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收受《苹果》黎智英捐献 - 我们的看法

2014年7月29日 下午 2:44Views: 58

建制派的指控伪善,但社会主义者坚拒财团资助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近日,建制媒体报道黎智英多年来资助泛民团体合共逾4,000万港元。在社会讨论占领中环得如火如荼之际,建制派企图利用此事渲染整场民主运动都是背后财主搞的“颜色革命”,以打击占中以至整场民主运动。然而,民建联却每年接受建制派七千万的捐款,与财团及北京的关系最为紧密。建制派的道德指控故然是极度虚伪,但黎智英金主事件的确提出了重要的问题,泛民党派需要正面回答。黎智英捐钱后当然不可能没有回报,而是要向泛民的政策及行动施加压力和影响。

报道称,当中以陈日君收款最多,两年内前后两次合共收取600万元,陈方安生则在2013-14年期间,分三次收取黎智英共350万元,李柱铭则在13年收取30万元。

受惠人有民主党及公民党等温和泛民,也有社民连梁国雄及工党李卓人。民主党获得黎捐款500万元、公民党则获300万元,而工党主席李卓人、社民连梁国雄、占中发起人朱耀明出任主席的香港民主发展网络都各获捐50万元。’

《苹果日报》为泛民主派的喉舌,虽然持有反政府的立场,但却往往为温和泛民保驾护航,抹煞更激进的抗争声音。《苹果日报》控制了民主运动的话语权,在关键时候却刹停运动避免“过火”。

在2010年6月23日政改方案通过前,《苹果日报》为民主党做蛊惑宣传,合理化其投票支持政府方案的恶行。今年,在争取公民提名,《苹果》又为18学者、陈方安生的公民推荐方案造势。甚至有传言指,在今年七一游行前,黎智英密会多名泛民领袖,要求他们不要在七一发起全面占中,避免“过早”与中央政府对抗。

此外,《苹果》于2012年头刊登了“蝗虫论”广告,社义行动当时组织学生焚烧广告,对抗族群主义。

可惜的是,即使是民主派的激进阵营,往往都畏于《苹果》的强大宣传力而不敢与之彻底决裂。工人斗争与民主运动需要自己的独立性,不能依赖商业媒体作为宣传工具,而要创建独立于资产阶级的媒体和组织。这也是《社会主义者》杂志坚持独立出版的原因。

近年,一些左倾社运人士以及右翼本土派大力抹黑社义行动“只会筹款”,而这些组织往往直接简接收受财团或政府的资助。社会主义行动为以工人阶级和底层群众为依归的组织,绝不接受财团一分一毫的资助,我们所有收入都从街上小额募捐、售卖政治刊物以及会员捐献收入筹得来。若要坚决拒绝财团资助,就更需要群众的财政支持,因此在街上募捐是完全合理的。

近年连串打压香港新闻自由的事件发生,可见我们需要受公共控制、让任何群体都可自由使用的民主大众媒体,而非今天由有钱人垄断的私有媒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