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马的TPP政策:将新自由主义提升至新高度

2014年8月1日 下午 9:41Views: 319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让我们窥探到,需要以群众运动击败新自由主义与军国主义。

James Langdon  工国委(CWI)台湾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目前正处于磋商阶段,成功通过后会是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协定之一。 TPP起初只是数国之间「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之后却由美国接手,并将其规模扩大并彻底重塑。如今TPP不再只是关税豁免的协定,更是欧巴马政权「重返亚洲」方针中的经济核心。 TPP有可能会将新自由主义转为白纸黑字的法律条文,这是前所未见的。

想了解TPP,就必须着眼于政治大环境,即中美之间始终存在的对垒关系。欧巴马政权刻意将TPP打造一个政治联盟以牵制中国,并倚赖新旧盟友来重建美国的地区势力。虽然许多参与国在经济上非常倚赖中国,仍希望能够减慢北京在亚洲日益增长的主导权及其独断经济条款的能力。

TPP的协商谈判包括美国、汶莱、智利、新加坡、纽西兰、越南、秘鲁、墨西哥、马来西亚、日本、加拿大、澳洲。协商的过程是最高机密,能参与其中的只有贸易部官员与代表团,以及从伙伴关系中紧咬利益的大公司代表。

由于TPP实施的范围广大,且对一般劳工、农人、穷人有毁灭性的影响,因此协商过程的保密可谓令人厌恶。这些会议将决定参与国的劳动者的命运,但劳动大众却完全被拒于门外。

TPP不只豁免特定产业的关税,更强行为金融投机行为开拓新市场,终止政府对经济体的弱势部门的补助,削弱国营企业的角色,授权企业去惩罚政府多种形式的管制。尽管细节大多是机密,但有些东西我们还是知道一二。

很多人都会感到惊讶,当世界尚在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的灾难中惊魂未定,TPP却要解除金融管制,银行的风险投资就无法踩刹车。就算没有被TPP禁止,资本管制之类的事情也会严重受限,使得政府无法遏止狂热的金融投机活动以预防下一次的危机。

TPP会大大扩充著作权与专利法的范围。这并非为了保护个别创作者的权利与收益,而是意在提升大企业在制药、媒体、科技产业的巨大利润。资本家为了维护垄断地位要求而要求更多管制,但当事关公共部门、劳工权益、工作机会时,他们就想大规模地取消管制。这恰恰是一个例证。

举例来说,TPP限缩国家管制市场的权力,所以在TPP之下,控管药品价格的行为就算不是完全非法的,控管的能力将会遭到严重打击。药价想必会飞涨,等同是以法律确保了大型制药公司的无尽利益,却危害一般民众的健康。

政府的采购规范也是TPP的重大议题。 TPP会令任何公司,无论是国内或国际公司,只要在当地有设厂,就能在政府招标流程中享有平等地位,像是要决定哪家公司可以经营公共服务或承包基建工程。实际上,让本地公司优先的规范将会变成违法。

政府保障弱势经济部门的能力将大为限缩。例如,以后要是想扶植像是制造业这种能增加当地工作机会的产业,是绝无可能的。 TPP会强行敲开以往受保护的经济领域的大门,让资金炒作与投资长驱直入。无庸置疑,工作职位会流失,劳工权益的立法会疲软不振,薪资会有向下降低的压力。

TPP也针对农业相关的补助与关税。而这正。 TPP也有很多针对一般人民的恶劣打击,但对农民的打击是最为争议之处,也最受媒体关注。如此现象并不难理解,因为在一些TPP参与国,例如日本,农民是国内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

TPP的目标是把农耕补助和农产品进口关税完全废除,或是至少废除一大部分。在许多国家里,无力与大型农业公司竞争的小农将被逐出市场,这等同是以法律保障大企业的支配地位。

Protest against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in 2012.

