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Ibrahim说:「法律是不公平的。我们需要工作!」

2014年7月9日 下午 11:56Views: 56

香港难民持续占领120天后愈变强大

社会主义行动成员Nate Norman对来自多哥的Nino Ibrahim进行了采访。 Ibrahim是一位已经留在香港超过九年的难民。

在港难民对ISS涉贪和受到不公正待遇而多次发动抗争。

在港难民对ISS涉贪和受到不公正待遇而多次发动抗争。

你来香港多久了?你为何被迫离开自己的国家?

明年二月就满十年了。

在我的国家多哥,社会制度十​​分不公平。政府从1967年起就在同一个家族的控制之下。 2005年的总统选举有人在幕后操纵,我哥哥参与了一些反政府抗议,随之被逮捕。三个月过去了,还没有见到我哥哥。我向军方和警方可能知道他下落的人打听,得到的唯一回答是「他在被捕当天就已经被杀了。」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不能让我哥哥白白死去。之后我开始组织反政府抗议,军方注意到了我,所以我只好离开,否则会被杀掉。

你为什么选择来香港?

我的朋友说香港很安全,而且我们从多哥来这里不需要旅行签证。

在这里申请得到庇护的过程要多久?

我在申请当天就得到了。但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援助。他们允许我呆在香港,但不让我工作,也不给予任何帮助。

你在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怎样生活?

第一年我在天星码头靠乞讨维生。一天晚上,凌晨三点左右,我实在饿得睡不着,就慢慢走到了重庆大厦。一些警察拦住我要查身份证,而我只有庇护证明,他们就把我关进了监狱。接下来的四个月我呆在移民羁留中心。被放出来后,我在朋友的帮助下得到了一些政府援助。

你在香港有家人吗?你们住在哪里?

2009年我妻子来到了这里。我们现在有两个孩子,大的4岁小的3岁。生活非常艰难。孩子们上幼稚园的费用要先由我自己支付,半年后政府才为我报销。但不允许我工作,我怎么可能支付得起?这个法律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们需要工作。如果香港政府不改变这个制度,我们怎么能够把孩子们养大?住在「国际社会服务社」(ISS)的收容所里。那里还可以,能够勉强度日,但实在没有空间养孩子。

你能讲一些关于香港难民的抗争和难民联会的事情吗?

我们已经进行了多次抗议,以便我们的诉求得到关注。占领行动已经超过120天。我们深知,想要争取到工作权和正常的居住条件,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会坚持下去,不会放弃。反正我们没有工作,更有充足的体力去抗争。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