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ISIS圣战分子攻占更多领土

2014年7月7日 下午 10:52Views: 256

只有团结而有组织的工人阶级才能结束战争和社会悲剧

尼尔·穆赫兰道(Niall Mulholland),工国委(CWI)

仍在攻城略地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掌握着伊拉克西部与叙利亚接壤的大部分地区。逊尼派圣战势力已经夺得通向约旦——美国的关键盟友——的边境线,并占领了Baij(伊拉克北部城市)外的伊拉克最大的炼油厂。

就在两周前,面对装备较优而且受过训练的ISIS武装力量,腐败成风并被逊尼派称作什叶军的伊拉克军队落荒而逃。在对抗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时,ISIS从反动的逊尼派海湾国家那里得到了大量资金和武器支持。(ISIS)这个弗兰肯斯坦的怪物在西方占领期间诞生于伊拉克,现在它利用逊尼派教徒对宗派主义的、腐败的、压迫的马利基(Maliki)巴格达政权的仇恨,又回到了这里。

ISIS原本大约6000人的力量已经得到新成员的加入,其中包括从叙利亚来的外国战士和数百名被释放的囚犯。难怪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政府害怕圣战者会倒流回英国。

作为回应,什叶派迈赫迪军(伊拉克的一个带有宗教色彩的民兵组织)的领导人穆克塔达·萨德尔(Moqtada al-Sadr)与伊拉克什叶派的最高权威阿亚图拉(伊斯兰教什叶派领袖的尊称)西斯塔尼(Ayatollah al-Sistani)发出了战斗号召。6月20日,在萨德尔城(Sadr City ,巴格达的一个区)广阔的什叶派贫民区,两万人自愿加入什叶派民兵游行,答应“保护”若干城市的什叶派神殿。大量的什叶派旗帜和扩音器中播放的什叶派圣歌,表明了这场“建国”活动的宗派特征。“在这,正如在巴格达的其他地方,迈赫迪军的地位明显高于国家机关”,6月22日的《观察家报》如此说道。

与此同时,库尔德军事力量已与ISIS交战,并利用这次危机占领了与阿拉伯人有争议的地区。

美国扶植的伊拉克政府军望风而逃,大批美械武装落入ISIS手中。

美国扶植的伊拉克政府军望风而逃,大批美械武装落入ISIS手中。

逊尼派叛乱 

ISIS的攻势带有逊尼派全面反叛的特征,但是圣战分子与复兴党——前军方官员和逊尼派部落领袖——的联盟是非常不可靠的。之前此类联盟都以反目成仇而告终。由于民兵争夺主导权,现在已出现关于紧张局势的报道。

尽管这些武装力量不太可能长驱直入巴格达,但也不意味着冲突会很快结束。一位五角大楼顾问预测,在这种局面下“我们将会看到一场况日持久的、激烈的游击战争,伴随着极高的死亡率,最终会有更多邻国卷入其中”(《时代杂志》,6月30日)

目前,许多“解放区”的居民欢迎伊拉克宗派武装力量的归来。迄今为止,ISIS在大部分占领区尚未施行严苛的伊斯兰法,可能是为了避免疏远温和的逊尼派教徒。但是如果ISIS巩固了自己的控制,这些居民将会遭遇已经在压迫女性的极端反动的法令。ISIS最近在社会媒体上播出了反对者所受的酷刑,以及枪毙1000名伊拉克被俘士兵的视频。

军事形势瞬息万变,但是很明显伊拉克正经历着宗派、民族和种族的分裂。经验丰富的中东记者帕特里克·科伯恩写道,“实际上伊拉克已经瓦解了”;另外他还加上这样一句不祥的话,“有些人站在了错误的一边”(《独立报》,6月22日)。死于宗派杀人队之手的受害者的尸体又出现在巴格达的街头,2000年代中期残酷的宗派内战的幽灵又复活了。

伊拉克的分裂会给邻国的未来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比如约旦和黎巴嫩,乃至整个地区。“ISIS已经开始以闪电般的速度抹去一个世纪前欧洲人画出的中东地图”,迈克尔·克罗利在《时代杂志》(6月30日)上作出如此评论。

白宫发言人和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荒谬地说,伊拉克现时的危机和西方国家的政策没有关系。但是西方帝国主义在过去和现在,都对宗派和民族分裂以及宗派流血冲突负有主要责任。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法帝国主义瓜分了奥斯曼帝国,在划定国界时丝毫不考虑宗教、民族和种族的敏感性。伊拉克便是这样诞生的。

2003年,乔治·布什(George Bush)和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发动了“鲜血换石油”的军事侵略和占领行动,导致10万伊拉克人伤亡,留下数千名西方驻军,造成了四百万难民,并且摧毁了伊拉克的基础设施。此后伊拉克的宗派和种族分歧就扩大成了鸿沟。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复兴党政权以占人口少数的逊尼派为基础,最终被占领军推翻,而国家机器和军队也被解散。面对着民众的抵抗,西方势力故意煽动宗派分裂,从而压制暴动。

马利基政权 

从2006年以来,得到西方支持的什叶派总理努里·马利基(Nuri al-Maliki)操纵着宗派歧视、酷刑以及不经审判的监禁。马利基利用宗派说辞,让人们忽视所有伊拉克人都面临的恶劣情况——制度化的腐败、不断升级的暴力事件、安全保障的缺乏、普遍贫穷、失业以及不稳定的电力和水源供应。由于一名主要的逊尼派部长被迫流亡国外,逊尼派地区在2012年12月和2013年初爆发了群众抗议,结果遭到专制政府的残酷镇压。

没有一个统一的工人运动聚拢各方面反对马利基的广泛力量,反动的ISIS将会填补这片政治真空。

正如巴麦尊勋爵(Lord Palmerston)的那句格言“我们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美国和伊朗——他们争夺对伊拉克的影响力是今日这一灾难的重要原因——发现他们拥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阻止ISIS接管伊拉克。

与德黑兰关系密切的什叶派民兵正在抵挡ISIS。奥巴马派出300名特别顾问援助伊拉克军队;还有军舰被派到那里,可能准备空袭。然而,空中打击不会将ISIS赶出城中的基地,只会杀死众多平民并且扩大冲突。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要求在伊拉克建立“联合”政府,而“联邦”政府的想法也受到吹捧。但这样的建议可能会遭到周边一些国家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们国内的少数群体同样难以控制或者已经公开反抗,例如土耳其和叙利亚。

尽管美国和伊朗都反对ISIS,但是由于在叙利亚内战中德黑兰支持阿萨德政权而美国支持支持“温和的”反对派,因此任何制定联合策略的想法都会严重复杂化。他们也还在因为所谓的伊朗核计划而争执不休。

伊拉克的劳动人民和穷人只能依靠自我组织来结束战争和社会悲剧。我们需要一个独立的、统一的工人阶级运动来组织所有居民区的自卫行动。凭借一个社会主义方案,这一运动可以在该地区和国际上找到许多工人阶级盟友,去推翻腐朽的马利基政权、赶走帝国主义、清扫所有宗派主义的反动政客和民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