。这次的政治危机源自于过去数十年来被不断违背的承诺,首先是被英国,然后过去十七年来是被中共专制。他们欺骗、操纵并设立假局来回避对自由选举的要求。

Part of the 510,000-strong July 1, 2014, demonstration.

北京的白皮书

正当斗争进入了关键阶段,香港政府将在年底前提出其(也就是北京的)2017年的选举方案,而中共亦向民主运动发起了更激烈的宣传战。资产阶级「温和」泛民政党与占领中环的领袖们,实际上正积极地避免进行全面的抗争,但也被北京抹黑为「极端」民主派和「外国反华势力」的傀儡。

政权的发言人最近发表的言论和文章警告着「危险的后果」,并威胁会进行镇压。北京更首次地在6月10日重锤发表了关于香港状况的白皮书,这相当于向民主运动宣战。白皮书中强调香港自治的界限,并且指出北京可以宣布「紧急状态令」(用来实施直接管治)。七一过后,最有影响力的中国国营媒体对巨大的参与人数「无动于衷」,而香港的傀儡政府提升了对游行示威的打压,进行了对参与者的集体逮捕并刑事起诉主办游行的民阵成员。

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七一社论,警告香港可能会「变成乌克兰或泰国并发生不同的危险状况」。 《环球时报》立场属于鹰派,利用内战或政变的恐吓进行宣传战。

香港的亲中报章《大公报》最近也头版抹黑了社会主义行动、工国委,以及激进立法会议员「长毛」梁国雄,并恐吓参与公投的人们未来将自作自受,承受金融中心与社会混乱的恶果。警察将会非常忙碌,而驻港解放军也可能被动员处理危机。

而香港警察正将这些威吓实现,明显受到高层的政治命令,在七一游行使用暴力手段。

Elected legislator Leung Kwok-hung, known as "long Hair", jailed for four weeks after a political protest.

激进化

在过去数周,尤其是伴随着白皮书的争议,中共的强硬手段不但无法让民主情绪退缩,反而更激发广大的反抗。七一大游行的人数就证明了此点,而且示威群众的情绪也变得更愤怒、更不耐烦。泛民领袖也招致越来越多的批评和反对声音,尤其是年轻人,指责泛民领袖「太软弱」,尝试拖延或回避斗争行动的升级。社会主义行动在七一当日提出「Delay No More」(不要再拖延),呼吁立即开始议而不决的占领行动──以及「我要真民主,打倒财团专政」等的口号。得到众多支持。

对「温和」泛民领袖的不满也明显地反映在各党派的筹款数字上。纵使游行规模更大,所有「温和」泛民政党都比去年录得更低的筹款数字:
公民党 (41万元)
工党 (18万元)
民主党 (20万元)

相对而言,属激进派的社民连,因应其领袖「长毛」被监禁4周而缺席游行,在七一当日募得93万元,比去年增加近50%。至于募款金额第一的,则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筹得近140万元。 「和平占中」运动被视为香港下一阶段的主要抗争行动,虽然其领导的态度倾向妥协并与「温和」泛民紧密合作。

Sally Tang Mei-ching arrested in the morning of July 2.

弃掉「羊皮」外衣

群众日益上升的不满与沮丧不单是针对北京,也是对「和平占中」的领导层不断在拖斗争的后腿。这股压力导致了学生团体们在七一当天的游行后自行发起了具象征意义的占中「预演」。他们的行动却没有得到「和平占中」发起人的响应,陈建民更声言不希望任何团体启动占中「预演」。 「和平占中」领袖的立场坚持要等到政府提出政改方案后(年底前),才可以启动运动。实际上,政府明显地会坚持保留「提名委员会」,并已经否决了「公民提名」(普及的参选权)的诉求。 「和平占中」领导层尤其是在过去数星期,等同放弃了群众运动打铁趁热的机会,让政府肆无忌惮地进行大量的抹黑宣传和政治打压。

政府方面的回应是明显的。香港警察在学生发起的占领行动中拘捕了511人。这是自1997年主权移交后在单次游行中最多的拘捕人数。被捕人士包括了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与Nathan Leung。警察的大型行动与暴力手段都是为了表达政治讯息。警察使用「按穴」来冻结只是和平静坐的示威者。警方的扩音器不断重复要求记者离开现场,公然打压新闻自由──香港的新闻自由最近受到政府的多次打压。律师们也被拒绝参见被捕的示威者,明显违反法律。

大部分的示威者都被警告后释放,代表他们可能会在之后被警察秋后算帐,控以「非法集会」和「阻街」等。其中25人需要保释。政府与警方的举动同样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反扑,学生发起的占领行动在社会中获得大量同情,并向「和平占中」领袖施加更大压力,要求结束推诿的政策。

紧接着的数天,七一大游行的五名组织者被捕,并控以「没有跟从警方指示」的罪名。警察指控游行速度「太慢」!这是对每年举行的七一游行前所未有的打压,显示中共和港府都视其为眼中钉。抗议警方行动的包括刚出狱的「长毛」:「我被监禁26 日,不过只是从一个小监狱释放到香港这个大监狱。」

这些打压手法于中国大陆乃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在香港是一个新阶段,国家机器有计划地进一步加大镇压。其目标是要让公众「习惯」警察的暴力手法,并视暴力镇压是反政府示威为一个新的「惯例」。这被香港群众广泛地视为警察的「公安化」。
香港政府与资产阶级精英,在北京的敦促下正准备应对民主运动的升级。政权的策略是要加大对「温和」泛民与「和平​​占中」领导的施压,攻击他们在鼓吹「暴力」与制造「混乱」,试图分裂他们。将部分泛民成员分裂,让其倒戈并支持政府的「方案」(只能是北京的方案),导致民主运动的瓦解。

Socialist Action (CWI) team prepare for the July 1 mass demonstration.

社会主义者与民主斗争

社会主义行动一直活跃于广泛的民主斗争,并自一年半前占领中环运动提出以来就积极参与。我们会为每一寸民主进步甚至部分改革而战斗,但是社会主义行动同时批判着今日泛民领导层寻求妥协的态度与策略。民主斗争要胜利,就需要阶级斗争的分析,并将民主诉求连结起废除资本主义的社会灾难。香港的民主斗争只能透过联结起中国的群众斗争──尤其是大量中国工人阶级的觉醒──才能成功。今年四月便发生了中国近30年来最大型的工厂罢工。

社会主义行动强调占领行动是一个发展群众运动的重要平台,但单靠这样并不足以结束中共的专政。我们需要升级至更效的策略,例如台湾「太阳花运动」的学生罢课,去引发工人们组织罢工。在占领运动面临着国家打压之下,──包括那些亲北京流氓「志愿团体」的威胁下,这是非常重要的。

占领中环运动的领导者们(在没有经过真正的民主讨论下)决定将运动名称加上「让爱与和平」的字眼,不幸地反映了对斗争的关键问题的一种鸵鸟政策态度。反而面对北京与港府「仇恨与暴力」,包括可能动用解放军的打压威胁,才是应该正视的问题!
我们将会发表新的文章讨论如何让民主运动向前走,检视主流泛民的纲领、镇压的威胁,以及中国内部潜在的社会政治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