2012年的反TPP游行

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TPP提议企业可以享有和国家政府近乎同等的法律地位。如果政府实施的管制被视为是削弱或威胁了像是孟山都或沃尔玛这样的企业,企业可以起诉政府。

政府对资本家的潜在威胁包括,让一般民众买得起药的药价管制、最低薪资法案、劳工权益的立法、对小农与小企业的保障。但在TPP之下,若是政府受到国内政治运动的压力而实行这些措施,企业可以在国际法庭提起诉讼。

TPP表现出前所未见的野心,企图扭转过往斗争的成果,合法地让逐利动机凌驾于国家环境保护、劳工权益、福利、人权之上。众所皆知,「竞次效应」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特征,而TPP旨在让这样的竞争变成依法强制执行的事情。

TPP的协商尚在进行中,而且充满意见分歧。与会政府都有各自的国内情况要考量,因为这事关政客们自身的政治前途。例如,安倍晋三所属的自由民主党去年竞选的政纲是维持现有的农产品高额关税,但这与TPP的方针不符。

马来西亚总理纳吉也受到来自国内的压力,被要求退出会谈。马来西亚股票市场的半数市值乃属于国营企业的,在TPP之下这些企业都势必被私有化。

国际紧张局势持续升高,也影响与会国政府甚巨。中国日趋跋扈,而TPP旨在巩固以美国为首的联盟,「新冷战」的轮廓正在浮现。日本、越南都与中国有越来越多领土争端,而且态度强硬。最近日本针对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端,采取了积极措施,不但宣布建造一座邻近台湾的军用雷达,还和澳洲有潜艇交易。中国在有领土争端的西沙群岛附近部署钻油平台,让越南政府相当愤怒,甚至对至少四人死亡的反华暴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冲突日益增加,东京和河内就更不得不向TPP靠拢,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政治联盟。至于日本,政治联盟的重要性似乎已超越国内的民众关注,例如,日本正研议废除保护稻米小农的「减反政策」(奖励农民减少稻米耕作面积以维持稻米价格),尽管减反政策之前一向号称绝不改变。

然而与此同时,一些候选国很明显地在为自己保留多个选择,以备未来之需。比如,数个国家之间自行签订贸易协定,保留高额关税,违反了TPP的中心方针。例如,最近日本和澳洲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激怒了TPP的其他与会国。

中国面对美国刻意的围堵,在建立经济影响力面对着困难。最近中俄之间有一笔4千亿美元的天然气交易,交易额为史上最庞大,除了重创美国与欧盟牵制俄国的企图,也让中国变相大大奚落了其他竞争者。另外,中国政权面对围堵,也试图以《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CSSTA)扩张经济影响力,却激起太阳花运动。

目前,主要是商业利益—不论是支持或反对TPP——对政府施加压力。劳动阶级尚未在这场纷争中发声。但就如同太阳花运动曾有可能终结反工人的《服贸协议》,大众的反对也能终结TPP。

在环太平洋区域,军备竞赛、民族主义越趋激烈。各国政府呼吁维护国家利益及「主权」,试图分化不同国家的工人。但同时,同样的资本主义政府也正联合起来,允许投机客掳掠公共资源与建设。

Countries that plan to launch the TPP.

计划加入TPP的国家

能够成功击败TPP的运动尚未出现,工会领袖为此负上部分责任。对于这场工人权益与生活条件的大灾难,他们不是讲些象征性的发言,就是一声不吭。

此外,这地区的各国普遍缺乏政治替代选择,所以无法建立运动来打败极度反工人的TPP。所有参与协商的国家的主要政党都和财团挂钩。

劳动大众必须进行国际合作,才能终结TPP这种新自由主义的极端模形,并永久消灭之。我们也必须共同奋斗,终结资本主义体系。资本主义想以法律保障财团利润,却罔顾劳工权益和愈趋严重的贫穷现象。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活跃于许多国家,未来会持续坚定反对TPP及其他大型贸易协定,并将此连结到反对资本主义和军国民族主义。我们是为了一个国际性的社会主义替代方案奋斗,朝向民主的计划经济前进,如此才能符合社会整体的需要,而非迎合钻营利润的需求。

标签: