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道收费员抗争

2014年7月11日 下午 10:19Views: 59

反对国路收费私有化重新聘请所有收费员

工国委(CWI)台湾

国道计程收费在去年底全面启用电子收费机制,原本高速公路局的人工收费业务由大资本家徐旭东的远东集团接手。国道收费私有化,令近千名收费员失去工作。纵使集团曾经承诺,协助所有收费员转职成功,但事件最后不了了之,至今道计程收费半年,仍然多人处于失业状态。

这些收费员中,一些是从高中毕业即任职于收费站服务至今,年资有​​多达20余年。但是政府全面性的以7个月的薪资作为资遣费用,全然未依据《劳动基准法》规定办理。现时政府「用完即弃」,受到广大社会批评。根据国道收费员自救会5月底的统计,目前有超过半数人失业,高公局宣称成功媒合207人,可是实际上在职者不到100人。远通现时公然违反条约,政府交通部却未作出任何行动保障近千名被遣散员工的生计。收费员生活将陷入困境,去年底就有收费员因此而烧炭自杀!

台湾国道私有化令近千名收费员失业。

台湾国道私有化令近千名收费员失业。

收费员「占领」林口交流道

国道收费员自失业后组织自救会抗争,在过去半年,曾向交通部、劳委会等请愿,但政府官员都没有提出解决方案,反而不断包庇远东公司,为国道收费的私有化辩护。

收费员自6月8日起发动一连串的抗议,数百收费员夜宿交通部,在交通部前扎营轮班夜宿超过4天,要求交通部长叶匡时出面回应,但叶拒绝见面。至6月13日,四百名收费员冲上国道旁「占领」,占领了国道1号林口交流道,导致林口交流道南下匝道大约在中午开始封闭。

事实上,早于民国96年的ETC(高速公路电子收费系统)合约中,就载明收费员应受到全面性地安置,该合约表明,远通公司必须于102年10月,将所有收费员转换至该公司或相关企业任职,并保证5年的工作权,薪资并不得低于收费员之薪资。此一保证乃是取得优先议约权的重要关键。高速公路局最终在2004年,将国道电子收费系统向外投标,最终由远东集团得标。现时远东违背承​​诺,但政府却处处为其辩护。

远东违背承​​诺政府包庇

自救会会长林碧煌批评,对于接受媒合无法适任而离职的收费员,远通仅需支付五个月补偿金,是不合理的条件。自救会要求,远通必须提高补偿金。根据契约规定,远东若在6月底前无法全数安置收费员,每日必须罚款50万元,根据目前状况,远通肯定违约,但交通部却表示要「再给远通一个月宽限期」,明显为远通护航,要求交通部一定要依法裁罚。

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是台湾富豪,身价390亿台币。每日罚款仅50万元,对徐旭东来说,等于是在口袋丢了一些零钱!

6月24日,交通部长叶匡时受到社会极大舆论压力,终于与国道收费员自救会会面。叶匡时狡辩表示,收费员是一年一聘约聘人员,2006年起,高公局每年签约都会说明进入计程收费后就须转置其他职缺,而转置后的工作权益,交通部会尽全力保障,但「国家安置是不可能的!」。

反对国路收费私有化重新聘请所有收费员

我们反对国路收费私有化,认为要重新国有化国路收费机制,并由工人民主控制。政府在这次事件责无旁贷,必须保障遣散员工的工作权利,重新聘请所有失业收费员而不扣减工资的情况下,提供培训及为他们安排适当工作岗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